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港維持多年的全民就業狀態隨時逆轉!政府最新公布5至7月失業率為2.9%,較對上一個月微升0.1個百分點,是15個月來首次回升。在持續的示威浪潮下,旅客銳減、市民消費意欲疲弱,連鎖效應下,多個行業已響起警號,僱主為「縮皮」向打工仔開刀,被逼放無薪假、減工時及裁員之聲不絕。

有身處戰場核心區的飲食業打工仔慨嘆,店舖營業額暴跌,失去每月數千元的獎金及貼士收入,年尾花紅更是「凍過水」;有零售業長期兼職工更因僱主停租展銷攤檔,上月(8月)底加入失業大軍。基層打工仔無辜被捲入政治漩渦成為犧牲品,他們只有卑微願望:「打工仔都要搵飯食,希望恢復返平靜嘅香港。」

文:陳 明 圖:黃冠華

本港失業率在2016年9至11月的3.4%開始逐步回落,至2018年2至4月起便一直維持在2.8%水平,政府多次形容本港就業市場正處於全民就業狀態,個別行業更出現人手緊絀情況。但隨着持續多月的示威遊行,就業市場亦受到衝擊,政府統計處最新數據顯示,整體失業人數已逼近12萬人。

零售、飲食及旅遊業一直是反映經濟及消費市道的寒暑表,經濟一有動盪,便造成骨牌效應,打工仔首當其衝受到影響,本刊記者向這3大行業基層員工了解近月就業狀況,有被減工時、零佣金收入甚至被停工,人人均叫苦連天。

在連串示威遊行下,尖沙咀大型商場人流稀少。
在連串示威遊行下,尖沙咀大型商場人流稀少。

市民消費意欲大跌,食肆生意大減。
市民消費意欲大跌,食肆生意大減。

失業率掉頭回升,餐飲服務業是重災區。在貼近銅鑼灣示威戰區的港產麵店集團任職10多年的珍姐(化名)向本刊記者大呻:「做咗10幾年從未見過而家個情況,真係好令人擔心,擔心無飯開,我哋都要裁員、減工時,短工都無工開喇!」她表示,平日店舖生意十分暢旺,有不少遊客光顧,門外由朝到晚都有排隊人龍,忙到「氹氹轉無停手」,但自示威開始,老闆一見情況不妥便拉閘:「好似8月31日就喺正我哋門口隔籬,老闆就話快啲拉閘啦,驚我哋有事,傍晚7點幾就落閘!」

減工時累積扣年假

在飲食業界任職10多年的珍姐(化名)稱,從未見過現時的情況。
在飲食業界任職10多年的珍姐(化名)稱,從未見過現時的情況。

她指,店舖生意自6月開始下滑,現時平日只有幾枱客,晚飯時人流更疏落,需提早關門:「平時一個上午嘅營業額都多過而家一日嘅營業額,以前上午營業額有3萬,而家一日都係得萬零兩萬,你話點維持到?」老闆為減省開支,已即時叫停散工,長工則因店舖提早關門或沒有生意提早下班,累積減少的工時用作扣減年假:「每日我哋本來10個鐘計,而家都係返得7、8個鐘,減夠10個鐘就扣一日年假,唔係就扣錢……個個都願意一齊捱住先,都無話出聲,大家都好幫忙、好明白。」她又指,8月份因營業額再跌,出品部已裁員。

珍姐收入亦因營業額下跌而大減,原本基本月薪約16,000元,連同獎金及貼士,每月有近2萬元收入:「而家獎金、貼士乜都無晒,以前貼士都有成2千幾蚊啦,仲有獎金,每個月都少幾千蚊,真係好慘!」她預期年尾花紅已無望,雖然子女已長大,但仍有老人家要照顧,惟有自己「慳啲使」,節省開支。

她對今次事件波及普通打工仔大惑不解:「明明香港好安定繁榮,點解會搞成咁?我真係好唔明白,即係喺自己屋企打爛晒自己啲嘢,第日又係要自己嚟孭飛,我真係好唔明。」她對前景感到悲觀,擔心情況持續惡化,店舖結業令她失業:「希望嗱嗱聲停止呢個示威,快啲恢復返秩序,恢復返香港嘅聲譽,多啲內地旅客嚟,恢復返我哋平靜嘅香港。」

