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善選制】勇闖直選抑或接受安排轉跑道 何君堯、謝偉俊政圈中佬的困惑

何君堯:「直選代表性大些……像自己這樣敢言的人,去到哪裏都有人喜歡,一樣叫座。」
謝偉俊:「如果我作為一個負責協調的操盤者,的確不希望出現『自己人打自己人』的情況。」
北京拍板完善香港選舉制度,落實愛國者治港。在新選舉制度下,直選議席大減。有消息指,直選議席將盡是「政黨天下」,獨立無黨派的建制議員如要角逐連任,就須「轉跑道」改循選委會界別出選。兩名獨立無黨派的立法會議員,一位是有「建制戰狼」之稱的何君堯,一位笑言自己是「選舉達人」的謝偉俊,他們會如何選擇?還是我行我素,為參加直選而孤注一擲﹖

文:馮惠詩 圖:黃冠華

立法會於今年5月通過了修改香港選舉制度的條例草案。(中新社)
立法會於今年5月通過了修改香港選舉制度的條例草案。(中新社)

年尾舉行的第7屆立法會選舉,合共有90個議席供競逐,其中有40個是新增的選委會界別議席,而地區直選議席就由現屆立法會35席,大減至只有20席,並將由10個選區,以每區兩個議席,用雙議席單票制方式產生。過往立法會選舉中,競爭非常激烈的地區直選,隨着新選制落實,「遊戲規則」亦將完全改變。

民建聯、工聯會分佔直選

有建制派人中向《堅雜誌》透露,立法會地區直選中,有關方面只要求建制派取得半數,即10個議席,留一半議席予民主派,明言「贏11個議席是不需要的,但輸1席剩9席就算輸,故此為求集中票源,預計建制派每區只能派一人出選。

根據有關方面設計,直選議席將由民建聯及工聯會分佔,且兩黨當選比例大概維持在「8比2」或「7比3」。至於其他建制政團,包括經民聯、新民黨、實政圓桌(目前只有一名立法會議員田北辰),以及其他獨立人士,則必須「讓路」。

政圈估計立法會地區直選議席大部分會由民建聯所佔。
政圈估計立法會地區直選議席大部分會由民建聯所佔。
預料工聯會亦有份與民建聯瓜分地區直選議席。
預料工聯會亦有份與民建聯瓜分地區直選議席。

何君堯:我對自己很有信心,要去打江山!

立法會議席將增加至90席,3個界別議席分布亦各有不同。(中通社)
立法會議席將增加至90席,3個界別議席分布亦各有不同。(中通社)

《堅雜誌》早前曾報道,今年12月舉行的立法會地區直選中,原有的新界西選區在新選制下將劃分成新界西南、新界西北及新界北3區,建制派議員之間競爭激烈,現任新界西立法會議員何君堯、麥美娟、陳恒鑌,以及原屬區議會(第二)「超級議席」的立法會議員周浩鼎,或將要在這3區中廝殺,爭取「出線權」。

「建制戰狼」 動態備受關注

何君堯在區議員選舉及立法會選舉都曾勝選。(文匯報圖片)
何君堯在區議員選舉及立法會選舉都曾勝選。(文匯報圖片)

以上的競逐人選中,唯獨何君堯是無黨派議員。何君堯自2016年當選以來,憑着強硬姿態以及敢言的作風,建立起極大知名度,更有「建制戰狼」之稱,支持者眾多,他能否以獨立候選人身份,繼續參與地區直選,動態備受關注。

何君堯先後於2012及2016年參加立法會新界西直選,首次參加直選取得10,805票,未能成功進身立法會。至2016年,他終於在立法會換屆選舉中,以35,657票當選。對於今年會否再參與直選,何君堯接受《堅雜誌》訪問時並未有清楚表態。

若要參選傾向「走回老路」

何君堯說,地區直選需要花很多精神,然而給人的感覺就是代表性大一些︰「人數多就好似聲大一些,以前(前民主黨主席)劉慧卿說『我是民選的,我代表甚麼甚麼,我代表香港人』,始終是民選。(代表性)多過其他功能(界別)。」

去年7月,何君堯原本計劃與多名建制派KOL組成參選名單,報名參加立法會選舉,爭取在新界西角逐連任,但因疫情關係,立法會選舉延後,計劃亦告胎死腹中。至於今年如何抉擇,何君堯仍在「盤算」中,他表示地區直選雖然辛苦,自己亦不及大黨派在人力、物力方面資源充足,但若要參選,還是傾向「走回老路」。

