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通社)
(中通社)

立法會審議修訂《逃犯條例》的法案委員會出現「雙胞胎」鬧劇。法案委員會5月6日經書面表決,通過採納內會指引,撤銷涂謹申主持法案委員會的權力,由經民聯石禮謙取代 ; 與此同時,涂謹申則堅持自己主持的地位合法,自行召開一次只有反對派議員出席的會議,選出涂謹申為「主席」。反對派的所為,旨在阻止成立法案委員會,從而拖垮修例,是另一種方式的「拉布」,建制不應隨之起舞,可由內會解散目前的委員會,另組新的法案委員會,限時選出主席,盡快展開法案委員會討論。

修訂《逃犯條例》議程再次受到反對派的嚴重干擾,立法會秘書處依照立法會內務委員會5月4日會議的決定,向法案委員會成員發出書面通知,要求書面表決是否遵從內會的指引,改由石禮謙擔任會議主持,選出委員會主席。結果多數議員支持之下,秘書處確認為石禮謙任會議主持,並按石禮謙的決定,安排5月11日召開會議選委員會主席。

而涂謹申表明,已有超過一名委員反對以書面決定是否採納內會指引,故即使是選舉出來的主席都無權只以書面決定,立法會秘書處向委員發出書面通知,並沒有徵詢他作為會議主持人的意見,故並不合法。涂堅持自己主持地位的合法性,並按他原訂的會議時間和地點,繼續開會,結果開了一個只有反對派議員出席的會議,並選出涂謹申為法案委員會主席。這一會議被形容為無秘書處、無法律顧問、無錄影、無翻譯的「四無」會議。

建制派議員指出該次會議只是反對派議員的一次「議員聚會」,無合法地位,政府及立法會秘書處亦不承認會議的合法性。反對派議員則質疑立法會秘書處發出書面通知及書面表決不合法,石禮謙的主持身份不合法。5月11日,立法會將出現建制、泛民各自召開修訂《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的鬧劇。

反對派主演的這場鬧劇,雖然不獲政府、立法會秘書處和建制派的承認,但他們破壞立法會修訂《逃犯條例》的作用卻不容忽略,不論是首次、二次會議,涂謹申玩拉布拒不進入選舉主席的程序,還是另起爐灶,自選主席,其目的均為製造紛爭,阻止法案委員會成立。反對派接下來可能會繼續發酵建制、反對派互不承認對方的合法性,製造社會輿論,透過攻擊秘書處,阻止秘書處的正常運作,或以司法覆核,援引司法干預議會等方式,再配合社會運動,以更大的力度繼續阻止法案委員會的正常會議。在立法會內建制派議員佔絕對多數的情況下,反對派改用這種方式「拉布」,可能會比在委員會內,失去主持地位之後的「拉布」更為有效,建制派不得不防。

因此,建制派與其隨之起舞,繼續在「雙胞案」中召開法案委員會,繼續就各自的法案委員會的合法性展開無休止的爭拗,不如變招出擊。根據《議事規則》的內務守則,法案委員會是由內務委員會通過產生,內務委員會可決定是否解散法案委員會。既然現時的法案委員會出現「雙胞爭議」,倒不如由內會解散現時的委員會,另組新的法案委員會,同時,依據現時的法案委員出現的各種爭議,訂下委員會程序的指引,由內會表決通過法案委員會選主席的方式,要求委員會盡快進入有關修訂《逃犯條例》的討論。

現時的立法會組成,建制派議員佔多數,建制派應該充分發揮這一絕對優勢,採取主動,堵截反對派在議會內,以及議會外各種方式的「拉布」,讓修訂《逃犯條例》盡快進入法定的程序。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