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代言】(1)政府施政傾向工商界 吳秋北堅定為打工仔發聲

「感覺上這些工作有時未必即時爭取到,係一個艱難過程,同政府、資方傾到牙血出埋,都冇太大成果。」
「政府固有思維就是傾向工商界,工商界箝制了政府,令政府會先諗,某種勞工政策會影響到工商界,唔可以做、唔可以掂。」
「我們做出示範給政府看,但政府就係要用自己方法,始終不肯建立失業救助機制。」
工聯會,建制派,本應與港府並肩作戰,但在曾任勞工顧問委員會委員,勞方代表,工聯會會長吳秋北口中,對政府的作為卻不無怨言。吳秋北說,勞工界在向政府、資方爭取勞工權益的路上,每日都面對不同問題,然而作為工會人,在勞工議題上必定是責無旁貸。

文:馮惠詩 圖:黃冠華

今年一月,香港出現首宗由外地輸入的新冠肺炎確診個案,疫情隨即爆發。政府大半年以來,實施各種限制社交距離抗疫措施,例如限聚令、餐廳晚間禁止堂食、卡啦OK及健身中心關閉等,令多個行業生意大受影響,經營困難,基層打工仔更隨時飯碗不保。吳秋北對此感到痛心又無奈。他說,疫情就如一個大浪蓋過來,部分打工仔已經失業,要靠「碌卡」借貸度日。

設社會福利戶口堵抗疫基金漏洞

吳秋北建議政府設立社會福利戶口。
吳秋北建議政府設立社會福利戶口。

政府因應新冠肺炎疫情,推出防疫抗疫基金,不過吳秋北認為當中存有缺漏,未有照顧到所有受疫情影響的打工仔。他認為,政府應推出針對今次疫情的失業、停工緊急現金津貼,又或者是求職人士現金津貼,並建立長遠失業救濟機制。然而這些建議,政府都未有採納。

「羅致光(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就話你申請綜援啦。呢個只係平時措施,並唔能夠解決到緊急失業情況。」吳秋北建議政府可先為市民建立社會福利個人戶口,在緊急情況下,可以快些發放津貼,津貼亦應直接發放到市民手上。甚至在經濟好、政府有盈餘,可向市民派錢的時候,亦可透過社會福利戶口派錢,減低運作成本。

工聯會成立至今72年,吳秋北說,歷代工會都是根據社會情況去做事。1950年代二戰結束後,香港可說是沒有公共醫療系統,當時工會就開辦工人診療所,至今已有70年。今次新冠肺炎疫情,工會籌得1,500萬元,成立緊急失業慰問金,向每位申請人發放3,000元,但在5,000人受惠之後,慰問金已無以為繼。
「我們其實想示範畀政府睇,但政府就係要用自己方法,始終不肯建立失業救助機制。每次去見、去迫他們,都未必得。」

標準工時談判被質疑出賣工人

工聯會成立72年,2018年吳秋北接任會長一職,肩負起帶領工會責任。
工聯會成立72年,2018年吳秋北接任會長一職,肩負起帶領工會責任。

多年來,吳秋北一直代表工會參與各種勞工議題,可說是無役不與。例如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制定標準工時、勞工假期與公眾假期劃一、零散化就業保障不足等等,大家都會見到吳秋北的身影。

雖然對爭取勞工權益仆心仆命,但卻想不到在標準工時一役,被外界質疑標準工時變合約工時,吳秋北惹來「出賣」工人的駡名。在遭受多方指摘時,幸好有時任工聯會立法會議員的陳婉嫻為他解釋,指他在談判中有難處,得出這個結果純粹是「經驗問題」。

事緣標準工時委員會2015年達成了共識,建議立法規管僱傭合約,需清楚列明工時及超時「補水」等安排。然而這個結果與工聯會提倡的每周標準工作44小時完全不符,當時吳秋北是委員會的勞方代表。

回顧當年,標準工時的討論吳秋北全程參與,政府及資方把最初研究出來的共識推翻,最終結果令人遺憾。吳秋北慨嘆,在爭取勞工權益的路上,每天都要面對不同困難:「感覺上很多事未必即時爭取到,要經歷一個艱難過程,同政府、資方傾到『牙血出埋』,都無太大成果。但堅持好重要,必須鍥而不捨地爭取,因為工會係責無旁貸。」

工聯會於1950年代已設有
工人診療所。(工聯會圖片)
工聯會於1950年代已設有 工人診療所。(工聯會圖片)
工聯會於1950年代已設有
工人診療所。(工聯會圖片)
工聯會於1950年代已設有 工人診療所。(工聯會圖片)

勞工權益失衡製造社會矛盾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本港經濟不景,打工仔生計大受影響。(中通社)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本港經濟不景,打工仔生計大受影響。(中通社)

勞資關係是恒久的角力,政府長期被質疑傾向工商界。吳秋北表示,目前很多勞工條例的修改都毫無寸進,雖然在取消強積金對沖方面已經達成共識,但政府卻至今都未有落實措施︰「政府話係技術上原因,到現時都未落實。羅致光IQ爆棚,都仲搞緊技術問題。其實我都係唔理解,為何要到二零二幾年先可以完成?」他批評政府的固有思維就是傾向工商界:「工商界箝制政府,令政府會擔心某種勞工政策的改善,會影響工商界,影響經濟,所以不可以做、不可以掂。」

香港產業結構單一,吳秋北認為是政府的思維局限,結果可以理解。但隨着時代及社會不斷進步,香港亦需要改變︰「如果整體勞工權益失衡,會令社會上有好多怨言,打工仔唔穩定,社會代價會更加大。」他認為,香港過去發生的暴亂事件,原因在於一直以來存在的社會環境,以及未有解決的社會矛盾,在某程度上都有助燃作用。社會貧富懸殊,打工仔權益得不到重視,當社會出現動蕩,就會相對容易產生黑暴事件。

政府政治能量低挑戰大

為協助受疫情影響而失業的打工仔,工聯會早前設立緊急失業慰問金。
為協助受疫情影響而失業的打工仔,工聯會早前設立緊急失業慰問金。
羅致光出任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後言論多次受到質疑。 (中通社)
羅致光出任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後言論多次受到質疑。 (中通社)

香港去年飽受黑暴摧殘,社會撕裂,特首林鄭月娥以至她帶領的政府民望跌至谷底。吳秋北認為目前的政府政治能量低、底氣少,會遇到很大挑戰:「反對派想搞死政府,政府搞唔好經濟、民生,民望下跌,他們漁人得利,這就是他們可恥的地方,唔想政府做到嘢。」然而,被視為親政府的建制派就因政府政治能量薄弱,可發揮的力量亦變小。吳秋北認為,香港行政主導,政府是最主要責任人,如政府自身管治出問題,就應該盡快作出改革。

對於改革的方向,吳秋北心中有一套想法。他認為香港除了經濟、產業結構單一之外,在土地方面都過於被壟斷,令房屋供應受影響。除了這些急需變革,更重要的是在政治上亦需改革:「政治上,過去都會見到有公職人員話理念同政府唔一致。作為政府公務員、政府團隊一員,你同政府理念唔一致,你還要留在政府裏面嗎?」吳秋北相信,政府需要去審視,整個團隊是否同心同德;是否一枝能夠將所有力量團結起來的隊伍,要重新建立起政治能量,不能再繼續走下坡路。

42277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