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見到中美貿易戰升級,特朗普宣布向餘下3千億美元中國進口,由9月1日起徵收10%關稅。即是所有中國進口都需要支付關稅,違反世貿組織規定。

特朗普不理其幕僚的反對,只有出名的反中鷹派貿易顧問那華路贊成。財長姆欽、貿易談判代表萊特希澤、及商務部部長羅斯都反對。特朗普不滿意姆欽及萊特希澤沒有為美國帶來農產品訂單,在六月底大阪特習高峰會,特朗普同意放寬華為限制,交換中國採購大量美國農產品。但是美國仍未對華為供貨放行,中國也不落大額農產品訂單。特朗普立即宣布新10%關稅,雙方只是同意9月再在華盛頓開會,展開第 13輪會談。但現在第13輪談判也有可能取消。

美方宣布徵收新關稅後,人民幣兌滙率美元立即下跌。上周中央銀行人民幣兌美元訂中間價跌跌7算。市場估計這是對沖美國新徵收10%關稅。特朗普揚言,如果沒有進展,9月份在華盛頓的會議也不必展開,更計劃把關稅由10%提高至25%。及立即宣布中國為滙率操控國,徹底放棄今年內和中國達成任何貿易協議。中國立即回應,指美國在貿易談判出爾反爾,有四次達成初步協議,但每次都被特朗普推翻。而且每次都在談判期間,加碼徵收關稅,令到談判受到破壞。其實美國把中國列為滙率操控國,象徵性義意比實際大。在三項條件中,中國只符合一條,即是對美貿易盈餘多過200億美元。但是中國外貿盈餘不足國民生產的2%,及中國並沒有實際操控滙率。就算美國向國際貨幣基金投訴,也不會有結果。G7國家中,沒有一個工業國和美國同一陣線,宣布中國為滙率操控國。美國沒有放寬對華為制裁,美國晶片供應商未有華府出口許可。中國也沒有向美國訂購大量農產品。

上星期公布的經濟數據顯示,中美兩國都成功消化貿易戰帶來的惡果。中國七月份出口升3.3%,市場預測下跌。美國就業數據仍然強勁,7月份非農職位增加164000,失業率維持3.7%。通漲微升,核心消費物價指數升至2.1%,超過目標2%,但仍未到警界線。最重要是聯邦儲備局在七月底減息1/4厘,紓緩通漲壓力。本來9月份再減息機會只有20%,但自中美貿易戰升級,人民幣滙率跌至7算後,9月份美國減息機會增至9成。有經濟學家計數,人民幣貶值至 7算可以紓緩美國10%關稅。若特朗普再把關稅提高至25%,人民幣需要再貶值至7.2至7.25。似乎中美兩國都找到對沖關稅帶來的負面影響。中國把人民幣貶值,而美國就減息來減少關稅帶來的負面影響。兩國只會更加堅持各自立場,不會讓步。特朗普指控中方拖延政策,不想和特朗普達成任協議。只計劃在2020年總統大選後,和總統選舉勝出的民主黨總統談判。特朗普揚言,他將會贏得總統選舉,而中國將會承受後果,所得到的協議將會比現時更差。

中國針對特朗普的票倉,中西部的農業州,例如艾奧華大豆出口州。把大豆訂單轉給巴西,阿根廷,令到美國農夫受損。中國依賴美國的芯片,中國也找到加拿大代替。中美貿易戰展開後,墨西哥,台灣,韓國,日本,加拿大對美國出口大增。同期內,澳洲,瑞士,巴西,香港,加拿大對中國出口大增。澳洲對中國及美國出口的升幅遠高於其他國家,澳洲是中美貿易戰最大得益者。巴西受惠於中國向巴西採購更多農產品。加拿大出口中國的電子產品大升,取代美國產品。當然向美國出口增長率最高是越南,增長30%,遠比其他國家高,因此美國考慮向越南實施制裁。

中美兩國都是經濟大國,都可以承受中美貿易戰帶來的負面影響,兩國談判立場只會更加強硬,市場要接受現實,中美今年內都不會達到任何貿易協議。

文:藺常念

智易東方證券行政總裁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