幾張枱3個人睇晒

飲食業打工仔為保飯碗而接受削減福利。
飲食業打工仔為保飯碗而接受削減福利。

遠離核心戰區的商業區食肆亦受牽連。在九龍灣商業區一間大型酒樓集團任職的余小姐指,7月份開始營業額下跌,午市亦只有三分二坐滿,酒樓已削減全部幫工,只剩全職員工負責全場:「一條線20幾張枱計,平時要4個侍應加2至3個經理睇,而家全部cut晒,20幾張枱得番3個人睇。」上月24日觀塘遊行演變成衝突,九龍灣成了戰場,酒樓營業更加惡劣:「出面又立立亂,閂門又唔係,唔閂門又唔係,得嗰幾枱客,有時大嘅政治環境影響,最無妄之災係啲打工仔!」酒樓已在茶市推出特價套餐吸客,希望挽救營業狀況。

余小姐指,她暫時雖未有被逼放無薪假或減薪,但亦擔心情況持續,會被裁員或取消花紅:「而家都9月喇,都未完全控制到個情況,未來幾個月會點呢?我哋都係望天打卦,睇佢幾時平息,保障返大家有個飯碗。」

工會: 最緊要大家有飯食

郭宏興指不少僱主因前景不明,只能緊縮經營開支。
郭宏興指不少僱主因前景不明,只能緊縮經營開支。

飲食業職工總會主席郭宏興指,在遊客大減及港人消費意欲下跌下,不少食肆水盡鵝飛,工會至今已接獲20間酒樓突然結業,拖欠逾700名員工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等的求助,另有不少員工反映被逼放無薪假甚至減薪:「本來老闆叫工友放無薪假係違反僱傭合約,工友唔接受係會即時解僱,但係而家個社會大環境下,我哋都會叫工友考慮清楚,對佢個生計有無影響呢?而家嘅生活可唔可以捱得過呢?作為工會應該工人飯碗優先。」

他形容今次浪潮來得突然,與過往沙士或經濟衰退時的社會氣氛大有不同,不少僱主現時完全看不到「幾時停」而感到憂心,只能不斷緊縮開支維持運作:「嗰陣時大家同心協力咁度過難關,而家係兩極化,我哋覺得最重要係社會和諧,先能夠回復到經濟。」

工會向政府建議兩個方案,包括支援失業工友參加僱員再培訓計劃,讓工友可獲取津貼及提升技能,若失業人數擴大,則希望政府成立失業救濟金,讓失業工友每月可獲取最高14,000元的緊急援助,為期半年:「我哋都唔希望啲方案出嚟,最緊要都係大家有飯食,如果事件平息咗,一定會好快回復。」

旅遊業 社會動盪旅客止步

連月的示威越演越烈,最少22個國家對香港發出旅遊提示,嚇怕旅客,令旅遊業步入寒冬。香港旅遊業議會最新數字顯示,8月份只有2,655個內地入境團,旅客人數僅得72,918人,兩者均暴跌64%。而香港旅遊發展局最新7月份整體來港旅客人數錄得519.7萬人次,較去年同期下跌4.8%,其中南韓旅客跌幅最大,達20.8%;其次台灣旅客亦下跌11.8%,內地旅客則下跌5.5%。

尖沙咀星光大道遊客人流大減。
尖沙咀星光大道遊客人流大減。

個多月無工開前所未見

任職導遊的Anna指,已有個多月無工開。
任職導遊的Anna指,已有個多月無工開。

任職導遊30多年的Anna慨嘆:「做咗咁多年,從未試過成個幾月都無工開!」她指,導遊屬自由職業,只靠帶團賺取收入,過往暑假屬帶團旺季,有不少遊學團、夏令營或親子團來港:「暑假好景嘅時候我哋做到聲都沙,因暑假有兩個月,工作量多,所以我哋全年都係寄望暑假,俗語話好天搵埋落雨柴。」以她專門帶品質團為例,每個團每日平均可賺1,200至1,500元,一個月最多可賺2至3萬元,但導遊要預先墊支整個團的旅遊車租及團友餐費,一般由數千元至萬多元不等。

