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亂局持續,每逢周末,很多人都想逃離這個城市,去其他地方放鬆一下。隨着亂局進入第三個月,內地媒體對香港局勢的關注有所降溫,內地朋友的講法是「審美疲勞了」,日復一日,止暴制亂毫無寸進,「劇情」變化不大,發出來都少人睇了。

不過一位內地朋友的一個問題倒直擊事件的核心,他問我:「其實見到有人在地鐵站放火這些離譜行徑,任何人哪怕是毫無政治動機的人都會很憤怒,甚至見到外國人都睇唔過眼。為何香港本地幾百萬市民,卻很少人企出來見義勇為,去阻止破壞行為呢?」唉!這真是香港之難,香港真的很難。因為,香港不是一個正常的社會。前特首梁振英的FB,經常針砭時弊都會提到一個意思:這樣的情景外國沒有。我們不禁反問,為何其他正常社會沒有的現象,香港會出現呢?那只能說:我們自己不正常。

你試試去深圳地鐵放火,或者去紐約地鐵放火,不需要喊任何政治口號或揮舞任何政治標語,完全政治中立,我相信一定會有人阻止你。一個很好的問題:為什麼香港沒有人站出來阻止?

這幾個月暴力運動的背景,是反修例,所謂修例,反對派將之稱為「送中」,是指容許將罪犯移交內地。特首林鄭月娥在6月第一次暴力衝擊之後,第一次出來電視講話,她就提到:回歸這麼多年,每逢涉及內地與香港、中央與特區的法案,都會有人反對。言下之意,「反送中」實乃「反中」。不要忘記,1997年前的英國管治時代,港英治下的香港是有政治審查的,公務員、紀律部隊,甚至一些大銀行的核心管理層,都有政治審查。在那個年代,反共是代表「政治正確」。回歸雖然22年,旗幟換了,但這種舊有的「政治正確」不可能在沒有外力下輕易改變。當有人找到藉口,以「反中反共」為理由實行暴力的時候,香港的主流社會,有勇氣說「不」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他們不僅不敢說「不」,更不與暴力者切割,形成一股合力。

另一個角度,我們應該反思一國兩制這種制度。這種創新的制度,無疑在前20年保障香港平穩過渡上十分重要,但任何制度都有優缺點,平穩過渡的代價,就是「一國」的缺失,中央和特區「兩張皮」的空子。我們不妨問一問:特區警方,甚至香港市民可以無後顧之憂地反暴力嗎?那就帶出一個問題,如果我義無反顧地向前衝,國家會做堅實的後援嗎?一旦我打輸了,你會出手救我嗎?還是犧牲我?在一個正常的社會,例如深圳,你不會有這個疑問。廢話!當然會!因為那個一個政府、一張皮,不可能自己不救自己啊。深圳如果發生類似香港的暴亂,沒有一個深圳市民會懷疑中央會出手。紐約如果發生類似香港的暴亂,沒有一個紐約人會懷疑聯邦政府會出手。但香港就不一樣了,你去問問香港市民,他們覺得中央會不會出手呢?答案是猶豫的。例如黎智英就十分肯定,中央一定不會出手。

現時擺在香港人面前的有兩個關鍵的疑問:第一、特區政府是否有能力控制暴力?或許很多人會說,警方還有很多招數可出,特首也可以頒布《緊急法》,但正如我過去所說的,究竟是無心還是無力還是兼而有之?我不知道。但現在的方法是否有效,判斷標準應該是客觀的。什麼叫有效?吃藥之後病情受控、症狀減緩,謂之有效,否則謂之無效。三個月了,我相信是足夠長的時間判斷是否有效。你說呢?第二、如果承認特區政府沒有能力控制暴力,中央是否出手?過去幾個月,中央政府不同層面有表達過,香港如果沒有能力控制,中央不會「坐視不管」。但不得不承認,這些表態的官員,層級尚算低,而且他們多是引用過去領導人的話,或者引用《基本法》來表態,這與國家領導人斬釘截鐵地說「你搞不掂我會撐你」,力度上有很大區別。不會「坐視不管」這種雙重否定的說法,與正面表達「我會如何做」,在表明決心上也有很大區別。結合我上文所言,香港雖然回歸但人心對中央政府還是將信將疑,現時中央的表態,明顯不能給予港人充足的信心。

必須強調一點,也許我不是說中央此刻就要馬上做什麼,但中央必須讓所有人(包括中國人和外國人)堅信,只要有需要,一定無畏無懼,從而打消所有人的顧慮。

顧慮決定了特區警方和市民,不可能無後顧之憂地反暴力,而這就是暴力滋生的最佳土壤。我跟朋友打個比喻解釋:人家是親身仔,個仔有事,毫不懷疑父母會出手;但如果是後母,這就難說得很了。香港政權雖然易手,但「疑共」文化根深蒂固,反過來說,你中央都不放心讓香港自己擁有軍隊啦。你不信任香港人的忠誠,香港人也不信任你的責任。就是咁,我在香港回歸20周年的時候就話:在國安這個問題上,在現在的一國兩制的架構下,中央和特區政府政府只能你眼望我眼,這個死穴遲早被人玩爆。當時我也不知道這麼快就成真。

不要迷信任何東西,任何東西都有優缺點。一國兩制這種制度,前20年功大於過,但按照現在這種趨勢發展下去,如果真的堅持到2047年埋單,埋單的時候是功大還是過大,我看難說得很。

文:吳桐山

學研社成員,穿梭港深兩地的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