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金庸:觀音兵祖師爺段譽的反面教材 (二)。文:寒柏

筆者認為,兩情相悅,貴乎自然,要千辛萬苦追回來的,個性已未必相投,又何苦糾纏下去?若「女神」無心,男子亦應該及早抽身,不宜勉強。而且,很多「兵哥」都只是迷戀「女神」的外表而不知其性格如何;一切之美,或許不過是自己的心魔作崇罷了。此外,所謂「大丈夫何患無妻」?總有機會給你遇到一個更適合的女孩子。若現正失戀的讀者,不用心灰意冷,筆者以盈盈的這一句話來安慰你們:

那婆婆 (盈盈) 輕聲道:「『緣』之一事,不能強求。古人道得好:『各有因緣莫羨人』。令狐少君,你今日雖然失意,他日未始不能另有佳偶。」(《笑傲江湖》第十三回)

當然,作為「觀音兵」,陷入苦戀之中,又豈會這麼容易及早抽身?他們面對明知無法開花結果的戀情,總會為自己所做的一切有一種非常浪漫的解說。且看看《鹿鼎記》中胡逸之的愛情觀是怎麼樣:

胡逸之道:「……你喜歡一個女子,那是要讓她心裡高興,為的是她,不是為你自己。倘若她想嫁給鄭公子,你就該千方百計的助她完成心願。倘若有人要害鄭公子,你為了心上人,就該全力保護鄭公子,縱然送了自己性命,那也無傷大雅啊。」 (《鹿鼎記》第三十三回)

如此「為愛犧牲」雖然偉大,但卻不可取。愛情是「雙向」的,縱然你不計較得失,但始終要有交流,懂得去「愛」,亦應該能享受到「被愛」,絕非「單相思」。縱然你如此偉大,「女神」也不見得會多謝你。其實,「女神」身邊的「兵哥」又豈會少了?她犧牲你一個,也不會感到太心痛。男女雙方總應平等看待,如果在「女神」面前,太「作賤」自己,不能稱得上是「愛」,最多只能算是「痴纏」。但凡做過「兵哥」的讀者,要時刻謹記韋小寶的一句妙語:

韋小寶搖頭道:「這個可有傷大雅之至。賠本生意,兄弟是不幹的。胡大哥,兄弟對你十分佩服,很想拜你為師。不是學你的刀法,而是學你對陳圓圓的一片癡情,這門功夫,兄弟可踉你差得遠了。」(《鹿鼎記》第三十三回)

韋爵爺可以對胡逸之的痴情佩服一下,甚至乎還想「拜他為師」,但「賠本生意」,絕對是不會幹的。這「不幹賠本生意」的精句,才可能是金庸一眾「兵哥」的最大忠告。

那麼,作為「兵哥」,又該怎樣做,方能「回本」呢?或許讀者可看看段譽對王語嫣的一言一行,作為反面教材,引以為戒。換句話來說,只要盡量避免幹段譽曾做過之傻事,至少可封住「蝕本門」。

東拉西扯的談天說地會有用嗎?

段譽始終與一般「觀音兵」不同,貴為大理段氏,不僅家財萬貫,武林上還赫赫有名。他在機緣之下,習得「北冥神功」,內力震古爍今,還有一手時靈時不靈的「六脈神劍」,逃跑時又可用「凌波微步」;在武俠世界裡,他不僅是「富二代」,本身還算是「金融才俊」。喬峰曾說他身具如此內功,學習諸般上乘武功,當如「探囊取物」般容易。其實,段譽的家底厚,內功深,追求天下間的美女,也當如「探囊取物」一樣。

那麼,為何段譽一直苦苦追求王語嫣,卻遲遲未得到對方的青睞?為何總是「出師不利」?有人說段譽一見面就唐突佳人的跪了下來,且向王語嫣流露出傾慕之意,注定處於下風。

可是,段譽雖是洋相百出,但好歹也是一位大理國皇子,仍是公子哥兒的模樣,絕不惹人討厭,一直以來,他甚至乎頗得女士歡心,所以就算言行上偶有失態,也絕不為過。

段譽這一跪,雖然有點突兀,但他若決定主動出擊的話,也算是表明立場。作為一位美女,總會有多人追求,所謂見慣「大場面」,未必會真的給你嚇怕。讀者謹記,美女說什麼「從沒有人讚她美」肯定是騙人的,她可能是謙虛,亦可能是轉個彎兒想你讚她罷了!段譽把王語嫣敬若天人,雖然太浮誇,但又有何不可呢?當然,這裡涉及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就是「俊男」和「醜男」做同一件事,效果絕對會不一樣。若外表平庸的普通人,行事便要穩妥一些,不應該太過標奇立異。

無論如何,在王語嫣心目中,至少不覺得段譽討厭。值得大家留意,其實段譽和王語嫣初次見面,僅聊了一會兒後,王語嫣已願意把自己的名字告訴他。

須知在古代,女子之「芳」是不會隨便跟人說的,縱然江湖男女比較爽快,也不會像現代人那般隨便。參考《神鵰俠侶》的第十七回之情節,楊過與公孫綠萼初次見面的情況,便知一旦年輕女子把名字告訧新相識的男子,至少會「跟他又親密了幾分」。王語嫣也不例外,還跟段譽有說有笑:

王語嫣微笑道:「名字總是取得好聽些的。史上那些大奸大惡之輩,名字也是挺美的。曹操不見得有什麼德操,朱全忠更是大大的不忠。你叫段譽,你的名譽很好麼?只怕有點兒沽名……」段譽接口道:「……釣譽!」兩人同聲大笑起來。(《天龍八部》第十二回)

由此可見,段譽雖以皇子之尊,卻完全沒有架子,算是風度翩翩,十分尊重一眾女士,還不時懂得「自嘲」,算是有幽默感,年輕女子又怎會感到生厭呢?

