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通社)
(中通社)

立法會建制派與反對派5月16日就修訂《逃犯條例》舉行會談,但會議僅約20分鐘就結束,建制派形容會面為一場「公關騷」,反對派拋出的條件不能接受,亦看不到對方有誠意。這場由反對派挑起的會談,最大的看點並不在建制派,而在反對派的表現,由涂謹申抛出「三方會談」,到毛孟靜聲稱可以接受建制派當法案委員會主席,到最後反對派只是立場表述,雙方會面變成無事可談,反對派的這些變化,反映出內部的微妙關係,而由此又可推測出事件發展的大致走勢。

涂謹申在法案委員會舉行了4次會議仍未能完成選舉委員會主席的程序之後,突然提出願意與政府、建制舉行「三方會議」,化解這次政治風波。從政治鬥爭的角度來看,涂謹申的這一招,確實老謀深算,因為經過了法案委員會的鬧劇之後,反對派其實已無招可出。如果建制派真的採納了曾鈺成的建議,將修訂案直上立法會大會,反對派繼續霸佔法案委員會,已沒有多大意義,而直接到立法會大會搗亂,又未必能得到多大的好處。因而,反對派如果想要繼續拖延,最好的辦法仍然是在法案委員會的階段,盡力「拉布」,拖延阻撓。

涂謹申提出「三方會談」,是讓反對派可以挾此前成功破壞法案委員會選主席之勢,繼續採取主動,讓修訂《逃犯條例》繼續在法案委員會的層面討論,令反對派有更多的花招可以在委員會討論的階段去拉布。所以,毛孟靜才會在涂謹申提出「三方會談」之後,表明可以接受由建制派當法案委員會主席。

不過,涂謹申、毛孟靜的這些做法,卻引起反對派陣營的激進和本土派的强烈反對,依照激進和本土派的思路,反對派應該繼續將大鬧法案委員會的破壞持續下去,霸佔了法案委員會之後,進而要霸佔立法會大會,直至政府撤回修例。而涂謹申的「三方會談」,以及毛孟靜的讓建制派出任法案委員會主席之說,在激進和本土派眼中,無疑是「投降」行為,讓過去幾個月的抗爭成果「一筆勾銷」。

從反對派陣營處理「三方會談」的整個過程可以見到,在這次反對修訂《逃犯條例》事件中,反對派表面上出現了過去難得一見的空前團結,但實際上內部的分歧和路線之爭仍然十分激烈。反對派之所以在前一階段的反修例抗爭中表現得空前團結,主要原因是傳統泛民政黨,想要借反修例的激進表演,修補與本土和激進派之間的分歧,希望借這次反修例事件,盡可能地吸納本土和激進派的選民,以利今年底及明年中的選舉。但傳統泛民的這些轉變只是表面上的轉變,只是一場演給本土和激進派看的政治騷,而並非實質上的轉變,所以,當遇到一些關鍵位時,兩者之間的分歧亦會凸顯出來。

從毛孟靜的轉口,反對派在與建制派會面的過程中的表現,由軟轉硬,由想談到無可談的轉變,可見反對派內部的分歧,本土和激進派對傳統泛民的猜疑和不信任感仍然十分深刻,傳統泛民為了不致再次走向分裂,以及出於選舉的政治考量,不得不再次走回強硬的路線,誓要政府撤回修例。但本土和激進派卻不會因為傳統泛民的轉變而重拾對傳統泛民的信任,可以說,雙方再度的分歧和分裂已經由這次「三方會談」確定下來。 從反對派在這次「三方會談」的細節變化中,已可見到反對派陣營內部的弱點,由此可以預見,反對派在這次反修例事件中的政治能量有限 ; 至於建制派可會把握時機,亂其陣腳,則拭目以待。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