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獅子山、飛鵝山、魔鬼山均出現了「黃符」、「黑符」,黃底黑字或黑底白字的符咒,像是把獅子山下了降頭,雖沒有喪屍,但山腳下的部分群眾像着了魔,未認清事件來龍去脈,卻聽從政棍口號、看了動員標題、盲信網絡圖像,遊行,甚至發動暴動圍堵、衝擊代表特區政府權威的立法會大樓。有人掛上高處卻因失足而墜地送命,此刻,無論泛民或建制不能更不可幸災樂禍,事情發生了,需要的除了是承擔的勇氣,還有適當解困局的方法。

部分聲音疾呼,不要追究因使用暴力而被拘捕人士,而要追究執法的警員,這一句句子,語法未必有問題,但錯在邏輯!警隊執勤,除暴安良,維護法紀,天經地義,何罪之有?當然,前例朱警司含冤屈受獄牢之刑,有冤無路訴,或許,暴徒或背後勢力會誤以為警員會投鼠忌器;但當在場人士所使用的手段,是多個國家曾經歷的「顏色革命」抗命手段,似曾相識,如以口號或歌曲振奮士氣、抹黑警隊、以女士或孩子在警隊防線前游說,以非牟利組織摻透目標城市、派遣大批情報人員喬裝記者、非牟利組織、學生或商人,策反目標城市的學生、工會及政客、以顏色或物品把革命象徵形象化等,那麼,負責在最前線保衛香港秩序的警隊更是舉足輕重,要緊守崗位,沒有退縮的空間。

以暴力脅迫首長,不是威嚇嗎?不是搶奪管治權嗎?然而,當警察執法要道歉、甚至家人被恐嚇;特首管治軟皮蛇,一步又一步地退縮,甚至與執法者割蓆,此舉無疑出賣了警隊、失信於支持守法的市民,明明有暴徒擲磚頭,卻採取鴕鳥政策,硬說暴動定性或依法維持秩序不是特區政府集體決定云云,這是政府應有的承擔嗎?

一句電視劇的經典對白「誰大誰惡誰正確!」竟荒謬地在特區應用,請問還有皇法嗎?當暴民以口罩和磚頭治港時,政府威權已淪為雞蛋,警員只是暴徒的出氣袋,依法而治的高牆文明給暴徒推倒後,將出現以暴易暴,真很難想像香港或許有一天會倒退到「以物易物」的田地。

一套文明,建基於理據和尊重,但當民眾在未清楚來龍去脈便咆哮,對兇殺案死者及遺屬的感受不聞不問,卻任由政棍點吃人血饅頭,民智水平,見仁見智,若筆者再加入理性情感批判,更可能將淪為被網絡欺凌者,但難道筆者要和政客般明哲保身嗎?讓真理永遠埋沒嗎?

病向淺中醫,更何況山下的病情也不輕,但不應該再是庸醫的藥石亂投,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而要先調理身體,增強自身免疫力,並排清過去的瘀血和壞細胞,才能外抗風邪,內抵頑疾。原本花了不菲培植的所謂抗體,竟在關鍵時未能發揮應有效力,甚至發生副作用,這類渣滓不要也罷,只要摒棄以前的庸醫,並療法到位,才能正本清源。

文 : 朱家健

全國港澳研究會香港特邀會員、香港基本法澳門基本法研究會會員、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常務理事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