香港的封關措施一直引起爭議,不少人曾提倡「全面封關」,禁絕所有人從內地來港,筆者當時已表明有關做法絕不人道,每天往來中港兩地的香港人以萬計,香港政府卻對一群家在內地的香港人「零支援」簡直匪夷所思。特首於2018年曾指香港一年內要開通三個重大跨境基建,包括港珠澳大橋、高鐵香港段,以及連接香港和深圳的蓮塘/香園圍口岸,粵港澳「一小時生活圈」的理想布局逐步形成,但蓮塘/香園圍口岸至今仍未正式啟用,現在家在內地要回港工作的要先在香港隔離14日,回家時經廣東口岸入境內地地又要集中隔離14日,結果一來一回就是28日(月經周期相約),「一小時生活圈」諷刺地變成「大姨媽生活圈」。

儘管香港發生反修例風波至今仍沒有停下來的跡象,但中港兩地融合依然是不可逆轉的趨勢,香港人以內地為家的數量肯定會持續上升,香港政府在疫情期間如何照顧這群「有家歸不得」及「手停口停」的打工仔女呢?香港最根本的問題是缺乏隔離設施,2003年沙士後醫管局建議興建三座傳染病大樓,至今只有一座落成,在嚴重欠缺隔離設施的情況下,政客又煽動群眾在沒科學理據下反對徵用設施作隔離營,香港政府只能要求入境人士作漏洞百出的家居檢疫,加上每次封關前都預留兩三天讓高風險人士「衝關」,導致近日確診數字不斷上升,內地則在疫情開始受控的情況下更倒過來封鎖廣東口岸,結果這群家在內地在港工作的市民要面對有家歸不得的困境。在疫情初期市民開始討論封關的時候,香港政府理應留意到這群以內地為家的香港人特別的需要,還有一班因工作關係要中港兩地走的市民早已不斷反映有關問題,可惜高官抱殘守舊對他們視而不見,結果讓這班打工仔與家人長時間分隔兩地引起不少潛在的家庭問題。

「一小時生活圈」的目標是吸引香港市民回大灣區工作或定居,可惜一場新冠肺炎的疫情,就將這美好憧憬的問題徹底暴露,「一小時生活圈」變成「大姨媽生活圈」教特首情何以堪?淘寶仍然將香港當成境外地區,貨物運輸相對簡單的物流安排還未解決,人口流動這複雜的問題更需要政府投放時間及資源去研究改善方法,否則這個「計時炸彈」爆炸時就可能一發不可收拾。當然,香港政府還是要先解決好隔離設施不足的問題,否則香港的每天確診人數持續高企,廣東口岸不解封的話,這班中港兩地走的市民繼續坐困愁城,將會造成更嚴重的社會問題。

文:黃宇翰

非黃不藍的公民力量成員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