那麼,段譽的問題是什麼?他最自以為了不起的一招,就是一直跟王語嫣東拉西扯的胡說八道。王語嫣有事相問,段譽以為小題大做、不着邊際的跟她談天說地,人家就會天天的來尋他說話:

段譽……轉念又想:「我所知其實頗為有限,只不過玄悲大師身中『韋陀杵」而死,大家說『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的,天下就只『姑蘇慕容』一家,這些情由,三言兩語便說完了……我得短話長說,小題大做,每天只說這麼一小點兒,東拉西扯,不著邊際,有多長就拖多長,叫她日日來尋我說話,只要尋我不著,那就心癢難搔。」(《天龍八部》第十二回)

首先,段譽懂得順着王語嫣的喜好,專注談論對方所關注的事情,免為其難的跟她說起關於「慕容公子」之事,最後還引得王語嫣吐露心事,其手段已比一般「觀音兵」高明得多。多少事業有成的男子,只懂得在女子面前炫耀自己的才華、工作及財富,反而遠遠比不上段譽這招「投其所好」有效。

須知大部份女孩子都想嫁個「高富帥」,總希望郎君事業有成,但卻未必每位女士都對工作上的細節有多大興趣;太過在對象面前吹噓自己的成就,也明顯不夠沉穩。資訊發達的年代,不難找到教人求偶的相關知識,或許不少男生也懂得「投其所好」這一招。可是,很多男生都是胡亂發問,隨便聽聽,像社交禮儀一般草草帶過,根本毫無誠意。「投其所好」的精要所在,是要讓對方也感受到你的「好」。換句話來說,你是真誠的對她所談及之事感興趣。如果你只對她本人有興趣的話,是偽裝不來的。所以,「投其所好」這招若缺乏了內涵,則不過是「死招數」,越用得多,反而越顯得你虛偽。

段譽乃至誠君子,這招「投其所好」當然用得好,只是由於東拉西扯的太過份,王姑娘也不是傻的,自然感到有點不耐煩:

她說了一陣話,心中翻悶稍去,道:「我跟你說了許多不相干的閒話,沒說到正題。少林寺到底為什麼要跟我表哥為難?」(《天龍八部》第十二回)

與心儀對象聊天,始終是重質不重量。最好的情況,是讓對方多講多談,最好使人感到與你交談之後如沐春風,甚至對你生出好感。如果反而讓女兒家感到不煩耐的話,絕非好事。略為東拉西扯一點尚可,但這一招總不能用得太過份。就算給你勉強的把交談時候拖長,留住了她的人,也留不住她的心。此外,女孩子見你太嘮叨,下次也未必會找你;就算再找你,也不過是消磨時間。這樣經營的話,始終是一門「賠本生意」。

多次捨命相救,反而無用?

此外,為何段譽多次不顧命的拯救王語嫣,也無法讓對方動心?

其實,雖然段譽曾三番四次相救,王語嫣亦存有感激之心,但由於他不懂武功,空有一身內功而不知怎生運用,每次出手都顯現得太過狼狽,婆婆媽媽,殊無半分男子氣慨,女生縱然感激,亦無法生出愛意。隨便翻閱小說,已可看到不少段譽面對江湖武人時之「醜態」:

卓不凡……長劍劍尖指著段譽心口,相距一吋,抖動不定,只須輕輕一送,立即插入他的心臟……段譽歎道:「王姑娘,我……我要死了,但願你與慕容兄百年齊眉,白頭偕老。爹爹,媽媽……我……我……」他傷勢其實並不厲害,只是以為自己胸膛肚腹給人剖開了,當然是非死不可,一洩氣,身子向後便倒。 (《天龍八部》第三十八回)

其實,段譽不懂武功,面對兇狠的敵人,自然是極怕,但他每次都不顧死活的前去迎救王語嫣,這才算是真正的勇敢。

可是,女孩子未必會懂得這樣想。段譽雖然很勇敢,但卻無半分英雄氣慨,單看外表已跟人輸了一大截。「英雄救美」的精義所在,總要有「英雄」。如「救美」的是「狗熊」,實有點「大煞風景」,「美女」最多是「感激」,或許會為你「流淚」,但豈能贏得她的芳心?段譽明明每次都是捨命相救,是真真正正的勇敢,卻顯得如此狼狽不堪;他的苦心經營,自然注定是「賠本生意」。

(待續)

文:寒柏

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清明上河記》和《天人》等小說。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