質疑武漢肺炎之陰謀論 文 : 寒柏

「武漢肺炎」疫情漸趨嚴重,除了病毒擴散之外,相關的「假新聞」亦不絕於耳。雖然「假新聞」可以逐一澄清,但仍有不少如真似假的「陰謀論」,引起朋友間的關注。其中,有人認為「武漢肺炎」並非「自然變異」的病毒,而極有可能是針對中國的「生化戰」。

首先,筆者認為,兩國交鋒牽涉龐大利益,豈同兒戲?於中國歷史上,「生化戰」至少可追溯至西漢武帝年間對匈奴的戰役。如果使手段毀滅敵國農業之案例,則至少在先秦年代已有記載。無論是古時及現代,「生化戰」亦絕不是什麼新鮮事。如果港人因「生化戰」一說被冠名為「陰謀論」,就全盤否定了其可能性,並一口咬定這不過是為中國掩飾病疫的「遮醜布」,似乎有失客觀。

可是,筆者同時間亦對「武漢肺炎」為「生化戰」一說有所保留,並嘗試以簡單篇幅作出質疑,論點如下:

1. 在網上流傳,由於2003年的「非典型肺炎」及現在的「武漢肺炎」,都似乎針對華人。其中,當年「非典型肺炎」之死亡個案,有高達92%是華人,於2015年,已有人撰文認為「非典型肺炎」主要針對了華人的OM-175基因。中國不乏外國人,但暫時來說,「武漢肺炎」的死亡個案,又只有華人,不禁讓人生疑。

筆者之質疑:當年的「非典型肺炎」及如今的「武漢肺淡」源自中國,當年的「超級帶茵者」還到了香港。兩地始終是華人為主的社會,華人多染病的情況亦屬合乎情理。

此外,至少表面上,兩次病疫皆由「野味」引起。外國遊客縱然有機會到大陸吃「野味」,亦不見得會懂門路直接去「野味市場」或「街市」,被染病的機率始終較少。相反,華人要麼就是直接去了「街市」,或家人曾到「街市」,「中招」的機會始終較大。

當年「非典型肺炎」開始「人傳人」,首幾代的病情更嚴重,但傳至後來,終於有適當的隔離措施及醫治的經驗,死亡個案便逐漸減少。外國人算是在「人傳人」 過程中的相對較後階段才「中招」,死亡個案較少,亦不見得太違反常理。

退一步來說,自然界亦可能會存在針對人種的病疫。歷史上,不同國家及人種的交流之初,便會有雙方互染對方疾病之情況。即連中國北方人來到南方,尚會水土不服。就算真的有針對人種之病毒,亦不能一口咬定是「實驗室製品」。

2. 歷史上,自然界的嚴重傳播病,一般皆有「宿主」。「宿主」本身有抗體,完全不怕病毒,才可以有效把病毒大規模的傳播給人類,並造成大量傷亡。科學家至今仍無法確切找到「非典型肺炎」的「宿主」。病毒之「源頭」是蝙蝠,但唯一在某雲南山洞裡找齊了所有病毒毒株,但排列卻跟「非典型肺炎」不一樣。果子狸等野味在感染「非典型肺炎」亦患重病,作為「宿主」來說,絕不合格。病毒由蝙蝠傳至「野味」的「接觸面」太單薄,不利傳播,似乎有「人為」的可能性。

筆者之質疑:以當年的「非典型肺炎」為例,全球有8,096個案確診,有774人死亡。當時病情爆發之初,全球也缺乏應對經驗,率先爆發病情的中國及香港之死亡個案及死亡率也相對偏高。其中,中國的死亡人數達349人,香港則是299人。

另一邊廂,世衞估計全球流感的嚴重個案多達500萬宗,每年造成65萬人死亡。作為「自然界傳染病」的流感,其確診及死亡個案都遠比「非典型肺炎」高得多。

儘管「非典型肺炎」及「武漢肺炎」的「宿主」未必「合格」,但導至全球70億人口當中,774人死亡,絕對不算多。除了全球一同抗疫及隔離病人外,或許由蝙蝠傳至「野味」的「接觸面」有一點單薄,所以確診及死亡的人數便相對一般傳染病較少。當然,只要病毒發展至「人傳人」,其死亡率遠高於流感,便會成為人類的大患了。

3. 自古以來,中國人吃「野味」至少兩千年。世界各地也有吃「野味」的習慣。外國人會打獵,亦會吃「野味」,為何偏偏「非典型肺炎」及「武漢肺炎」皆在中國率先爆發?

