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亂世之中,尚有勇氣向當權者道出真話的人不多,麥美娟是其中一個。
一條《逃犯條例》讓香港社會陷入一片紛亂,同時令這位在工聯會打滾廿多年後,
因緣際遇下晉身立法會的「烈女」,在一夜之間人氣急升。早前政界瘋傳麥美娟向特首林鄭月娥「爆粗」,她否認那些是事實的全部,但也沒說完全是假的。
不過她強調,自己是憑良心說話:「這個時候,每個人都應該是講真話的時候,
再客客氣氣、轉彎抹角,真係唔好啦,留待太平盛世時你去錦上添花吧!」

文:潘翠華 圖:陳家榮、黃冠華

六月十五日下午,林鄭月娥在一片反對之聲中「跪低」,宣布暫緩修訂《逃犯條例》。

未幾,一段疑似金融服務界立法會議員張華峰與監警會主席梁定邦的對話,疑因二人忘記熄咪而意外流出,內容提及「有個女仔」在禮賓府內以「X你老X」等粗言責罵林鄭月娥,之後更直接點名主角正是「那個工聯會的麥美娟」,又指「她將所有政治押在這一鋪,肯定無得選啦。」

6月15日,林鄭月娥宣布暫緩修訂逃犯條例。
6月15日,林鄭月娥宣布暫緩修訂逃犯條例。

麥美娟坦言,想香港好,一定要憑良心、講真心話。
麥美娟坦言,想香港好,一定要憑良心、講真心話。

流行曲一句:「烈女不怕死,但憑傲氣,絕沒有必要呵你似歌姬」,仿如麥美娟的寫照。

事隔個多月,記者向當事人求證,麥美娟說得老實:「我不會講閉門會議的內容,不過我相信在這個時候,有些人客客氣氣講些說話,就不必了,如果想政府改過、想香港好,就一定要講真話。」原來激動背後,是苦口婆心。

那麼張華峰所講的又是否「真話」?

「我只能說給大家聽,網上所講的信唔晒,真係信唔晒。但有一件事很肯定,我的確有說給政府聽,她有甚麼做錯,有些甚麼不足。」

她慶幸,身邊朋友和街坊都沒有因此而「割蓆」:「不過就多了很多網民對我人身攻擊囉,看了真的會影響心情,我都叫自己不要take it serious(認真),只是辛苦我的同事要mon(監察)住。」

烈女,是在亂世中煉成

烈女當日之所以「烈」,是因為她替政府不值,努力工作卻得不到回報。麥美娟認為,這一屆政府的最大問題是「閉門造車」,最後「把錯脈」,例子不勝枚舉。

「譬如三隧分流這方案,政府是真的想解決隧道擠塞問題,他們真的在做事,不過做的過程無人知。直到某天,她忽然打開門,告訴大家有這麼一個方案,經過幾個月的努力才想出來的方案,原來社會不接受。明日大嶼都是這個情況,你自己關在房裏,以為諗到一些好正的主意,一打開門會得到掌聲,這樣就錯了。」

又如《逃犯條例》一役,個多月來整個政府像躲進了防空洞一樣,停止運作,連民生也放一邊:「我明白政府的憂慮,現在這樣的社會氣氛,加上早前發生的衝突事件,警方已經疲於奔命,特首一公開露面又要安排大量警力,結果可能又加重警員負擔。」

解說工作不是不足,是零

但避一時、避不到一世。麥美娟說:「你遲早一日都要面對公眾,不能夠永遠躲在自己的辦公室工作。市民都很期望政府走出來,帶大家回到以前的香港,大家走在街上不用怕的香港。如果特首不出席公開場合,就想其他方法吧,總有方法可以面向公眾。」

這段期間,麥美娟仍密切地跟不同官員會面,商討民生議題。她覺得,政府的解說宣傳工作不是不足,而是「零」。

「跟官員談到豬肉貴的問題時,我都提了很多次,市民買餸真的貴了很多,你要解說給別人聽,為何豬肉的供應少了,為何豬價貴了這麼多。亦有很多市民問,喂,豬不一定要在內地來,可以從別的地方入。但我們提出來,政府認為有些技術問題做不到,況且價格可能不降反升。這些就要解釋,你要知道市民的疑問是甚麼,然後去解釋。」

