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陣發起6月9日遊行,反對政府修訂《逃犯條例》。遊行之前,社會氣氛凝重而怪異,謠言滿天飛,事件已經極端政治化。這次遊行已經不是單純的意見表達,而成為一場欲推翻特區政府的政治事件,甚至已經超越了香港的範圍,成為中美角力背景之下的一枚棋子。香港市民須小心看待這次政治行動,莫為人所利用,莫受謠言煽惑,搞亂香港,最終受害的仍然是香港自身,以及七百萬香港市民。
遊行之前,反對派情緒高漲,在互聯網及社會上發起極為廣泛的社會動員,散布大量的謠言,有人更以誇張、失實的言論煽惑市民,尤其是挑動青少年學生參與其中,欲催谷遊行人數,令遊行行動,由表達意見變質為政治較量的行動。
遊行尚未舉行,一些人表現異常,情緒亢奮,已經不斷從旁叫囂、鼓吹要將遊行升級。所謂的「升級」,就是要將和平的遊行,變成更具政治傷害力的群體事件。網絡上亦流傳出,一向主張「港獨」的組織「學生動源」計劃製作燃燒彈,該組織的負責人鍾翰林雖然否認製作燃燒彈的傳聞,但已承認購買了手套、眼罩、口罩等物資。一次和平的遊行,不會需要使用手套、眼罩、口罩等物資,尤其在炎熱的夏季,更加不適宜佩戴這些物資,到底鍾翰林及「學生動源」意欲何為?實在耐人尋味。
6月7日,香港罕有地接連發生兩宗汽油彈襲警案,警方已迅速破案,拘捕涉案的嫌疑人士,並已證明案件與6月9日的遊行無直接關連。然而在案情未明之前,社會上已經迅速將事件政治化,直接連繫上6月9日的遊行,社會上出現許多陰謀論,以及各種政治化的揣測。
這一現象比汽油彈襲警事件更值得市民大眾注意,反映出社會已經處於十分緊張的政治對立狀態,稍有風吹草動,立即引發各種聯想,如果6月9日遊行期間,出現一些異常情況,很可能會立即引發重大的事件,情況令人擔憂。現時的社會氣氛,就像是澆滿了汽油的乾草,只要有一點火屑,就可能引燃整個香港,後果不堪設想。如果有人利用了這種異常的社會氣氛,故意挑起事端,向乾柴堆擲下火種,那對香港造成的傷害將是災難性的。
冷靜地觀察,香港社會之所以出現目前這樣的情況,修訂《逃犯條例》可能只是引發事件的最後一根稻草,事件的起因還有更複雜的社會背景,以及國際因素。
最大的背景是,美國正在向中國發起全面的攻擊和圍堵,先是中美兩國間出現貿易摩擦,然後人們發現美國在中美兩國進行貿易談判的同時,正在加緊進行對中國科技企業的全球圍堵,再看深一層,美國還在台灣問題、人權問題,以及香港事務等多方面,向中國發起攻擊。圍堵和打壓中國,似乎已經成為美國的主要政策方向。
香港是中國的特別行政區,在中國對外開放,對內改革的進程中,香港具有十分重要及不可替代的作用。正因為此,香港也成為美國打壓中國的一枚棋子,美國近期連番插手香港事務,慫恿香港的反對派挑釁政府,挑撥社會矛盾,製造事端。修訂《逃犯條例》正是美國及香港反對派視為搞事的好機會。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香港市民更應該冷靜思考,怎樣做才是對香港負責任的做法?怎樣做才不會讓香港受到無可挽回的損失?美國搞亂香港打壓中國,他們不會考慮香港的利益,更不會考慮香港市民的福祉,他們想的只有自己的利益。附庸在美國大棒之下的香港反對派,滿懷着借美國外力,在亂中取得他們自己政治利益的幻想,變得興奮異常,無所不用其極,其實最終只是為人所利用而已,害人傷己。
香港市民應該冷靜思考,香港自己的事情,應該由自己處理。在美國發起對中國的全面圍堵和攻擊的背景下,香港市民更不應該為人所利用,做出損害香港,損害市民自身利益的事情。遊行請願是受《基本法》保障的合法權力,香港市民須確保這一權利可以在和平、合法的情況下進行,理性表達意見,莫讓人所利用,將遊行變異為群體性事件,甚至導致社會動亂。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