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7日是端午節,按傳統習俗,許多市民愛在這一日游龍舟水,而康文署轄下的眾多政府公眾泳池亦在端午前後陸續開放。但是,康文署長期存在泳池救生員人手不足的問題,更加存在署方管理不周的情況,這些問題過往已經導致嚴重的人命事故,但康文署卻一直未能解決,輕則導致公眾泳池未能正常服務,市民失去康樂健體活動,重則涉及市民的安全,康文署如此怠慢,是嚴重失職,需整頓、追究瀆職責任!
40歲男泳客郭紹豪2016年在康文署轄下北葵涌賽馬會游泳池,一個水深1.8米的主池溺斃。死因庭於三年後的昨日(6月6日)裁定死於意外。死因裁判官指出,接納證人證供指,曾擅離崗位,甚至整段值更時段離開崗位;同時質疑,當時同一段時間內,多名職員有各種不適,只透過餐廳窗口監察池面的證供。裁判官指,當日有足夠救生員當值,而證供反映多人沒有遵守相關守則。
郭紹豪的個案雖然裁定死於意外,但卻揭露出康文署公眾泳池存在的許多問題,其中最大的問題是管理不善。當時三名當值救生員,不約而同「不適」、「有事」……,導致有人遇溺亦不知。這樣的管理如果不改善,香港公眾泳池的泳客安全又如何有保障?
死因庭雖裁定郭紹豪死於意外,但同時向康文署提出兩項建議,首先建議泳池主管需要確保每更有高級技工或助理康樂員監管救生員,並在合適處展示當日當值上級名字,上級亦應佩戴對講機,以便隨時聯絡救生員;另一建議是當救生員發現泳池面視野受影響時,應向上級報告,加強監察。
死因庭的這些建議,其實是間接地揭示出康文署泳池的管理不善。上級缺乏對下級的監督管理,下級則散漫無紀律,未能忠實履行職責。加強公眾泳池職員的內部管理,是康文署無法繞過的一個嚴重問題。
康文署長期存在的另一個問題是救生員嚴重人手不足,根據康文署的數字,目前有44個公眾游泳池、38個刊憲泳灘和5個水上活動中心會提供救生員服務,截至2019年4月1日,康文署共有 1,647 名全職救生員,包括174名高級救生員和 1,473 名救生員。而全港公務員救生員人數空缺人手為40名,季節性救生員人數空缺則為140名。
不過,香港政府拯溺員總工會主席鄧子安則預計全港欠缺555名救生員,比去年欠缺340名救生員更加嚴重,空缺率達27%,屆時全港泳灘和泳池都會有救生員不足的情況,因此即使泳池維修完成,亦料有泳池會局部關閉。
立法會議員麥美娟指出,公眾泳池救生員不足,以葵青區欠缺最多,致使青衣游泳池和葵盛游泳池因救生員人手不足,去年分別有162日及205日需要局部關閉,而荃景圍胡忠游泳池的情況最嚴重,共關閉210日。
康文署救生員人手不足已是一個長期存在的問題,但康文署年復一年地讓這種情況持續下去,不思考解決的辦法。問題長期存在,而康文署及民政事務局長期未能解決問題,主要的原因並非是這些問題有多複雜,解決問題的困難有多大,而是政府當局未能正視問題,未能以正確的負責任的態度正視問題。
換句話說,這是一種嚴重的懶政、失職的行為。公眾泳池管理不善,救生員人手長期不足,輕則導致部分泳池未能正常提供服務,令部分市民無法使用政府的公共設施,重則會發生危及人命的嚴重事件。政府部門對此漠不關心,聽之任之,實在令人氣憤。康文署及相關部門在這件事上嚴重失職,亟須整頓,追究責任,如有瀆職、失職的情況,須向市民有所交代。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