她指,今年受示威風暴影響,入境團在7月起已大幅減少,她在7月中已無工開,整個行業近乎停頓:「我7月做咗個夏令營,當時校長仲同我講8月13日仲有一團會來,但結果臨出發前兩日突然取消,啲人見到香港個時勢都唔敢畀小朋友嚟啦!」除了無團帶,她亦因旅行社要求職員放無薪假,沒有員工負責計數,至今仍被拖欠數萬元7月份團費及墊支費:「好徬徨,而家可以話係食穀種,我哋有家庭,又要供樓,忽然間搞到咁樣,都諗唔到有咩方法去維持生計。」

從業員看淡前景望天打卦

九龍城碼頭有大量旅遊巴無工開。
九龍城碼頭有大量旅遊巴無工開。

雖然十一黃金周、聖誕及農曆新年將至,但Anna對前景完全看淡:「就算好番啲,都唔會話一窩蜂咁湧返啲人嚟,因為沙士唔關乎政治,個疫情一無,世衞宣布解除,啲人會放心嚟,但呢場咁嘅政治運動,外圍啲人唔知你香港搞成點樣,我哋真係好徬徨,望天打卦。」她憶述,當年沙士期間政府推出再培訓課程協助各行各業的失業人士,讀完一個月會有4,000蚊津貼,但當時一個月後已經恢復有團來港,不少導遊寧願接團而放棄上課:「而家都唔知有咩方法可以幫補自己個經濟狀況,有啲行家走去轉行做保安。」

Anna心有不甘的指,這場政治運動影響全港各行各業,破壞香港幾十年的安定繁榮:「點解要搞爛大家嘅飯碗呢?而家啲年輕人話咁樣搞先有將來,但我覺得我哋而家畀佢哋咁樣搞,我哋都見唔到將來!」

工會:錯失十一黃金周業界重傷

余莉華指,大批旅行團已取消來港。
余莉華指,大批旅行團已取消來港。

香港專業導遊總工會主席余莉華表示,由6月起至今來港旅行團已大跌9成,只剩零星散團或商務團需要導遊接待,部分導遊則另覓出路,包括持有領隊證的導遊轉做領隊帶外遊團;部分內地的外國團會借用香港導遊協助帶團,因香港導遊持有特區護照及懂英語,但工資不及香港;部分則經CEPA已考取內地導遊證,轉到內地帶團:「佢哋有多一個空間,但始終數量唔多,成個影響好厲害。」

她又指,業界指現時已進入寒冬,但10月後情況更加嚴峻,單是十一黃金周不少團已取消來港:「根本睇唔到個訂單有幾多,我問親旅行社都話無團嚟,有啲話可以唔取消,但延遲,延到幾時?唔知。」她指,近期示威者衝擊機場,影響更加嚴重,不少旅客擔心來港後難有交通出市區,更加不願來港旅遊。

工會早前已向政府提出多項支援措施,包括豁免導遊、領隊續證費用,及提供每人5,000元進修津貼,另建議政府聘用導遊在各口岸或旅遊點設立旅遊大使或安全大使,向旅客提供協助:「而家有啲人去騷擾旅客,我哋調返轉着件安全大使衫去幫啲旅客,引導佢哋點行,就唔係畀人騎劫,畀人知道香港仲係安全。」

寄望大灣區一線生機

工會不斷接獲會員求助,但政府一直未有措施協助業界,余莉華說:「自救都救唔到,因為都唔識點救,我哋做嘅嘢真係好有限,尤其是又有旅遊警示,我哋6月份已經向政府提出,政府都未有回應,業界更加心灰。」她計劃稍後去信大灣區9個城市,建議當地政府部門邀請到灣區參觀,發掘由灣區到香港的旅遊合作機會,但亦希望特區政府可從中提供協助。

她指,業界最終希望盡快停止現狀:「你要遊行示威係無問題,因為大家各有訴求,政府有做得不足,但唔好影響公共交通設施同埋市民生活方式,香港係食緊八方嘅飯,係一個旅遊城市,如果繼續係咁樣,我哋係無飯食囉!」

零售業 市況疲弱雪上加霜

與旅遊業唇齒相依的零售業,受到中美貿易戰影響,年初銷售情況已開始轉差,政府統計處數據顯示,今年7月的零售業總銷貨價值估計為344億元,按年下跌11.4%,是2016年2月以來最大跌幅,亦是連續6個月下跌,其中珠寶首飾、鐘表等奢侈品跌幅最大,按年大跌24.4%。在近月連串遊行示威影響下,零售業前景更是雪上加霜。

