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近期接連發放干預香港內部事務的言論,繼4 月29日公開反對香港就基本法第23條立法後,他又於5 月6 日表明美國國務院將押後向國會提交有關香港的報告。香港的反對派對此的解讀是,美國出手制裁香港的機會增加了。香港的反對派一直寄望於美國出手制裁香港,認為它是解決香港問題的重要外援,這種想法其實只屬一廂情願的幻想,美國插手香港事務,只是出於遏阻中國崛起的考慮,香港的反對派只不過是被美國利用的棋子。美國自己也明白,遏止中國的目標不可能實現,被美國利用為棋子的香港反對派,最終也只能成為棄子。

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國造成人命與經濟重大損失,最主要的原因是特朗普政府未能及時做好各項防疫措施,既沒有集中精力處理疫情,也沒有聯手其他各國共同抗疫,反而是在美國內部不斷推高恐中情緒,展開了新一輪的對中國攻擊,包括借疫情污名化中國,「甩鍋」中國等,令中美關係陷入新的低點。

美國的慣用手法是在中國邊陲地區搞事,找人當棋子。在新一輪的中美角力中,美國一方面積極支持台灣參加世衞組織的會議,另一方面則借插手香港事務,意圖在香港社會製造新的矛盾,引發新的社會危機。

香港的反對派一直寄望於美國插手香港事務,以為可以借助美國之力,抵制中央在香港落實全面管治,落實「一國兩制」和基本法。因而,他們在去年反修例運動前後,多次前往美國,主動要求美國插手香港事務。今年初兩度被警方拘捕的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亦曾往美國,還獲得美國副總統彭斯、國務卿蓬佩奧在華府接見,公民黨的立法會議員郭榮鏗曾四次前往美國,而香港眾志黃之鋒還公然要求美國制裁香港,並將香港官員的資料傳送給美國。

蓬佩奧表明將押後香港報告,黃之鋒迅速作出反應,認為蓬佩奧點名人大的說法十分罕見,「絕對事出必有因」,他估計美方或於總統大選前就香港問題表態,並指 9 月的立法會選舉將是國際關注香港情況的主戰場。由此可見,黃之鋒及反對派仍寄望借助美國之力,在香港奪取管治權,包括透過9 月立法會選舉,取得立法會的主導權。

不過,反對派的這些想法不切實際,他們一方面高估了美國,另一方面則低估了中央。美國過去一直有插手香港事務,暗中支持黎智英、李柱銘、郭榮鏗、黃之鋒等反對派人物,在香港社會策動各式各樣的反中亂港的政治行動,但這些只能說明香港的反對派已成為被美國利用的棋子,並不代表美國會為香港反對派做些甚麼。

美國插手香港,透過香港的反對派在香港社會搞是搞非,主要目的是要為中國製造麻煩,遏止中國的崛起。但大部分美國人都明白,中國的崛起已成定勢,根本沒有力量可以阻止,美國只不過寄望於這些小動作,拖延中國崛起的時間而已,而不可能從根本上改變中國崛起的趨勢。現階段,香港的反對派及被他們慫恿的年青人,對於美國來說,仍有利用的價值,還可以成為美國的棋子,一段時間過後,香港的反對派就會由棋子變為棄子,被美國所棄。

中國四大名著《紅樓夢》中有這樣一段話:女孩子未出嫁,是顆無價之寶珠;出了嫁,不知怎麼就變出許多的不好的毛病來,雖是顆珠子,卻沒有光彩寶色,是顆死珠了;再老了,更變的不是珠子,竟是魚眼睛了。香港的反對派在美國的眼中也是這樣,當他們有被美國利用的價值時,被視為寶珠,去到美國還可以得到高級政要會見,而當他們失去了利用價值,就會變為魚眼珠,只能被拋棄到垃圾桶中。

現實世界中,被美國利用為棋子,而最後成為棄子的例子有很多,其中一個廣為人知的例子就是叙利亞的庫爾德人,最初被美國利用為棋子,在敘利亞內戰中受到美國扶持,得到美國的武器裝備和訓練,讓他們去跟ISIS 極端分子作戰,一度氣勢如虹,但轉眼間,當他們消滅了ISIS 之後,就被美國拋棄,成為棄子,遭受屠殺,負上極為慘重的代價。

另一方面,全面準確地落實「一國兩制」和基本法,要求完成國家的全面統一,已經成為全國人民的堅定意志,中央在這些重大原則上,不可能作出任何退讓和妥協,不會由於美國政客的幾句話或搞一些小動作而作出改變。

香港的事情最終要靠香港人自己解決,而最佳的解決辦法仍然是「一國兩制」。許多項調查均表明,絕大部分香港市民都希望「一國兩制」能夠延續下去,保持香港的經濟繁榮和社會穩定。「一國兩制」是一項充滿政治智慧的創新,具有很大的發展空間,也有很強的生命力。在香港回歸的過渡期,實現了平穩過渡。九七回歸以後,歷屆中央政府堅守「一國兩制」,香港得以持續發展繁榮穩定,市民感同身受,國際社會充分認可。

現時香港存在的最大問題,是社會上仍未充分理解「一國兩制」,仍未將「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發揮出最大的優勢,其中也包括如何在「一國兩制」之下,更好地發展香港的民主政治。令人遺憾的是,香港的反對派沒有從「一國兩制」中去探索香港的發展機遇,反而在外寄望於美國插手,在內則被極端激進派綑綁,推動「攬炒」策略,企圖以摧毀一切的方式,向中央和特區政府施壓。

戰國時期有一則大家耳熟能詳的故事,趙國有名相藺相如和大將廉頗,藺相如在澠池會上立了功,保住趙國國君的顏面和國家利益,被封為上卿,地位在廉頗之上。廉頗因而不滿,宣稱要找機會當眾羞辱藺相如。藺相如聽聞之後,刻意避開,不與廉頗爭高低,但藺相如的門客和下屬對其此舉,感到羞恥 ; 藺相如解釋說,我考慮到,強暴的秦國之所以還不敢大舉進犯趙國,就是因為有我和廉將軍,如果我們兩虎相鬥,必有一傷,我之所以避讓,是先考慮到國家利益而後才想個人私怨。廉頗聽後十分慚愧,負荊請罪,兩人結為生死之交。

今天的香港的處境也一樣,家和才能萬事興,兄弟之間也會有爭拗。香港的經濟、政治和社會發展都面臨各種挑戰,更有美國虎視眈眈,欲搞亂香港,香港只有內部充分團結,才可以解決危機,這就要求從政者,必須先考慮香港的整體利益,從香港整體利益出發,從市民大眾的福祉出發,才能為香港創建更好的明天。香港的未來屬於今日的年青人,香港的年青人更應該從香港自身出發,多做有益香港的事,不要受人影響,充當別人的棋子。

文 : 李勝堆

港區全國政協委員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