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屆區議會選舉多名重量級議員落馬,逾二百名名不經傳的「政治素人」冒起。在油尖旺區佐敦南勝出的陳梓維是其中一個,比不上對手葉傲冬來自政治世家兼有高學歷,陳梓維在深圳出世、來自單親家庭、曾做跨境學童、會考零分、讀毅進「肥佬」,現在租住一間劏房。

在接受訪問的時候,說得最多的就是「Er……Er……」,結結巴巴,一臉害羞,難掩27歲的青澀與幼嫩。究竟怎麼樣的人才能成為一個區議員?讓陳梓維親身話你聽。

文:郭延桐 圖:黃冠華

陳梓維在新一屆區議會選舉取得1,516票,以65票微贏了民建聯副秘書長、任職佐敦南區議員11年的葉國謙之姪葉傲冬。對比於葉傲冬的競選文宣,照片西裝筆挺、政綱打印工整。陳梓維因不懂Photoshop軟件,而用手寫政綱,甚至沒有閒錢置裝,穿波衫照片更引起網路熱議,登上Google香港「熱爆本地話題人物」榜單。採訪當日,亦即區選後幾星期,陳梓維的形象已經有明顯改變,他以一身白色乾淨襯衫前來,笑稱:「都要見人的。」

在油尖旺區佐敦南勝出的陳梓維
在油尖旺區佐敦南勝出的陳梓維

葉傲冬落敗。
葉傲冬落敗。

陳梓維明明居住佐敦西,卻突襲佐敦南,他承認是「白撞」去參選:「佐敦西有同路人,就去佐敦南,無乜特別原因,無專程去了解(對手是甚麼人)。」他自認無人脈、無財力、無學歷,亦從來沒有想過這場區選會贏,他坦言:「今次明顯係立場投票。」

被問及有沒有信心做好區議員的工作時,他就很坦白:「我從來都是講一句,我會盡力去做。但你話做得幾多,我真的答你不到。」

深圳出世 曾做跨境學童

手寫政綱爆紅。
手寫政綱爆紅。

陳梓維1992年深圳出世,媒體均報道他來自廣東韶關:「原來我阿媽話,我是在深圳出世的。」說完笑了幾聲。他繼續解釋:「我經常都搞錯,以為深圳同韶關應該差不多,都是大陸,無乜分別。」隨後又發出一陣憨直的笑聲。

陳梓維一直到4歲,才來港讀幼稚園,與父親同住青衣長青邨。小學時父母離異,三年級時跟隨媽媽搬回內地,自此兩母子雙依為命,他更從青衣轉到上水求學,中港兩邊走做跨境學童:「我慶幸做跨境學童的時候,是在上水讀書,咁……Er……你話有乜辛苦,其實最辛苦都是早起身過關返學,其他都無話乜特別(辛苦)」。

媽媽藍絲 家中不講政治

陳梓維認為「新移民都可以爭取民主」。(圖片來自他fb)
陳梓維認為「新移民都可以爭取民主」。(圖片來自他fb)

記者問及陳梓維和媽媽目前的關係如何時,他坦承「同屋企人關係一般」,「不會話乜特別開心或者特別不開心,都是平常家庭咁樣過」。他承認媽媽是藍絲、看TVB:「我很少在屋企講政治嘢。」若媽媽發表政見言論:「我通常都是哦一聲。」

對出生地的感受,他形容「大陸很少講政治話題,香港是一個言論開放社會」,他補充:「即感覺上,大陸只是為了生活,香港會是為了……Er……自由民主社會囉。」作為一個新移民,陳梓維認為「新移民都可以爭取民主」,自己在香港已經住了二十多年,「大家都是香港人,大家不用分得咁清楚」。

不介懷毅進仔身份 「最多叫警察POPO」

陳梓維求學路途曲折,覺得學歷不重要。(圖片來自他fb)
陳梓維求學路途曲折,覺得學歷不重要。(圖片來自他fb)