愛國測試「實食無黐牙」

何君堯
何君堯

「選民對我的期望和那種支持,對於作為參選者來說,才是最大得着,因為你有市民支持,所以我在立法會發言反對同志運動會,都可以很大聲地告訴你,我的選民不贊同這件事,我不會有任何怯懦,亦不會有任何畏首畏尾。所以以我來說,如果要選舉,我喜歡走地區選舉。」

何君堯認為,在「愛國者治港」的原則下,只要通過「是否堅定愛國」這個測試,不論是政黨、獨立人士,甚至與中央有相反意見的傳統泛民都有機會參選,他亦深信以自己的表現,通過測試沒有難度,「實食無黐牙」。

民主體現不是只得一種

問到有傳聞地區直選將會由傳統大黨佔據,對此他有何看法?何君堯說,香港未來的選舉,不會只是西方所倡議的那種所謂民主:「民主的體現不是只得一種,現在匯合了有中國特色的協商,協商在內地很常見,不是你自吹自擂。協商往往靠口碑,是相對和平,但仍開放的情況下選拔出來。所以未來的選舉,不單純看背後有沒有政黨,都要看那個(參選)人。」他認為,如果獨立人士走地區直選,「走得出來等於已有Endorsement(認可)」,這樣就不會有政黨和這個人去爭。他亦相信,自己若再參加直選,在傳統建制派當中,會有相當支持。

建制派隨時同區取2席

何君堯認為,12月立法會選舉,建制派如何部署需要經過精確計算。在雙議席單票制下,不再像過往那樣,要取得多少百分比的票才能當選。不過他承認,如果明知在當區沒有55%以上的選票支持,建制派仍「硬塞」兩個候選人,這是不理想的情況,最終會「貪字得個貧」。然而,為防反對派陣營候選人被取消參選資格,建制派亦不應排除「後備」人選,伺機可「擸走」兩席。

要走哪條路都會欣然接受

李卓人任秘書長的職工盟被指收取外國資助。
李卓人任秘書長的職工盟被指收取外國資助。

何君堯對地區直選有滿腹想法,若要角逐連任,似乎非走直選之路不可。可就在這時,他忽然來個大轉彎,說過往進入立法會只有兩條路走,現在變成三條路,自己「哪條路都會欣然接受」。何君堯解釋,參加直選很辛苦,要拉票、要取悅選民,更要得到他們信任:「幾年前你何君堯是誰?沒甚麼人認識你。昨日你可以打贏李卓人;又如何能擔保,別的新人出來時不會打贏你?你不能少看任何人。」

對何君堯來說,正是「條條大道通羅馬」,倘若要循選委會參選立法會,他亦非常有信心︰「要攞4、5萬票入立法會你都可以做到,如果循選委會(出選),1,500票根本就不是困難。」他認為像自己這樣敢言的人,去到哪裏都有人喜歡,一樣叫座。他如果不參加直選,建制派在地區就能多出一個席位,有利培養及鍛鍊新人。

香港選舉不只是特區的事

何君堯說來看似豁達,但問到會否怕別人說,他是因為不敢得罪有關方面,所以才願意服從安排?他立即反駁︰「我不會說得罪不得罪,是看整體大局編排。」他說,香港的問題實際上就是國家的問題,香港今次為何要修改選舉制度?就是因為香港出了問題,影響了大局,讓一些反中亂港分子進入了立法會。將來香港的選舉已經不再只是特區的事,必須與國家政策看齊,必須是愛國愛港人士才能進入立法會。以前大家不敢講,但現在是立場鮮明。

何君堯認為是過往的制度出了問題,才讓反中亂港分子進入立法會。(中通社)
何君堯認為是過往的制度出了問題,才讓反中亂港分子進入立法會。(中通社)
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當選的游蕙禎等人,在議員宣誓就職時展示港獨旗幟,引發連串風波。 (文匯報圖片)
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當選的游蕙禎等人,在議員宣誓就職時展示港獨旗幟,引發連串風波。 (文匯報圖片)

硬去爭崩頭沒有政治智慧

在選舉中要贏,最重要是選票,何君堯倘若「不識時務」,會否怕失去支持?何君堯說︰「如果在這樣的情況下,阿爺說不要何君堯,我都沒有辦法。我對自己很有信心,要去打江山……甚麼可能性都有。贏就贏,輸就回鄉下耕田,對不對?要擇善固執,阿爺不領情,你就看選民領不領情,沒有甚麼不可以。」他承認,凡事要看天時地利人和,稍一不配合都難以發揮︰「阿爺不支持你,堅持直選會不會贏?這個Possibility(可能性)是有,但不會高。」他認為,如別人告訴他,直選不會有票,但給他指明了另一條路,自己卻不領情,硬要去爭個頭崩額裂,這是沒有政治智慧的表現,始終要視乎大局如何。

