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醫務委員會執照醫生協會今(5)日發表有關香港特別行政區公營醫療機構醫生人手短缺問題的立場公開信,要求在現行的香港醫生註冊條例中已有條文規定,容許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香港衛生署和香港醫院管理局根據需要,以有限度註冊形式聘請境外醫生在其機構工作,滿足機構各種需求,但反對讓英聯邦國家畢業的醫生免試無條件地在香港行醫。

公立醫院醫生人手短缺,工作壓力大。(黃冠華攝)
公立醫院醫生人手短缺,工作壓力大。(黃冠華攝)

公開信指出,自2011年起,香港醫院管理局以有限度註冊形式聘請境外醫生在其臨床部門工作,惟現時香港醫院管理局的聘用條件只接受英聯邦國家受訓境外醫生的申請,其他地區畢業的境外醫生只能望門興嘆。香港公營醫院醫護人手本來捉襟見肘,踏入2019年,香港再次面對流感肆虐,公營醫院醫護前綫人員再百上加斤。此刻,一些人士借機提出復辟殖民地制度,讓英聯邦國家畢業的醫生免試無條件地在香港行醫。

公開信續指,須知英聯邦成員多達五十三個國家,其中百分之九十都是相對貧困落後的國家,其醫療水平與本港相距甚遠,這是一種不負責任,不顧香港市民健康利益的提議。部份人士聲稱任由海外某些地方或某些醫學院畢業的醫生免試在香港行醫,繞過所有認證、考試和評估等監察程序,對本地培訓的醫科學生及境外其他地方畢業的醫生有欠公允。

香港醫務委員會執照醫生協會建議,香港現行的醫生執業考試是衡量境外畢業醫生是否達到在香港行醫應有的水準的唯一標準,所有希望在香港以完全註冊形式行醫的醫生都必須通過執業考試和適當的評估後才可獲得此資格,反對以任何借口繞過執業考試和評估,以完全註冊形式在香港執業行醫。

該會建議醫管局檢討現時有限度註冊的聘用條件,讓世界各地包括中國大陸擁有相等資歷的醫生有機會以有限度註冊形式在醫管局屬下醫院工作,以舒緩前線醫護工作人員的工作壓力。

對那些在醫管局以有限度註冊形式工作,而在工作期間通過香港醫務委員會執業試的醫生,局方和部門可考慮給予他們培訓的職位。因他們在工作期間受到工作部門的監督和得到團隊資深醫生的督導和評估,可考慮免除以有限度形式在醫管局工作達五年或以上並通過香港醫務委員會執業試的醫生一年的實習和評估。

香港醫務委員會執照醫生協會的會員全都是通過香港嚴謹的醫生執業考試和實習後在香港行醫,執照醫生畢業於中國大陸、中國台灣、菲律賓、韓國、澳洲以及其他地區包括歐美等地的醫學院校,他們的專業水準都不低於本地畢業的醫生。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