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多月來,香港社會對『於2019年11月24日當選的第6屆「高」質素的反對派新議員』摇首嘆息。傳說中的「偷窺癡漢」、「道友」、「弱能人士」等等,紛紛中選!不少人高聲疾呼,政府應該為議員的參選資格設門檻。

​區議會選舉已塵埃落地,新一屆立法會選舉亦即將啓動。其實,就算是堂堂立法會議員的參選資格也不外乎三大項︰滿21歲、具選民身份並沒有因違法而喪失資格以及「通常居住」。換句話說,掌握管治香港的三大權力之一的「立法會」也沒有就其議員的能力提出任何的要求。但凡侯選議員有心,便能報名參選。除了極個別由於未能真誠擁護《基本法》遭選舉主任DQ被拒之門外,大多數人皆順利入閘。然而,該人是否具備閱看並理解政府文案的能力、是否具備就民生工程進行細緻分析研究能力,是否具備帶領香港向前走的前瞻力……皆不得而知。而事實經已證明,議事堂中坐着的不少是一群不務正業的代議士。

​古人云︰「君子動口,不動手」,告誡世人應以理服人,不應動武。今日搞事議員非君子也!自始於2008年黃毓民向時任特首曾蔭權「掟蕉」,激進泛民議員動輒投擲示威物品、更作出在官員面前撒「陰司紙」與「溪錢」等驚人之舉、甚至不時發生肢體衝突,埋身肉搏。動手之餘,口不饒人,把街頭吵架文化帶上了議會。吵嚷、叫囂、辱罵、恐嚇,粗口更成常態,以致立會實時直播需貼上「兒童不宜」的標籤。香港納稅人正以萬金供養着一群阻礙政府施政之徒!

​議會之出現本是為了聚賢、理性而平和地商討眾人之事。如今,議會變質了。議會文化漸行漸惡劣,議會莊嚴不再!社會問題無法如實地反映在議會上,得不到關注,更別提予以解決了。

​香港政壇怪象源出多因。其中一個原因是,經英國百多年殖民,香港表面地抄襲了英國議會制度。然而,欠缺雄厚的歷史與政治背景之下,在香港成長的議會文化與英國議會文化可謂「形似而神離」。

​話說,被稱為「議會之母」的英國議會已有700多年的歷史。在英國,立法職權包括立法、監督政府與財政監督。此外,議員對政府提出質詢、政策進行辯論、批准條約與下議院對政府提出不信任案。簡單來說,香港立會與英國立會是相似的。眾人皆知,英國下議院議場第一排地板畫有紅線,任何人都不能隨意跨越。議員們意見不合之時,只以「楚河漢界」為限,各據一方叫囂、互相嘲笑,不敢逾越。再有,位於泰唔士河畔的大笨鐘內設「牢房」,用以關起不受控、違反守則的議員,給予反省冷靜時間,以防止立法會誤入歧途。

​如今的香港議會已泥濘深陷,不能自拔。回望2016年本屆立法會就職典禮上,搞事議員使盡奇招,或為「誓詞」加料、或展示「道具」、或「龜速閱讀」……其後,法庭判決起正本清源之效,沒有依法完成宣誓者喪失就職的資格,還議會就職儀式之莊嚴。

​香港禍福繫於在權人之手,無論是行政、立法還是司法部門的在位人皆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其中,議會運作急需正本清源,應加強議會秩序管理,無論是經由罰款,還是行使其他權力,力求止暴制亂,使議會重回軌道,並回復社會秩序。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