欣賞周星馳多崗位電影人

何君堯喜歡看電影,問他覺得自己像哪個電影角色?他卻說自己很欣賞周星馳︰「周星馳演喜劇或電視劇,把劇本給了他,他會發揮個人魅力,再融入劇情當中,很突出地表現出來,帶出來的整體效果很好,收視也很好。」何君堯認為周星馳不僅是演員,也是導演、攝影師、監製。他說,人生是一齣戲,做人不能一成不變,何君堯亦非演員那麼簡單,不論哪個崗位,他都希望參與。

謝偉俊:穩定最重要,不要添煩添亂!

與何君堯同樣是獨立無黨派的立法會議員,還有一個謝偉俊。謝偉俊與何君堯二人背景相似,都是新界原居民,亦同樣具法律背景,不過謝偉俊自2008年起,已先後循立法會功能界別(旅遊界)及地區直選擔任了3屆立法會議員。今屆區議會選舉中,他在極不利的大環境下,亦能順利連任灣仔區議員,成為少數能夠勝選的建制派議員之一,可說是一位「選舉達人」。

泛民靠嗌口號無往而不利

謝偉俊
謝偉俊

隨着選舉制度改變,謝偉俊這位「選舉達人」將會如何抉擇?分別在2012及2016年,立法會九龍東選舉中當選的謝偉俊表示,與參選功能界別相比,地區直選的確競爭較大,「辛苦、汗水也多很多」,花費的人力物力不可同日而語。雖則如此,但直選可以有更多機會與市民接觸,是政治人物寶貴的經驗。不過他坦言,透過地區工作與市民接觸,並不是一般人想象中那麼深入︰「我留意到泛民同事,他們只要圍着一個理念嗌口號就無往不利,靠口號已可打遍天下無敵手。」

功能界選舉難度不低於直選

在謝偉俊看來,在功能界別中打滾,所要花的心機或許比直選更多︰「(功能界別)好像是小圈子選舉,但不要小看小圈子選舉的困難,圈子裏的人一般來說教育、知識水平、經濟條件都高一些,他們很熟悉圈子裏的一舉一動。要在小圈子內選舉,你要有足夠江湖地位,或者真的幫到這個圈子,過往亦不能做過甚麼對不住別人的事,否則很容易通天。(當選)非想象中那麼容易,策略、計謀上更是費煞思量。」

如要從選委會界別參選,謝偉俊就形容是「更加小的圈子」。政商界有成就的人雲集在選委會,要循此界別參選立法會,謝偉俊認為要有一定功力,「要令這些識嘢的人都支持你」。

謝偉俊相信,在這個圈子(選委會)選舉,「阿爺」的角色很強,預料情況會與港區人大選舉相似,由政商界舉足輕重的人物,揀選符合他們及「阿爺」要求的人進入立法會。他甚至相信,可能真會有傳聞中所謂的「阿爺推薦名單」。因此,謝偉俊認為過去在政界少曝光、知名度低的人,在這個界別參選會有難度,相反像他這種已為人熟悉的議員,相對上就會有優勢。

建制泛民兩大陣營瓜分直選

早前政圈傳聞,多名現任立法會議員,包括梁美芬、謝偉俊、葉劉淑儀、蔣麗芸、梁志祥,都會循選委會界別角逐連任。事實上,謝偉俊原屬的九龍東選區競爭亦相當激烈,民建聯當區現任立法會議員柯創盛,以及工聯會前勞工界立法會議員鄧家彪,相信都會爭取該區的「出選權」,謝偉俊恐怕難以加入戰團,因此「讓路」至選委會界別參選或許是一條出路。

「首先,現在一切都言之尚早,有待安排。第二,我自己個人而言,不介意身水身汗,亦不介意『度橋』,無論哪種方式,對我來說都不是太大困難,我都願意付出。」謝偉俊雖然保留了未來選擇的彈性,卻坦言在九龍東當選了兩屆立法會議員,在新選制下直選議席減少,競爭激烈,在沒有政黨支持下,會較吃虧及艱難。加上社會分化,不再那麼需要中間派人士,故此在雙議席單票制下,議席會被建制派及反對派兩大陣營瓜分。如奢望建制派可以囊括同區兩個議席,只是「心口有個勇字」,並不容易達到。