零售業市道低迷,不少店舖已提早減價促銷。
零售業市道低迷,不少店舖已提早減價促銷。

營業額暴跌一半

黃小姐因老闆停租百貨公司展銷攤位,上月底已失業。
黃小姐因老闆停租百貨公司展銷攤位,上月底已失業。

在佐敦區一間百貨公司的銷售玉器展銷攤位任長期兼職售貨員的黃小姐,剛於上月25日接獲停工通知,指老闆因生意暴跌,決定暫時不再租用展銷攤位,令她即時跌入失業大軍行列。

黃小姐在這間公司工作逾7年,早年為照顧家庭由全職轉做兼職,薪酬以日薪400元加佣金計算,過往營業額一向穩定,每月一般都有萬多元收入:「以前4、5千蚊佣金都有,最高時甚至成萬蚊,但6、7月開始生意就不停下降,因為要靠營業額先有佣金,營業額下跌,就變成無佣金,只是賺取日薪。」她指,由於百貨公司位於示威遊行必經之路,每逢有示威便拉閘,公司在7月份已將貴價貨品收起,擔心示威者會衝入百貨公司損毀貨品:「以前星期五、六、日好多人嚟睇嘢買嘢,而家完全無人,啲人都唔敢出街。」她指受遊客大減及本地人消費力下降,估計公司營業額暴跌一半,至上個月決定取消展銷攤位「止血」。

無生意做隨時拉閘

有小店標明「救市大減價」救亡。
有小店標明「救市大減價」救亡。

她坦言對突然失業感到徬徨:「去搵工都好難,唔知做乜嘢好,因為而家要求唔同咗,就算你有經驗,而家好多都拉閘無生意做。」她無奈地表示,未知現時情況會延續多久,完全看不到前景,但要照顧剛升中的女兒,惟有減省個人開支:「自己慳啲,將之前做落既積蓄慢慢用,希望嗱嗱聲搵返份工,或者喺自己住嗰頭搵,工資唔係好高,諗住可以頂下。」

她形容,今次情況較之前的金融風暴甚至沙士嚴重:「本身呢件係好細嘅事,點會波及咁大,自己係意想不到嘅。」她希望盡快平息事件,經濟才會慢慢好轉:「要畀所有人知道呢個事情完結咗,無呢啲暴動,慢慢啲人先會過嚟買嘢,遊客先有返信心。」

工會:員工輪流放無薪假

林志忠指零售業所有類別生意均懸崖式下跌。
林志忠指零售業所有類別生意均懸崖式下跌。

香港百貨、商業僱員總會會務總幹事林志忠表示,自6月開始零售業情況一直惡化,由最初尖沙咀、銅鑼灣、金鐘等熱門示威地區,蔓延至荃灣、元朗等普通屋邨及鐵路沿線,所有類別的零售店均無一倖免,生意直線向下:「有會員反映,10點鐘開舖,中午老闆就打嚟話出面開始遊行示威,叫佢落閘,變成成日都無生意,個會員就得返底薪,6月至今起碼試過4、5次。」

他指,零售業今年年初已開始下跌,不少店舖已提早減價促銷,但面對經濟懸崖式下跌,高消費的奢侈品包括珠寶首飾、貴價電器等銷情大減:「一般內需又唔係咁好,加上旅遊警示令遊客唔嚟,雙重打擊之下,生意額真係差咗好多。」而僱主為縮減皮費,兼職工首當其衝被停工,而全職員工則被要求輪住放無薪假,部分公司亦開始在後勤部門精簡人手,工會接獲有關勞工權益查詢亦增加:「通常佢哋係離職後老闆計少咗先搵工會商量追討,因為佢哋始終覺得有份工好過無。」

示威蔓延前景堪憂

面對「十一黃金周」及聖誕節的零售業高峰期將至,林志忠認為,今次社會事件若一直發酵下去,零售業根本看不到前景,更預期失業率亦會上升:「第一外圍經濟仲係差緊,第二呢班人咁樣落去,係沒完沒了,仲有惡化跡象,而家唔止控制唔到,仲好似有蔓延趨勢,佢哋睇唔到個前景,覺得仲差咗。」

工會希望僱主不要輕易裁員,建議利用這段時間培訓員工,另建議政府設立失業救濟金協助失業工友,旅發局加強海外宣傳吸引旅客來港:「旅遊業真係好緊要,除咗零售、飲食、酒店等每一行都有影響,環環相扣。」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