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改革】(1)終院推翻黎智英保釋 確立國安法高門檻 法律界稱許:判詞首見「一國兩制」意念

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及涉欺詐罪的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去年12月一度獲高院法官李運騰批准保釋回家,律政司上訴到終審法院。終院本月(2月)9日頒下判詞,裁定律政司上訴得直,黎智英須還押候審。有法律界人士指出,這份判詞釐清了《港區國安法》的保釋門檻較高,與《普通法》有明顯差異,判決對下級法院具有約束力,將成為日後法庭處理《港區國安法》疑犯保釋申請的案例。

有退休法官分析,這是自香港回歸以來最具「一國兩制」意念的一份判詞,罕有地明確肯定了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權力,更表明希望拉近與內地法律上的差異,顯示終院首席法官張舉能新上場後,或有望為本港司法界帶來一番新氣象。

文:潘翠華

官司纏身的黎智英,所犯的其中兩宗案件涉嫌觸犯《港區國安法》及欺詐,將於4月16日開審。他原本被裁判法院法官蘇惠德拒絕保釋申請,黎智英上訴至高等法院。去年12月23日,高院法官李運騰批准黎以現金1,000萬港元及多項保釋條件外出,引起社會爭議。

黎智英被終院推翻保釋裁決,須即時還押。(中通社)
黎智英被終院推翻保釋裁決,須即時還押。(中通社)

張舉能等5名終院法官處理

投訴法官行為諮詢委員會由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張舉能擔任委員會主席
投訴法官行為諮詢委員會由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張舉能擔任委員會主席

律政司其後就黎的保釋上訴到終審法院,獲終院批准。此案於今年2月1日開審,由指定《國安法》法官的首席法官張舉能、終審法院常任法官霍兆剛、李義,非常任法官陳兆愷及司徒敬共5名法官處理。庭上,律政司要求法庭釐清《港區國安法》第42(2)條中有關保釋條件的意思,並裁定法官李運騰的判決是否出錯。

案件押後至2月9日宣判。終院判決書指出,原審法官錯誤詮釋《港區國安法》第42(2)條,誤解新門檻要求的性質和效力,與《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9G條所列的酌情考慮混為一談。終院裁定律政司上訴得直,並推翻李官的決定,黎智英須即時還押至赤柱監獄候審。

黃汝榮:確立全國人大常委會權力地位

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完善香港選舉制度。
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完善香港選舉制度。

退休法官黃汝榮認為,終院今次頒下的判詞,是近年來寫得最好,最具「一國兩制」意念的判詞,實屬罕有。

「判詞在不同段落中,都確立了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權力和地位,特別是透過《基本法》引入《國安法》在港執行,香港法院沒有凌駕性。」黃汝榮認為這是很大進步,因過往終審庭涉及一些牽連到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時,用詞模稜兩可,但今次的表態相當清晰。

黃汝榮指出,終院為了支持自己的論點,亦同時說明了《國安法》生效的背景,因為黑暴事件的發生,反中亂港勢力公然鼓吹「港獨」、「自決」、「公投」等主張,等同分裂國家的行為,這些行為正正違反了《基本法》「高度自治」的承諾。

全國性與香港法律體系相兼容

黃汝榮
黃汝榮

黃汝榮又認為,全份判決書最值得關注的地方,是首次出現「一國兩制」的影子。判詞的其中一個段落中強調,「法律堅持『一國兩制』方針,充分考慮兩種制度差異和香港具體情況,與維護國家安全的全國性法律相銜接,與香港現有法律體系相兼容。」這一點,與過往本港法院排斥內地法制的態度截然不同。

而就黎智英案件的保釋條件,判詞亦寫得很清晰,指出《港區國安法》第42(2)條中已表明,「除非法官有充足理由相信其不會繼續實施危害國家安全行為,不得准予保釋」。黃汝榮指出,條文重點在於法官是否有「充足理由」,即如果法官沒有「充足理由」,不應准予保釋。而判詞其他段落亦提到,若疑犯違反《國安法》,保釋門檻較其他罪行更嚴格及更高。

保釋與否舉證責任不在控方

黃汝榮認為,終院的判詞有「一國兩制」的影子。(中通社)
黃汝榮認為,終院的判詞有「一國兩制」的影子。(中通社)

另外,黎智英一方曾指出,若因懷疑黎在保釋期間繼續進行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而不批准他保釋,應要由控方提出證據,即舉證責任在控方。而今次終院的判詞亦寫明,控方並不需要提出舉證,因考慮被告是否獲得保釋,是法庭運用其判斷或評估而作出的司法工作,而非舉證責任的應用。

