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通社)
(中通社)

美國伊利諾芝加哥大學教授汪志雄說台灣由盛轉衰有三位關鍵人物:李登輝,林義雄,李遠哲。說起頭號關鍵人物李登輝,作者提到黑金與民粹,但最關鍵一點他沒說到,即李登輝在台灣開啟一種既非內閣制也非總統制的政制,可稱之為有權無責的「總統治」。

依照中華民國憲法,總統提名的行政院長要經最高民意機關立法院同意。兩位蔣總統雖係強人,仍尊重這一同意權。1997年李登輝總統修憲,取消立法院對總統任命行政院長的同意權,行政院長成了總統的執行長,憲法雖規定行政院長向立法院負責,「不必」向總統負責,但成了執行長後,只能向任免他的總統負責了。

陳水扁當總統時,立法院是國民黨多數,他任命唐飛組閣應付,然而唐做不滿五個月即被當石頭搬開,換上民進黨的張俊雄應付一個國民黨立委佔多數的立法院。

蔡英文曾公開主張「內閣制」,但當上總統就換了腦袋,更由於民進黨籍立委首次在立法院佔到絕對多數,總統兼黨主席,行政與立法兩院長,蔡英文說誰就誰了,可謂到到地地的「總統治」。

有多大權利就有多大責任,中華民國憲法就是依照這樣的原則設計而傾向「內閣制」,兩蔣因係強人,總統姓蔣時是總統制,行政院長姓蔣時是內閣制。當年戒嚴時代,立法院尚無有實力的在野黨,小蔣要做甚麼在立法院自然沒有通不過的問題,如十大建設。

陳水扁任總統時已出現朝小野大的問題,好在國民黨立委多「溫、良、恭、儉、讓」,加上一個萬應公當院長,也混了八年。

現在有媒體力催國民黨徵召韓國瑜參加2020總統大選,或也希望「韓流」外溢立法委員,進而讓國民黨爭取到立法院多數。然而不怕一萬怕萬一,萬一韓選上總統,立法院仍是民進黨加時代力量多數呢?

其實不管明年大選後哪一個黨在立法院是多數,新領導人都要認真思考回歸有多大權力就有多大責任的制度了。

台灣這個社會,經過幾次民粹洗禮後常見一窩「瘋」,選民跟着媒體與民調起哄,成天炒着要國民黨徵召韓國瑜選總統,究竟為甚麼要徵召他,除了唯他勝選機會最大外,也少見有誰說出個所以然,甚至不問萬一立法院仍掌握在民進黨與時代力量手中又該怎麼辦?

國民黨當然可以徵召韓國瑜選總統,但韓國瑜總要問問爭大位的空前意義在哪裡?其實就在終結這樣的「總統治」,回到有權有責的內閣制,政務全由立法院多數黨產生並經立法院同意的行政院長負責。韓國瑜要是有這樣的胸襟,國民黨的選舉活動重心自然就轉移到爭取立法委員的多數,韓國瑜選總統在台灣也就有了劃時代的意義。

以今天的韓流看,韓國瑜做總統即使是虛的,如能不沉迷於權力的鴉片,在台灣人中的影響力也是實的,相對檯面上個個爭權奪利的政治人物,他在台灣人心目中的光輝形像就更不在話下了。

文 : 福蜀濤

前台灣中國時報副總主筆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