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周,一名警員確診新冠肺炎的消息傳出後,孔聖堂中學署理副校長何栢欣在網上貼文提及此事,被指是「藏頭文章」,其文章從左邊一排唸下下來,就會拼成「黑警死全家,一個都不能少」的詛咒。

不諱言的說,何栢欣作為教師,竟然撰寫這樣的東西,實在難以讓人接受。一個教師在得知有警員感染新冠肺炎後,便先入為主地假定對方是一個「黑警」,這樣的未審先判,本身已是很大的問題。假定對方是「黑警」之餘,還要詛咒對方「死全家」,祈求壞事降臨至無辜的人身上,更是嚴重的道德觀偏差。

說到這裡,泛民的支持者可能會說,這種咒罵的成因,主要來自修例風波以來,有警員執法過當。究竟有無警員執法過當的問題,我們先按下不論,但是無論如何,警員的家屬犯法了嗎?他們做錯過什麼?為何要憎恨一些無辜的人?還要憎恨到詛咒他們呢?這是一個老師應有的道德觀不?

當然,若說整件事的最大問題,在於校方事後在社交網站公開事件調查結果,認為何栢欣的行為是嚴重疏忽,並非蓄意造成事件,只是敏感度不足,欠缺學校高級行政人員應有的表現和要求,因而決定即時終止何栢欣署理副校長的職務,但是准許對方回復教學工作。

問題是:何栢欣在帖文上,刻意提醒「大家冷靜啲,睇清楚就知」,又加附有「明既就明」的hastag,校方竟然還要聲稱對方「並非蓄意」,這是自己低能,還是當其他人白痴呢?

更重要的是,校方這一個「疏忽」的結論,究竟是從何得來的?是否從何栢欣的解釋得來的呢?假如是何栢欣聲稱那篇藏頭文章「並非」,那便比起失言的問題更大,因為這是有膽做無膽認,還要砌詞狡辯!至於另一個可能,便是對方其實承認自己蓄意,但是校方為了替其掩飾,於是說成是「並非蓄意」。這樣的話,校方便是存心包庇,其結果反而進一步損害校譽。

最後但是不得不說,假如校方的結論為真,即是說何栢欣撰文一刻,竟然不知文章暗藏「黑警死全家」的咒罵。如此說來,何栢欣便不是道德觀存在偏差,亦不是敏感度不足,而是觀察力出了問題。作為一個老師,竟然水平低到寫了藏頭文章而懵然知,校方若是任由如此低能的人繼續任教,豈不是誤人子弟?

文 : 陳凱文

學研社成員,香港投資日報主筆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