黃汝榮讚揚本港法院從未試過就一些敏感性高的案件,在押後判決的短短數日內,有一個詳細的判詞,同時以中英雙語發布。他認為可能是與首席法官張舉能上任有關:「值得給他一個讚。」

或涉外國勢力宜轉介內地法庭

針對黎智英案件,黃汝榮認為案件有極大可能涉及外國勢力,控方應有一些與外國勢力相關的證據,他認為不適宜在香港法庭審理,應轉介到內地法庭,並不需要有陪審員參與,以防涉及國家安全的資料外洩。

馬恩國:以「不准保釋」為重點

馬恩國
馬恩國

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主席、大律師馬恩國表示,《刑事訴訟程序條例》所給予的是「保釋假定」,即任何人犯法都應給予保釋權利,除非法官有證據顯示他有棄保潛逃(Jump Bail)的風險。然而《港區國安法》第42(2)條的語法明顯不同,英語版本亦是以「不准保釋」為首。

此案的原審法官錯誤地解讀了《港區國安法》第42(2)條,以為那只是一個狹窄的修改,對現行保釋架構無重大改變,終院判詞表明不同意。

網上訊息可成考慮因素

今次判決書中最值得注意的一點,馬恩國認為是「法官應考慮席前一切相關的因素,包括可施加的合適保釋條件,以及在審訊中不會被接納為證據的資料」。他認為這句判詞相當重要,亦對將來法官考慮保釋申請很有幫助。

馬恩國解釋,很多時控方在短短的保釋審理過程中,很難將許多證據呈堂,亦因為很多證據都只是Hear Say(傳聞),要證實來源及實確性有難度,未必被接納為證據。但判詞指出,將來法官可以憑通訊軟件、社交平台等的網上資料,去了解被告行為的動機、背景等因素,考慮是否給予被告保釋。

批法官離地漠視國際政治

馬恩國又指,現時很多法官不懂地緣政治、國際政治,不知道中國面臨的政治威脅、香港在國家安全上受到的威脅,更不知西方國家如何利用香港顛覆中央政權:「又或者是不想理解,因為法官本身要對政治冷感,要政治中立,純粹以法律角度判案,覺得不應該考慮政治,不看政治,害怕政治。」

對於那些對外間充耳不聞的法官,馬恩國相信,他們很有可能根本不知道黎智英在做甚麼,只是一個報社老闆,不知他講過甚麼言論,所以判決容易出現誤差。

「考慮席前一切相關因素」這一點,正是要這些法官多了解外界,馬恩國希望這是未來司法改革開展的第一步。

丁煌:重點在「沒有侵犯人權」

丁煌表示,職工盟近年積極參與政治活動,已涉嫌違反《職工會條例》。
丁煌表示,職工盟近年積極參與政治活動,已涉嫌違反《職工會條例》。

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執業大律師丁煌表示,在《港區國安法》框架下,一個被捕疑犯的保釋申請,加設了一個例外情況,在其他刑事案件保釋申請沒有這個考慮因素。終審法院的管治,釐清了這個範疇法律的基礎。

丁煌認為,這份判決書的重點在於指出「合憲」及「沒有侵犯人權」。而這一點,處理保釋申請的法官是需要處理的,這個要求是針對《港區國安法》案件的嚴重性。今次黎智英被拒保釋,釋放了一個《港區國安法》立法的原意,阻嚇性明確顯然,將起到「定海神針」的法律功效,香港社會將回復穩定。

黎智英被定罪機會極高

黎智英(左)在《港區國安法》實施之後,仍高調會見美國副總統彭斯(右)等官員,請求外國制裁香港。(網上圖片)
黎智英(左)在《港區國安法》實施之後,仍高調會見美國副總統彭斯(右)等官員,請求外國制裁香港。(網上圖片)

黎智英涉嫌觸犯的《港區國安法》第29條,「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按法例寫明,被定罪者可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罪行重大的,處無期徒刑或者10年以上有期徒刑。

馬恩國認為,此案定罪不難,因黎智英觸犯的是《港區國安法》第29條,沒有抗辯理由,只要控方能證明他有犯罪意圖,即「請求外國制裁」便可入罪。而黎智英確實多次要求美國制裁中國和香港,即使對方沒有真的作出制裁,亦已構成罪行。若黎智英被定罪,刑罰要視乎他犯案的情節嚴重性,包括他的犯罪行為次數,以及影響有多深遠。

黃汝榮亦相信,由於黎智英此案對《港區國安法》有標誌性意義,控方沒有把握的話就絕對不會提控,他亦相信控方不容許有出錯的空間,因此認為黎智英被定罪的機會頗高。

51378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