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日皇明仁最近退位,傳子德仁,乃二百多年首次有日皇生前退位,並成為上皇。明仁終生背負他父親裕仁發動二戰和太平洋的罪孽,然而,明仁在任時雖然不涉政,但也能堅持和平原則,令日本在戰敗後可休養生息。德仁繼位,雖然日本天皇不干朝野,仍由日本首相手握實權,而現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雖然在特朗普面前屢次忍辱負重,但他多次主張修改日本和平憲法,圖解禁自衞隊並準軍隊化,預計日王皇德仁將秉承他老父的和平主張,在不干涉內政的原則下,在樹立威望時,又不能與日癸硬碰,繼續遏阻日本國內的軍國主義和主戰派,將成為他的考牌作。明仁退位儀式和德仁繼位儀式是兩個獨立儀式,分別分開兩天舉行,而日本國號也由「平成」改為「令和」,日本展開令和時代,全球也期望這是揭開和平的新一頁。

同在亞洲,前任泰王普密蓬自2016年駕崩後,新任泰王哇集拉隆功在今個月才展開加冕儀式,而新任泰王也迎娶第四任妻子,並冊封多名皇室成員,受冊封王族在儀式上的躺臥式姿勢,令人津津樂道。相比日本,泰國是佛教國家,泰王獲加冕後乘轎巡遊並前往禮佛。泰國的前任泰王普密蓬受泰國民眾愛戴,具一定影響力,雖然泰國王室不得干政,但前任泰王也屢次表態以支持當地政局穩定;當然,干政的另一面鏡子也頗嚴重,泰國烏汶叻公主早前赴港出席泰國前總理他信嫁女的婚宴,而原來在更早前,已放棄王室頭銜與殿下尊稱的烏汶叻公主,曾報名成為泰國某政黨的總理參選人,後來被裁定因其王室成員身份不得干政也不得參選,不但喪失參選人資格,其代表出選的政黨也面臨被解散。泰國的王位繼承也同樣是由王室男成員冊封成為王儲,即身一順位繼承人,女性王室成員同樣具有繼承權。

地球另一邊的英國,亦傳有喜訊,但不是冊封,而是王妃分娩,王室又增添新成員。英女皇已年屆高齡,王儲查理斯原來已被冊封為王儲達六十六年之久,頗為「資深」。在英國,皇室也沒有實權,英女皇作為其中一名在位最長的君主,享盡讚譽;然而,其兒子、即王儲查理斯也已踏進花甲之年,卻仍沒有一嚐寶座的滋味,現在兒孫成群,他或可爭取時間享兒孫福。亦有評論戲言,查理斯這麼多年也「習慣」了當上王儲,或日後反而不懂怎樣當君王,與其要一個過渡性的君王,日後英皇權杖易主時,或直接授予現王儲的兒子劍橋公爵,省卻日後的交替過渡。當然這是他國的政事,總由該國自行作出決定。

一個國王的誕生,是一個朝代的新開始,象徵一個國家的新方向,泰國、日本、英國的盛衰,還看新王或準新王和一眾效忠他們的武官文臣的智慧。犧牲和放棄也是貢獻,其中,英國王儲查理斯日後的抉擇取捨,也是他的智慧和成就,他日後將怎樣「造福」英國,歷史將會記載的。

文 : 朱家健

全國港澳研究會香港特邀會員、香港基本法澳門基本法研究會會員、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常務理事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