麥美娟說,就是豬肉價格
為何不能降低,政府也應
向市民解釋。
麥美娟說,就是豬肉價格 為何不能降低,政府也應 向市民解釋。

掌握民意機制失敗

另一樣令麥美娟痛心疾首的,是政府掌握民意機制出了問題:「我問過幾次局長,人家(反對派)不斷出『懶人包』,可以用20個字就講到一個歪理出來,我們又可否用30個字說一個道理出來?但他們好像沒有想過要做。」

整個修例過程,政府掌握不到民情,鋪排解說不足,以致「壽終正寢」,萬劫不復。麥美娟也痛心,The bill is dead,連建制派的議席一同陪葬。她坦言已打定輸數,建制派會損失三成選票,但仍替工會一班生力軍不值:「這班年輕的兄弟姊妹都很勤力很搏命,卻遇上這場不容易打的仗,我要協助他們解決困難。我很希望她們全部都有機會發展,工會要承傳。」

政府勤力建制派更難做

從來,做反對派都很易,做建制派很難。麥美娟坦言,特別是面對努力做事的政府,做建制派更難。

「初時有人問我,兩個做特首,曾俊華和林鄭月娥,應該選哪一個?我說,做議員來講,好做就當然係(選)曾俊華啦,大家都知道,他是比較『無為而治』,到時你鬧政府不做事就好了。而一個想做事又勤力的政府,每天都提一些新建議出來,我們就要經常去回應。」

無奈社會上始終有一種偏見,認為建制派必然盲目撐政府,即使建制派再怎麼努力,也只是一顆橡皮圖章。

支持明日大嶼,並非因林鄭

說到此,麥美娟的火又燃燒起來:「老老實實,我們是有理性分析、思考過的!說回三隧分流,就是我們分析過覺得不可行,便不支持。明日大嶼,不是因為提出來的人叫林鄭月娥我才支持,而是我真的覺得,土地發展在香港真的很重要,沒有land reserve(土地儲備),我們不能解決房屋問題。但我們只是討論做的時候不要超支,用一些環保的方法。」

工聯會的人,好像都比較敢言,但同時也很「惹火」。工聯會會長吳秋北罵法官做「老好人」放生黃絲罪犯;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陸頌雄教人用手機程式打小人,對象是美國駐港總領事唐偉康;工聯會前立法會議員王國興常常自製道具批評反對派拉布,他說的「日以繼夜、夜以繼日」更成為了議會「金句」;現在還出了麥美娟這位新進「烈女」。

工聯會傳統:直腸直肚

麥美娟不忙替工會自我推銷:「這是我們的優良傳統,我們方針是支持、合作、批評、監督。陸頌雄經常說,我們要批評與自我批評,要反省自己做得好不好。很多人對我們有誤解,覺得工會很老套,很多老人家,但其實我們開會都很坦誠很open(開放),有時批評很尖銳,有嗰句講嗰句,我們也有很多後生仔女。」

受修例風波影響,政府的施政停滯不前。麥美娟很擔心,爭取勞工權益之路,將會雪上加霜。「以往我們要爭取已不易,修例風波後政府會否變得畏首畏尾,很多事不敢做,或者要安全系數很高才肯做?」

工聯會的成員都較為敢言。
工聯會的成員都較為敢言。

取消強積金對沖不能拖

所以在「出事」之後,她向政府提出的第一個要求,就是取消強積金對沖:「我話,你唔好縮呀,這個對外判工種如清潔工、保安的影響很大。退休強積金沒了一大截,嚴重影響退休生活。政府現在已推出了一個方案並在做最後落實工作,之後就會草擬法例並交上立法會,希望能早日通過。」

但即使上到立法會又如何?遇上反對派「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地拉布,真的能過到嗎?「我希望所有議員都支持,不應該因為政見問題而諸多阻撓,應為市民的生活着想。」

改善勞工政策解民怨

「其實還有很多勞工政策需要改善。你看香港的GDP在過去幾年一直升,但為何基層市民不覺得生活有改善?我們的工資增長得很緩慢。」麥美娟憶述自己大學畢業後第一份工,是在一間非政府機構裏面工作,當時月薪是10,500港元:「兩年多前,家中有個大學畢業生進了一間銀行工作,人工是12,000多元,還要沒有雙糧。」

「畢業大學生,月薪萬二,車費和三餐都去了一半,還未計算家用,如何能儲錢呢?」更遑論買樓、結婚、生仔。現在的年輕人看不見將來,難怪怨氣這麼重。如果能改善勞工政策,相信不但能紓解一路以來積壓的民怨,亦能留住本地人才。

14647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