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港大醫學院微生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與其徒弟龍振邦撰文,引來了一些社會非議。二人後來雖已宣布撤回文章,但是把文章引起爭議之處,歸咎於「手民之誤」,強調文章原意「旨在提出尊重真相、移風易俗」。言下之意,便是二人的文章因為筆誤而遭到曲解了!

然而,事實真是這樣嗎?似乎不是。先不說袁、龍二人在文中用上「中華民國」一詞,究竟是無心之失還是故意為之,他們在文中一口咬定,把新冠感染的爆發歸咎於中國有人食野味,但是他們又有何堅實的科學證據,證明武漢乃至中國是新冠病毒的源頭?沒有。

事實上,意大利知名醫學機構專家朱塞佩.雷穆齊(Giuseppe Remuzzi)日前接受美國公共廣播電台(NPR)採訪時表示,他從其他醫生那裏得知,早在去年11月至12月時,他們就見過這種奇怪的肺炎,狀況非常嚴重,特別是老年患者,並聲稱「這意味着在中國疫情爆發前,病毒可能已在意大利倫巴第北部地區傳播了」。雷穆齊此一說法若然為真,所謂病毒因中國人食野味而來的說法,根本難以成立。

除此之外,袁、龍二人自己在文中也曾聲稱:「病毒之天然宿主及中間宿主身分成疑」,即是新冠病毒的爆發,儘管真是由跨物種傳播而來,但是我們尚未查明其傳播路徑。另一方面,二人在文中從未拿出實證,證明新冠肺炎的零號病人在發病前曾經食過野味,他們又憑甚麼把新冠病毒的傳播,跟食野味有直接關連?

當然,為了減少其他病毒從動物傳染給人類的機會,世界各國均應考慮立法,禁止捕獵或販賣野生動物。然而,袁、龍二人為何這麽快便下定論,把新冠病毒傳人的成因歸咎於食野味,又真的是「尊重真相」嗎?更重要的是,二人把捕食野生動物,貼上「中國人陋習劣根」的標籤,也是大有問題。

其實,人類在成功馴化動植物之前,便是靠狩獵及採集維生,所以人類社會發展至今,世界各地仍保留着捕食野生動物的飲食習慣。因此,不論歐美還是香港,均有一些西餐廳售賣野豬、野兔和野鹿肉,可見食野味是「中國人陋習劣根」一說,邏輯上根本站不住腳,更反映二人在文化上存在偏見。

歸根結底,所謂「中國人陋習劣根」的說法背後,其實是一種刻板印象(stereotyping )。所謂刻板印象,是指人類在不可能認識每個個體的情況下,往往會根據某群人的共同特質而加以分類,並會在分類過程中的觀察,先入為主地按個人喜惡,產生一些印象和看法。

以袁、龍二人為例,他們知道中國有人愛食野味,因而產生中國人都愛食野味的刻板印象。基於二人認為食野味增加病毒的跨物種傳播風險,致使二人將食野味視為全體中國人的「陋習劣根」。由此可見,袁、龍二人的文章之所以引起非議,並不是純粹源於「手民之誤」,而是二人在主張禁食野味的同時,流露出他們對於中國人存在一種負面看法,但是這種看法本身,不過是一種刻板印象而已。

文 : 陳凱文

學研社成員,香港投資日報主筆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