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暴亂半年,極有可能會影響香港作為金融中心地位。有說北京有意扶助澳門發展金融業,成立人民幣結算中心、證券交易所,創建人民幣股市,以分散國家依賴香港作為國際金融窗口的風險。然而澳門這個全球最大的賭城,能否搖身一變成為一個金融中心?香港底子深厚,是否能夠被輕易取代?

文﹕本刊記者 圖﹕中新社、互聯網

去年(2019年)12月18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夫人彭麗媛,乘專機抵達澳門視察3日,出席「慶祝澳門回歸祖國20周年大會暨澳門特別行政區第五屆政府就職典禮」,並為新任行政長官監誓。不過,大家最關心的,還是習主席在步出機艙後,會否宣布國家向澳門送甚麽「大禮」?

習主席抵澳第二天會見澳門各界人士時發表「重要講話」,短短數分鐘的演說中,他大讚澳門「在小小的桌子上唱出了精彩的大戲」,他又提到澳門特區政府要推動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對經營單一賭業的澳門來說,「多元發展」4個字可圈可點,他說的「多元發展」是否就是大家心中想,取代香港地位的國際金融中心﹖

無風不起浪,英國《路透社》在習主席出發到澳門前,突然刊出一篇有關未來澳門發展的文章,不單為澳門,也為毗鄰的香港投下一枚政治經濟震撼彈。該篇報道指,中央有意在澳門建造一個以人民幣結算的金融中心,並會在習主席訪澳期間宣布。報道更引述一名中國官員表示,中央有意分散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

習近平到澳門參觀學校,了解教材。(澳門新聞局)
習近平到澳門參觀學校,了解教材。(澳門新聞局)

各界揣測「澳門金融」方案

「金融行業的部分以往都是留給香港」,《路透社》引述該名不願透露身份官員的話:「我們以往都把優惠政策給了香港,但如今我們打算加以分散。」《路透社》又引述一些消息人士稱,中央政府將宣布相關政策,包括在澳門建立以人民幣計價的證券交易所、加速推動澳門正在構建的人民幣結算中心,還會將國家鄰近澳門的土地劃給澳門開發。

報道指,受訪的澳門官員及企業高層認為,中央這一舉動是「對澳門的一種獎賞」,因為澳門並沒有像香港一樣,出現持續的示威活動。報道又提到,近幾個月來,外界一直揣測中央會提出「澳門金融」方案,這個方案過往即使有傳媒報道過,但從未肯定方案已獲中央首肯推動。

多名官員及業界界人士向《路透社》指出,他們相信中央加快澳門金融發展步伐,是受香港動盪的社會局面所「啟發」,如果澳門有力分擔香港的金融業,一旦香港出現任何重大市場危機,國家也可分散有關風險。他們認為,計劃並非讓澳門取代或破壞香港的地位,只是兩手準備,當香港情況一旦惡化,國家需要有應對計劃。

習近平出席澳門回歸20周年慶祝活動。
習近平出席澳門回歸20周年慶祝活動。

「澳交所」方案已呈報中央

消息又指,中央希望澳門回歸後經濟能有多元發展,未來將集中在旅遊及金融業,希望澳門可以如新加坡一樣,有能力、有資格舉行國際級會議。中央官員相信,習主席到訪澳門期間,將宣布澳門加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而一系列新政策將可進一步拉近澳門與大灣區其他城市的距離。《路透社》指,其實這些政策早已公開討論過,只是各界並未有察覺這些工作正在積極進行中。

雖然習主席並無一如《路透社》報道般,未有在訪澳期間對澳門金融業發展有重大宣示,大家最期待的畫面終究沒有出現,不過報道也非全屬穿鑿附會。事實上,廣東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局長何曉軍,月前出席「嶺南論壇」時就曾說過,成立澳門證券交易所的方案已經呈報中央,他希澳門證券交易所將來能夠發展成為人民幣離岸市場的「納斯達克」。

澳門獲習近平讚賞,指「在小小的桌子上唱出了精彩的大戲」。
澳門獲習近平讚賞,指「在小小的桌子上唱出了精彩的大戲」。

滿足廣東省企業上市需要

何曉軍的發言是以廣東省角度出發,指省內上市公司只600餘家,但省內有4萬多家國家級新興企業,上市公司的數量只佔省內國家級新興企業的1.8%左右。這反映出深圳交易所和上海交易所不能滿足廣東省政府的政策需求,因為廣東希望將來能進一步篩選省內明星企業,滿足更多企業的上市要求。言下之意,澳門交易所的成立,是要讓更多中國企業,能以人民幣計價上市集資。他甚至明言,澳門證券交易所方案,可望成為澳門回歸20周年的禮物之一。

澳門金融管理局亦表示,已委託國際顧問公司,就澳門建立以人民幣結算的證券市場開展可行性研究,而相關工作正在進行之中。考慮到鄰近已有多個成熟的金融中心,澳門金融管理局表示:「澳門要在此領域有所突破,必須充分了解自身優勢,有關可行性研究將以發揮澳門所長,服務國家所需為原則。」

澳門有可能大力發展金融業,雖然消息還未得到證實,但早前港交所的澳門概念股已全面上揚,其中信德集團(0242)更一度彈升9.4%,遠遠跑贏大市。

何曉軍說,成立澳門證券交易所的方案已呈報中央。
何曉軍說,成立澳門證券交易所的方案已呈報中央。

梁海明:澳門比香港更具「人和」

南海大學「一帶一路研究院」院長梁海明日前在本港報章撰文力推澳門成為金融中心,認為澳門發展金融業,不僅給澳門經濟帶來促進作用,也有利於擴展香港的發展空間,港澳完全可互利互惠。

