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出現亂局,幾個月了,特區政府仍然沒能力控制局勢,暴力活動更有升級跡象。一個月前可能有部分市民幻想過中央會介入處理事件,但最近應該已經打消了這種念頭。這種轉變並不是因為香港的局勢改善了,相反是惡化了,這種轉變純粹是因為內地對港輿論的大轉彎。這幾日內地廣傳一個節目,在一個《這就是中國》節目中,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為教授作主題演講,說「香港局勢給中國人上了一堂史詩級愛國課」。

內容大意是:「香港出現了一些麻煩,但壞事可以變成好事、變成大好事,這就是我們今天看到的情況。『港獨』分子雖然人數可能不多,但其囂張的氣焰給中國人上了一堂史詩級的愛國主義思政課」,因為看到香港的亂,「讓祖國的孩子陽光自信、多才多藝、三觀超正、素質全面」,「還使多數中國人實實在在地瞭解了西方制度的問題,或者它的虛偽」。我想說,張教授這番話,內地子民看來固然窩心溫暖,但作為香港人,我們看來又好似深冬的寒風那樣割臉的疼。

張教授這番話,戳穿了一個殘酷的現實。為什麼香港會成為了中國的負面典型呢?說白了因為你是「二奶仔」,「二奶仔」才會這樣,沒事的時候就是一家人,有事的時候就是負面典型。你會將自己的「親生仔」作為負面典型嗎?不會的嘛。印象中,內地人從來沒有把內地哪個地方塑造為負面典型的,能夠得此「待遇」的,現在恐怕只有香港和台灣。這就是「親生仔」和「二奶仔」的區別。

「港獨」分子真的如張教授所言「無地自容」嗎?在內地也許是,但在香港,他們霸佔道路,猖獗得很,又怎會「無地自容」呢?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說發生在香港的遊行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線」,我們的外交部發言人回擊說「希望這樣的風景線越多越好」,但香港人關心的是,誰來收拾香港的「風景線」呢?這場亂局真的讓人看到西方制度存在的種種問題,但為何這種有很多問題的制度,就送給750萬香港人來實踐呢?必須澄清,「一國兩制」不是香港人自己選擇的制度,不是香港人哀求中央賜予的,決定香港回歸後實行什麼制度的過程,香港人根本沒有發言權。現在你給了我一種制度,回過頭來你恥笑我說:「你看,這制度多差啊!」我很愕然:「那你讓我實行這制度是何居心?」

在香港愛國只是一門生意

有很多人說,香港的建制派在這次亂局中表現得不夠團結、不夠愛國,也許的確如此,但我為他們說一句話吧:建制派本來也就視愛國為一門生意。但這背後的原因,是因為香港的「二奶仔」地位,本來也就是好的時候利用、不好的時候拋棄的地位,在這種情況下不當生意能當什麼呢?你要是真心愛國,就像那個衝到黑衣人入面喊「我愛中國」的藍衣人一樣,被打得重傷也沒人過問。在這次香港亂局中,最受傷的就是愛國的人。

香港回歸22年了,亂局越來越失控,很多人怪責香港人心不回歸,愛國的根種得不夠深,但問題的根源,在於地位。你怨「二奶仔」不愛這個家,所以不能讓他進門?但一日沒有進門的安全感,又怎能真心愛這個家呢?這是一個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主動權不在香港人手裡。

文:吳桐山

學研社成員,穿梭港深兩地的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