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風波引起的示威衝突持續3個多月,示威者暴力不斷升級,警隊卻仍然持續使用最低武力,並以驅散為主要策略。本身認識很多前線警務人員,對近日社會風波非常關心的國藝娛樂文化集團主席冼國林,接受《堅料網》獨家專訪時認為,這完全是警隊管理層的指揮不善、戰略錯誤,促請警隊採取強硬手法,並好好利用法例賦予的拘捕權,真正做到「止暴制亂」。

「而家警察平亂無乜大成績,唔係前線警察唔努力,完全係幕後嘅管理層指揮不善!」冼國林直言,非常同情前線警務人員的處境,面對軟弱怯懦、不想「孭鑊」的管理層,只能一直以容忍和克制去執行職務。

冼國林不認同現時有很多市民對警隊的支持度低,反而市民怨恨的是警隊管理層:「我認識好多前線警員,佢哋話(上司)叫佢哋企響度,企個幾兩個鐘,都無落order(指令)叫佢哋做嘢,由得對面響度叫囂。呢啲係咩戰略嚟呀?」

冼國林不諱言,警隊形象淪落至今時今日的地步,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和保安局局長李家超等責無旁貸:「盧偉聰今年就退休喇;警務處15個助理處長,全部瞓緊覺嗎?呢個時候,李家超去咗邊?完全失蹤!」

冼國林直斥警務處管理層指揮不善,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亦失蹤,是不負責任。(黃冠華攝)
冼國林直斥警務處管理層指揮不善,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亦失蹤,是不負責任。(黃冠華攝)

有人質疑警方使用過度武力,但冼國林反指,警方武力過於約束,更沒善用好裝備,是警隊戰略上的失誤:「三萬警隊,裝備精良。雖然嗰班人(示威者)越來越離譜,但裝備始終都係警隊優勝,但我哋有無充分利用呢?」

他直言:「再用催淚彈已經無用㗎喇,你睇對方,已經full gear(全副武裝),執返嚟掟你你仲唔用高一級嘅武力?」他說,雷鳴燈、布袋彈,甚至鮮有露面的木彈槍,警員都應該善用:「我唔係叫你瞄準佢個頭,打下肢唔得咩?正常,離遠佢哋響度掟磚、汽油彈,你就可以開槍啦。仲用警棍?邊度夠人打呀?佢哋武力升級,你就要升級啦!」

冼國林續指,現時警方在執行職務上,有些法例亦沒有善用:「而家係咪有好多人辱警?辱警喺香港暫時係無罪嘅,但係喺公眾地方行為不檢,係有罪嘅。用辱罵字眼、言語、圖畫等,引起附近嘅人不安,呢班人全部拉得啦!有無做到?無!」

另一個有法不執的例子:「而家你見到有人full gear(全副武裝)喺街上面,佢無足夠理由解釋嘅,就可以告佢遊蕩罪啦,點解唔告?」

冼國林認為,警員只用警棍和催淚彈來對付示威者已是過於溫柔。(中通社)
冼國林認為,警員只用警棍和催淚彈來對付示威者已是過於溫柔。(中通社)

現時警力足以應對

冼國林認為,整個反修例運動中,大部分都是和理非、反暴力的市民,而真正活躍的暴徒,其實只得幾千人,現時警力是足以應對,只差在警察的策略是否「對症下藥」。「最離譜嗰次,警察總部竟然畀人圍16個鐘都有,係無可能嘅!正常唔到一個鐘,全港防暴隊都要過來清場啦。」

自此之後,暴徒的膽子亦因此壯大:「之後就走去圍晒全港嘅差館,班警察就匿晒響入面,點解唔出來?」冼續說:「其實好簡單,用強硬手法,全部圍捕,有晒cam(攝錄機)影低晒,到時無得賴話係街坊路過。」

他舉例指:「圍深水埗警署(的人)試過少到百幾人,單憑警署內嘅500多個警力,基本上都足夠啦,點會控制唔到?」

示威者武力已升級至投擲耐燃汽油彈,但警方武力沒有跟着升級。(中通社)
示威者武力已升級至投擲耐燃汽油彈,但警方武力沒有跟着升級。(中通社)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