筆者之質疑:當然,吃「野味」是世界各國,包捉西方人皆有的傳統,絕非中國人的專美。但就算外國人吃「野味」沒有出問題,亦不代表中國人吃「野味」出了狀況,就很有可疑,更不能因為外國人都吃「野味」,便否定了吃「野味」出事之可能性。當中亦有一個機率的問題。人家運氣比較好,不代表什麼。

而且,近年的傳播疾病,亦不只「非典型肺炎」及「武漢肺炎」,尚有「中東呼吸綜合症」和近年在非洲爆發、已變種的「伊波拉病毒」。宏觀層面看,受災害的亦不只華人。

此外,人類吃了「野味」逾千年,亦不代表現在吃「野味」沒有問題。一種講法,就是城市化及人類大規模破壞自然,使人類禽畜和蝙蝠的接觸面大幅提高,增加疾病傳染之可能。此外,人口越來越多,城市居住環境密集,亦提高了病毒傳播之擴散速度。從前無可無不可之事情,不代表現在沒有問題。

4. 另外,在中美首階段貿易協議簽訂後,即爆發「武漢肺炎」,時間配合得天衣無縫。武漢為處全國之交通樞紐,在春運前後開始爆發,容易引起全國病毒之蔓延,事情太湊巧,屬不尋常。而且,當年的「非典型肺炎」在人民幣匯率改革及單邊升值之前爆發,「武漢肺炎」則在貿易戰第二階段及中國金融業開放之前爆發,不是太巧合嗎?

筆者之質疑:只能說,世上有無數的巧合。我們在事態發展的「時間軸」及「誰是既得利益者」兩個大問題上,或許會找到一些端倪或討論方向,但卻不見得可以單純因為兩者之巧合就一口咬定有關連。大膽假設之後,尚要小心求證。

一般來說,國家之間的「檯底交易」,小市民永遠無法得知。就算有文憲記載,慣例也要在五十年後才會知曉。除非兩國全面破裂而公開互數不是,否則對大部分當代人來說,病毒是不是「生化戰」,將永遠都只會是一個無法證實的謎。

其次,這論點亦有漏洞。「非典型肺炎」發生在2003年,人民幣匯率改革及單邊升值自2005年開始,兩者在時間上亦不脗合。

總的來說,筆者對「生化戰」之論點作出了一些質疑,但畢竟兩國交鋒,存在龐大的利益,所謂奇招百出,亦不必全盤否定了其發生之可能性。如果簡單把之斥之為「陰謀論」而完全不理,則似乎有點主觀;反之,盲目相信亦不夠客觀。

目前來說,全力控制病疫之擴散,才是首要任務。在政府層面來說,中央已高度介入,果斷地「封城」,把武漢的病源盡量截斷,亦同時宣布禁止全國所有「野味」交易。各地政府亦有不同的措施,希望盡快可控制病情。

同時間,就算兩場「肺炎」都是「自然變異」,政府在疫後,亦需要關注「生化武器」及「基因武器」之威脅。我們可以參考美國在「生化病毒研究」及「轉基因技術」上的措施,成立反制機構及制定相關舉措。又例如,在首階段的貿易協議裡,中國向美國讓利而多買大豆並無不可,但如果中國的大豆貨源太集中,萬一美國大豆出問題,無論是有心或無意,中國又怎麼辦呢?確保食物及原材料之安全及無害,乃國之大事,不得不察。

文 : 寒柏

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清明上河記》和《天人》等小說。著作還包括《金庸雅集:武學篇》和《金庸雅集:愛情、影視篇》等等。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