梁海明指出,以經濟實力而言,澳門2018年人均GDP為8.64萬美元,高於香港的4.87萬美元;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更預測,澳門在2020年底人均GDP將達到14.3萬美元,澳門將成為全球最富有地區,香港則以7.03萬美元排在第10位。

國際地位方面,梁海明指澳門加入的國際組織超過100個,澳門特區護照免簽證或落地簽證待遇的國家、地區,由剛回歸時的3個,增至現時的143個(香港為169個):「澳門護照『含金量』大幅提升,不但為澳門民眾出行帶來便捷性,同時表明澳門的國際地位顯著提高。」

另一個澳門發展金融中心的優勢,是澳門比香港更具「人和」。梁海明認為,澳門人強烈認同自己是中國人,所以澳門的發展與廣東以至國內的發展緊密相連,澳門能融入國家戰略和區域發展戰略,發揮自身「一國兩制」優勢,令經濟獲得更大的發展。

澳門正研究建立以人民幣結算的證券市場。
澳門正研究建立以人民幣結算的證券市場。

莊太量:澳門無可能取代香港

然而,並不是人人都對澳門如此樂觀。國際評級機構惠譽就在習主席訪澳前夕,將澳門信貸評級展望由「穩定」降至「負面」。惠譽指,澳門與中國大陸,在經濟、金融及社會政治的連繫日趨緊密,導致兩地的主權評級相若,這亦是去年(2019年)9月下調香港評級的原因之一。另外,法治、政府廉潔和效率也是建立金融中心的必要條件,有分析認為,觀乎澳門的公共房屋建設,以及其他基建落成都比預期大落後,單單是政府效率一環,澳門政府還需加倍努力。

「澳門做一個中型規模(金融中心),長遠來講可以慢慢發展,但要取代香港,係無乜可能。」中文大學「劉佐德全球經濟及金融研究所」常務所長莊太量接受《堅雜誌》訪問時表示,澳門如要成為金融中心,首先產品必須要和香港有所區別,例如發展人民幣計價產品,否則人家根本無必要走來澳門做買賣。第二是不能完全依靠海外基金,澳門本身都要有國際基金公司、外國投資銀行進駐做結算。

如果澳門搞的是以人民幣結算的交易所,莊太量認為目標顧客將會是持有人民幣,但又不欲轉換成外幣作投資的個人和企業:「可能都會有一個額度,主要是考慮到資金出境的問題,但這些投資者就沒有需要將人民幣兌換成外幣。」

莊太量。
莊太量。

澳門只可補充香港不足

莊太量認為,澳門要搞金融業並非完全不可能,因為澳門人口只有香港十分之一,人均收入高過香港:「佢唔使做得大,例如香港一日成交額800億,他們每日做80億至100億已經夠,夠澳門人用。」他又指出,以國家戰略觀點考慮,香港的功能是籌集外國資金,將來澳門都可以具備同樣功能,但能力有限:「澳門主要語言是葡萄牙語,世界上所有國際金融中心,其實都是用英文做主要官方語言。」但正面來說,「由零到有,其實是一個很大的突破」,而且澳門需要不多,不需有太大的規模,就可養起整個澳門。

莊太量又指,日後澳門股市要搞IPO(新股上市)也會相對困難,所以只能做到二手市場:「除非你政策好傾斜,以及有很多人去做,否則你夠不夠人認購也成問題。」受制於國際時區限制,即使現時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香港股票市場,都只能吸引到香港和內地公司在港上市,歐美公司在港上市的並不多:「如果外國公司要來亞洲上巿,香港會優先於澳門,香港都做不到的話,澳門也做不到。」

莊太量說,澳門是無法取代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第一額度做不到;第二是語言問題;第三是香港夠人夠錢投入自家股市,澳門則全靠外來資金。要成為金融中心,除了政策之外還需要人才,但要一個年薪幾千萬的國際金融人才,和家人長期居留在澳門,本身已是問題。所以說,澳門可以補充香港的不足,但僅此而已。

梁海明。
梁海明。

賀一誠:澳門未具相關法律基礎

澳門的情況,新任行政長官賀一誠最清楚。他在接受澳門電視台訪問時,直言澳門建設證券交易所,甚至取代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的想法不切實際。他指澳門未具備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條件,單就法律上已經缺乏基礎。

賀一誠指出問題核心所在,指澳門現時使用的是成文法,但環顧目前的國際金融中心,如倫敦、美國、新加坡和香港等地,都是實施普通法。事實上,實施成文法的國家和地區,金融中心不會發展得很快,如巴黎和法蘭克福,都有相當規模的金融業務,但不會成為一個中心。賀一誠表示,澳門使用成文法,不可能把未知因素放在法典中,當出現問題時就要修改法律,難以配合市場發展。

澳門經過多年發展,只推出了租賃法,但稅法、基金法和信託法等都是空白。賀一誠指,作為金融中心,或要發展金融業必須有法律支撐,這是澳門的弱項,需要加快在這方面立法,先做好法律基礎,澳門才具備發展成金融中心的條件。

賀一誠(中)出任澳門新一任行政長官,左、右分別是前任行政長官何厚鏵和崔世安。
賀一誠(中)出任澳門新一任行政長官,左、右分別是前任行政長官何厚鏵和崔世安。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