陳梓維求學路途曲折,完成在上水的小學之後,他到了青衣一間中學讀至中三,後來遇上「不愉快事件」中途轉到東涌另一中學。他當年是末代會考生,因為無心向學成績全部零雞蛋。之後他修讀毅進文憑課程,亦全科「肥佬」。現時不少人嘲笑警察是「毅進仔」 ,他沒有特別介懷:「我又無乜所謂,他們笑,我又無乜(所謂),我又不會叫(警察)毅進仔,我最多叫POPO。」

被問及學歷是否與品德成正比時,他這樣說:「其實我自己覺得無乜所謂,學歷呢樣嘢,總之做到嘢,幫到手就得。」 說完他又再一次強調:「我其實覺得,學歷呢樣嘢真的不重要。」

英文有限公司 服務南亞族裔

事實上,陳梓維在未決定參選時,已經表達出對南亞少數族裔弱勢群體的關心。參選後,他手寫政綱的五大方向裏面,其中一項就是關顧弱勢社群。話說上一年母親節,陳梓維就以「義工性質,自己貼錢」,在公園仔召集了一群小朋友,為母親設計心意卡附送康乃馨,表達孝心。

他本來想通過小朋友「了解一下街坊有乜需要」,最後失敗告終,皆因當時他未能夠與小朋友的家長有很好的溝通:「礙於她們(南亞少數族裔家長)很多時都講英文為主,我英文都是有限公司,所以通常都是身體語言,他們明就明,不明我都無辦法解釋到。」

至於未來四年的社區工作,陳梓維坦言,會繼續關注南亞少數族裔人士議題:「議題會關注,但是主力會做的,都會交給議助去做溝通上的事。」問及如何衝破英文障礙令議員生涯更易走,他形容:「咁真係要靠死讀書啦,呢樣嘢,無得搞的其實。」

承諾會幫求助人士 「香港人都是弱勢群體」

陳梓維身上有太多標籤,常常遭人評頭品足。早前他facebook官方專頁上,刊登了他女友的照片,就惹來大批網民揶揄「神經俠女」。事實上這樣的事情並不少見,之前網上更瘋傳他一段內容無頭無尾、口窒窒的直播片,被大批網民揶揄他是「庇護工場弱智人士」 。陳梓維說:「我其實都無乜點樣理會,由得他講咯,我都唔care呢啲。」

他坦言,未來無論對待南亞少數族裔人士、新移民、跨境學童、香港人,都會一視同仁。他承諾,「基本上,你上來我辦事處的話,我一律都會幫」;「如果有資源、有地方的話,就一定會幫」;「總之有需要用得着我的,我就盡力去幫,幫得到就幫」。最後他又補充說:「香港人都是弱勢群體,因為最有錢嗰班佔香港的10%,其餘的你都要幫手。」

有計劃搞盤菜宴 「最緊要街坊開心」

陳梓維2020年1月1日正式成為區議員,自言上任後第一步是向食物環境衞生署爭取通宵倒垃圾。原來他發現,不少佐敦的食肆營業到深夜十二點後,垃圾堆在門口,食環署那時已經沒有街道清潔服務,導致老鼠、曱甴出現,嚴重的程度已經去到「老鼠唔驚人,走入商店咬爛晒啲電線」。問他處理這事有甚麽進展時,他坦言:「到目前為止,其實都在留意哪幾間店舖,經常性夜晚十二點之後,仍然有擺垃圾出來,之後我會跟食環署商討。」

除了街道潔淨服務,陳梓維說:「社區內違例泊車情況嚴重,因為10個(街坊)中都有6至7個反映呢個問題,跟住又係咁插上一手區議員唔做嘢。」陳梓維說上任後會和警方商量一下,可不可以加強執法,甚至要找出違泊的根本原因:「是不夠停車場呢,還是貪方便泊在樓下?」

對於有街坊要求過時過節搞一些聯誼活動,陳梓維就說:「(蛇齋餅粽)都會做,但我當然無上一手搞得咁大啦,都會搞下。」他有計劃農曆年搞盤菜宴:「幾圍枱,自己掏荷包啦,最緊要街坊開心。」

24765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