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病毒全球流行之勢進一步擴大,美國3月18日的半日之內急增2300多宗確診病例,總數已過萬。美國正面對着一次重大危機,總統特朗普卻在這個時候挑起「口水戰」,將新冠病毒,改為「中國病毒」。特朗普企圖以挑起對中國的仇視,化解他自身的政治危機。而香港也有一批人同樣熱衷此道,炒作「武漢肺炎」及疫病源自「中國劣質文化」論等。切勿將這些爭論只視為無關大局的「口水戰」,實則正是香港眾多深層次問題的根源所在。疫病須防,「仇中」的政治疫病同樣也要防。

美國政府在這次防疫抗疫之戰中,疏於防患,掉以輕心,過度小看了疫病的危害性,以致於疫病在美國迅速擴散,目前已有超過萬宗確診個案。而且,由於美國的病毒測試滯後,疫病的信息是否完全公開亦未得知,真實的情況可能比公開的數字更為嚴重。

而在這樣的關鍵時刻,特朗普卻有意地挑起了疫病命名的「口水戰」,他不跟從世衞組織的命名,將新冠病毒說成是「中國病毒」,19日在白宮出席疫情記者會時,被《華盛頓郵報》攝影記者拍到其講稿上Corona Virus(新冠病毒)一詞被墨水刪走,並改寫成Chinese Virus(中國病毒)。

特朗普的這作為,並不只是一次簡單的「口水戰」,事實上,美國在這場疫病之中,正面臨着十分嚴重的內部危機。一方面是疫病對美國國民的身體健康和生命安全帶來的危機,由於各種防疫措施的不足,以及美國國民至今仍然不太願意戴口罩,不注意個人防疫,令疫病的擴散難以受到控制。同時,美國亦面臨着醫療物資短缺,特朗普18日宣布,他將啟用《國防生產法》(The Defense Production Act),生產應對疫情的重要醫療物資,同時宣布自己為「戰時總統」。

另一方面,美國也正面臨着經濟受到重創的巨大危機,美國的股市連日暴跌,反映出當地人對經濟前景的擔憂,美國政府雖然不斷出招,但似乎仍未能扭轉趨勢,化解危機。

在這樣的情況下,特朗普本人及美國政府必然要遭受巨大的政治壓力,以「中國病毒」之名,挑起的不僅是命名的口水戰,更加是引導美國國民將疫病帶來的惶恐、不安和不滿的情緒,轉移至中國,以此紓緩特朗普的政治壓力。美國的一項民調顯示,有三成美國人認為中國須為美國因疫病帶來的損失「埋單」。

特朗普借疫病命名轉移政治壓力,而香港也有一些人,熱衷於這場「口水戰」,有意地將疫病說成是「武漢肺炎」、「中國病毒」。港大傳染病學者袁國勇,日前在明報發表一篇與龍振邦聯名的文章,指病毒緣起武漢,源於中國的劣質文化,在香港引起一場風波。袁國勇雖然事後撤回該篇文章,但從他接受訪問的公開表述看,他並沒有真正認識到文章的問題所在。而香港的反對派則將撤文事件,說成是「政治打壓」。

從袁國勇一直強調的科學的角度看,事實是疫病的源頭尚未有定論,不論是將疫病說成是「武漢病毒」還是「美軍病毒」,都缺乏科學證據。現時最佳的處理手法,就是依照世衞的命名,免生歧義。而將疫病說成是源自「中國的劣質文化」,只能說是惡意地侮辱中國,是骨子裏崇洋媚外的一種表現。

袁國勇的文章其實並非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也不是一時的手民之誤,透過這件事反映出的,正是香港眾多深層次矛盾的根源。不只是袁國勇,惡意地炒作疫病名稱,借疫病污名化中國,挑撥香港與內地關係的大有人在。這類言行的根源,其實就是未能正確看待自己的國家和民族。當然,其中有一些人,刻意地挑起這些「口水戰」,還有政治上的圖謀,就是想借機分化社會,意圖以「仇中」情緒在9月的立法會選舉撈取一些政治上的好處。

香港在這場疫病中,需要解決的問題也不僅僅是疫病,如果不能處理好如何正確看待自己的國家,如何正確看待自己的民族和文化的問題,香港難以走上正軌。因此,特區政府不能輕視因疫病引發的「仇中」情緒的擴散,必須正視這個問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