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通社)
(中通社)

《逃犯條例》修訂面對23條之後的最大挑戰,立法會每次開會都是草草收場,令人眼冤。有人將修例與去年的高鐵一地兩檢等法案相比,認為這次建制派也會堅持到底,最終取得成功。吳桐山沒有這麼樂觀,我在4月17日法案委員會剛剛開會之時,就在《堅料網》撰文《逃犯條例狂拉布 建制泛民各取所需》,指出其實大家都不是太想條例通過,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表達。要深刻理解這個問題,就要回到香港的核心價值。

甚麼是香港的核心價值?我認為有兩點:一是反共、二是搵食。

今天主導香港話語權的人,仍然是上世紀的60後、70後。香港的主流意識形態,一部分人是因為新中國在內地成立,與共產黨政治對立的人來到香港。還記得泛民的毛孟靜有一次接受記者採訪,記者問及上世紀大量內地人「移居香港」,她馬上糾正,不是移居,是「逃亡」。的確如此。既然這些人是因為共產黨建立的新政權而逃亡來港,自然反共就是他們的核心價值。又例如今天的中美貿易戰,《蘋果日報》總是巴不得特朗普打死中國,建制派總是將他們稱為「外國主子」的奴才,這是捉錯用神了。他們的核心價值是反共,媚外只是反共的表徵,你試試美國要是上台一個親華的總統,他們就會反這個總統。

另一部分人是上世紀內地經濟困難期,「大逃港」來港。這部分人文化水平低(當時是現在未必),出身低微,目的比較純粹是為了搵食。

但回歸後,香港的核心價值有了一點漂移。前者的反共,加入了拒中等元素。那是很好理解的,過去主子是英國人,而且那時候香港富、內地窮;現在主子竟然是中國人,而且比我們富,那當然要拒啦!過去主子是英國人的時候,這群以反共作核心價值的專業人士、知識分子,服服帖帖,說句公道話,也確實為香港昔日的輝煌立下汗馬功勞。但新主子與他們的核心價值相牴觸,那就像器官移植以後排斥一般,這群人為香港帶來的只有折騰。

回歸前另一核心價值——搵食,回歸後也應該略作修正,稱之為「搵着數」較為合適。商人、建制派,聽話講到底只是希望得到着數。這群人不以反共作核心價值,那麼他們就充當支持的一方,目的是謀取利益。

明乎此,一地兩檢和《逃犯條例》就是截然不同。一地兩檢是拒中與融合的對決,融合對「搵着數」派是有好處的,因此這是兩種核心價值的對決。以立法會的席位比例,只要「搵着數」派不掉鏈子,通過是正常的。在民間,也確實有一部分人是可以從兩地融合獲得好處的。但《逃犯條例》就不一樣,反共、拒中者會堅決反,「搵着數」者只會假扮撐。因為有這條例,對他們搵着數有甚麼好處?沒有人可以說出有甚麼好處。政府所說的「不讓香港成為逃犯天堂」,與泛民慣用的手法一樣,都只是一種遠景恐嚇。台灣那個殺人嫌疑犯,哪怕被放出來,難道會來殺我嗎?內地的貪污犯逃來香港,說不定會帶來一大筆錢。要說威脅,市民感受到的,南亞假難民對香港的現實威脅,遠遠大於逃犯天堂所帶來的危險吧,退出禁止酷刑公約可能緊迫性更大呢。

23條為甚麼立法失敗?《逃犯條例》為甚麼修法難?其實都是一個問題,這件事牴觸其中一個核心價值「反共」,同時又不能符合另一個核心價值「搵着數」。這不是兩種核心價值的鬥爭,而根本就是一面倒,只有明倒與暗倒的區別。破解之道,如果可以將23條或《逃犯條例》注入一點搵着數的成分,那麼成功機會就大增。還是那句話,除非有死命令,否則我不樂觀。

文:吳桐山

學研社成員,穿梭港深兩地的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