政圈指新民黨港島區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或將轉循選委會界別出選。
政圈指新民黨港島區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或將轉循選委會界別出選。
梁美芬為經民聯地區直選立法會議員,很大機會要「轉跑道」。
梁美芬為經民聯地區直選立法會議員,很大機會要「轉跑道」。
工聯會鄧家彪早前有意角逐九龍東議席。
工聯會鄧家彪早前有意角逐九龍東議席。

操盤者毋須刻意「五光十色」

雖說社會不那麼需要中間派,但謝偉俊並不認為那些經常語出驚人、一副「戰鬥格」的人會在選舉中無往而不利︰「打仗時要打仗的人,太平時要太平的人。」他甚至認為,一些極端的聲音,代表着過去一些「傷痕、瘡疤」,社會寧靜時就不再需要,甚至對社會「無益」。

對於直選議席成為大黨派的囊中物,在政圈打滾多年的謝偉俊沒有感到委屈︰「抽離一點去看,如果我作為一個負責協調的操盤者,的確以大黨或大黨的組合,例如民建聯加工聯會這個組合,代表建制派出選10個區,所用的資源、所費的人力物力都會少一些,容易做一些。因為是『同一支旗』,理念、政綱又很相似,如果已經達到目的,10區取10席,又何必多花心機,去找些五光十色的政黨或獨立人士……?對操盤者而言,沒有可能要多花人力物力,結果卻一樣。所以讓我決定,都會覺得由大黨去做會着數一些。」

為大局着想政治需要妥協

作為建制派的重量級人物,謝偉俊明言不希望出現「自己人打自己人」的情況,故一定會協調。傳統大黨每個選區基本上都有議席,將來10區都要「保留地盤」可以理解。他估計屆時建制派協調時,可能會建議像他一樣「年紀大」、已當了很長時間議員的人走選委會界別這條路。他認為,政治需要妥協,為了理想去爭取固然是好事,但也要為大局着想,他不會覺得自己放棄直選是一種犧牲。

香港大病初癒須固本培元

「我們需要穩定高於一切,盡可能不要為中央政府或者香港政府添煩添亂,能夠代表市民或某些界別發聲,同時亦不要讓社會在選舉上出現太多不必要的爭議。我們才剛剛大病初癒,需要一些調節,像看中醫一樣,要慢慢調理身體,固本培元,盡可能減少矛盾或為私利去爭鬥,多做一些香港需要我們做的事。」

謝偉俊今年62歲,雖然身邊朋友都認為,他現在要退下來還有點早,可以多服務社會幾年,但他卻認為自己即使不再參選都沒有問題,可以去「歎世界」,「沒必要非要一個席位不可」。而和他一起生活逾30年的「白姐姐」白韻琹,相信亦是他未來參選與否的一個考慮因素。

近年社會紛亂,情況就如大病初癒,仍然需要調節。(中通社)
近年社會紛亂,情況就如大病初癒,仍然需要調節。(中通社)
2019年的示威衝突持續了近一年,謝偉俊認為現時香港穩定高於一切。
2019年的示威衝突持續了近一年,謝偉俊認為現時香港穩定高於一切。

爭取與白姐姐相處或影響決定

白韻琹經常陪伴謝偉俊出
席公開活動,區議會選舉
白姐姐亦有幫忙拉票。
白韻琹經常陪伴謝偉俊出 席公開活動,區議會選舉 白姐姐亦有幫忙拉票。

76歲的白韻琹近年已顯老態,上月(6月)她與謝偉俊手牽手到馬場觀看賽事,並為愛駒「源源動力」打氣,結果愛駒跑第一,二人拉頭馬時,白韻琹一度忘了戴口罩,謝偉俊細心地為她戴上。當時謝偉俊就透露白韻琹現在記性欠佳。

「白姐姐好鼓勵我多做點事,但我覺得和她一起遊山玩水、一起相處的時間不是很多,雖然不會說出口,但我感覺她常常希望我有多點時間陪她。」謝偉俊認為自己需要在工作及陪伴白姐姐之間作出調節,因此是否再度角逐連任,目前仍言之尚早,但強調不論最終結果如何,都會隨遇而安。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曾經發表「60歲中年論」,今年「登六」的何君堯與62歲的謝偉俊,兩位政圈「中佬」未來之路究竟如何走下去?他們又會否配合他們口中「阿爺」的布局?相信很快會有答案。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