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農曆新年,香港人過得不快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來勢洶洶,全球多國均有人受到感染,本港確診個案亦每天增加,人心惶惶。經過2003年非典型肺炎(沙士)一役,港人都聞「炎」色變,怕悲劇重演。

沙士當年,無數前線醫護不顧自身安危,一心只為搶救垂危病者,部分人犧牲了寶貴性命,來換取抗疫勝利。17年後的今天,沙士精神沒有被遺忘。醫學界雖仍未能掌握對新病毒的控制,但全賴有一班前線醫護人員,無論是醫生、是護士、是病房助理,他們都默默地堅守崗位,每日不分晝夜,在隔離病房的生與死之間,奮勇抗戰。

《堅雜誌》訪問了當中幾位亂世中的無名英雄,他們身上均散發着人性的光輝,是香港人的驕傲。

文:潘翠華、郭延桐、羅偉健 圖:黃冠華、Ian Wong

醫護是守護病人最後一道防線!瑪嘉烈醫院深切治療部資深護士李姑娘,早前接受《堅料網》專時時,明確表態反對罷工,堅持專業。但隨後卻遭到大量網上起底欺凌,網民留言:「祝你中肺炎,然後全家中招死清光」,更過分的是詛咒「個仔咁細就死老母,可憐啊」,甚至上班被同事排擠。

不過李姑娘繼續無畏無懼,她早前照顧的馬鞍山確診患者已轉到普通隔離病房,目前繼續照顧新增的確診新型肺炎病人。她坦言,當時(2003年)見證過最後一批沙士病人走出病房重新生活,亦希望再次見證香港迎來的又一次奇蹟。

李姑娘早前就明確表態,堅決反對罷工行為,不支持罷工是因為,作為醫護有自己的專業責任,須一切以病人優先,需要好好照顧病人。在罷工的日子,李姑娘身體力行繼續堅守崗位。

瑪嘉烈醫院深切治療部資深護士李姑娘不支持醫護罷工。
瑪嘉烈醫院深切治療部資深護士李姑娘不支持醫護罷工。

除了新型肺炎 還有很多傳染病人

其實瑪嘉烈醫院收取很多機場人士病患,李姑娘坦言,「有接收內地病人,其實中、英、法、日、美的病人都有,內地人衞生品德有好有不好,港人對於內地人的歧視也是真的有存在,但外國人不代表就情操高」。

李姑娘說,現在醫院除了新型肺炎個案,本身也收了很多甲型流感,醫護需要處理的工作其實是非常多的。皆因「沙士後醫院多了一棟傳染科大樓,裡面基本全部收晒全香港有懷疑傳染病的個案,包括禽流感、豬流感、疑似中東MERS(中東呼吸綜合症冠狀病毒),甚至甲型流感,都會在我這裡。」所以醫護的工作非常多,罷工影響很大。

李姑娘說,幸好最前線抗疫部門有效調動人手。
李姑娘說,幸好最前線抗疫部門有效調動人手。

最前線抗疫部門有效調動人手

李姑娘說,幸好最前線抗疫部門有效調動人手。「我自己部門的人手相對充裕,即使有同部門的同事罷工,經調動後,對病人的影響相對有限。而且我部門規定照顧病人的比例是1比2,所以罷工對我部門的病人影響不大」。不過當她聽到,罷工醫護回歸團隊的一刻,形容是放下了一個心頭大石,「擱置罷工是好事!起碼病人受惠」。

ICU只有一個團隊 派到就去

在李姑娘表態反對罷工後,有人網上留言攻擊,質疑她如此偉大「咁就主動入dirty team  la」,「唔好抽(生死)籤,直上啦」。李姑娘坦言,ICU本身根本無分dirty team,「基本上我們整個ICU團隊,是一個team,大約70名護士,總之有一個病房是傳染病房,for ICU的,另外一個是普通病房,我們叫clean team。」

總之,上面派去就要過去。記者問到,每日照顧新型肺炎確診病例,如此高危的工作,又面對大量的網路欺凌,會不會辭職,李姑娘說:「除了退休,從來無想過放棄專業,沙士都無放棄,現在更加不會」。

李姑娘當年見證最後一批沙士病人走出病房重新生活。
李姑娘當年見證最後一批沙士病人走出病房重新生活。

曾經歷過沙士護士不算多

李姑娘由於在最前線,所以每日戴N95全副保護服出動,自覺保護裝備充足,不太害怕,但聽到外面病房的同事有聲音,裝備不是很足,未確證或隱瞞出遊史的病人,變相對外面沒有全副裝備的醫護造成很大的危險,都希望病人坦承相對,與醫護共進退。

「可能外面病房的同事裝備不足,而且意識薄弱,始終沙士過後,還在繼續做的同事不算很多,甚至已經全部退休,變了新一批的護士,一是沒有經歷過,二是不知道怎麼面對。我覺得他們驚,還是情有可原的」,李姑娘說。

沙士期間還沒有負壓病房

現在說起來,李姑娘當時讀護士學校入行,屬於學徒制形式,在瑪嘉烈醫院做註冊護士至今已經接近20年,當中有超過15年的時期一直長期待在ICU裡面工作。在沙士最難熬的四月,她當時就在ICU,「我們在醫院裡面休息,在醫院吃飯,甚至換衣服,我們不能出去,我們很痛苦,情緒精神壓力崩潰。」

還記得當時四月已經是炎熱的夏天,「當時我們病房沒有負壓的,我記得關了冷氣後,空氣抽不出去,就開了小小的窗戶,然後有一條像抽油煙機的氣喉接駁到外面,始終我們也要呼吸」。沙士過後,醫院多了一棟傳染科大樓,又有了負壓病房,令病人帶有病菌的空氣帶不出去,而又提供新鮮的空氣給房間內照顧病人的醫護,「以前沙士時醫療設備真的不足,完全沒有設備的,真是會很害怕」。

李姑娘的家人都以她為榮。
李姑娘的家人都以她為榮。

見證最後一批沙士病人康復

除了沒有負壓病房,當時的N95口罩也是新鮮事物,「你看到為什麼現在武漢醫護戴口罩的位置都勒出了傷痕,是因為我們戴口罩要good fit,整個位置是不可以漏氣的,但是2003年的時候,我們衝入病房,最先一批帶頭部隊全部是沒有做N95測試的,後面一批進去的醫護才有做,當時真的不驚是假的。」

李姑娘回憶起那時候,「死得人最多的時候,是三月尾四月中,我記得那個時段,我在ICU,天天都看到人死,最多的時候一天死2至3個,一直到了4月尾,開始用一種R字頭的藥物,開始知道傳播途徑,如何醫治,最忙的時間開始過去了。」見證着最後一批沙士病人康復走出病房。

李姑娘的6 歲女兒經常獲得
不同獎項,多才多藝。
李姑娘的6 歲女兒經常獲得 不同獎項,多才多藝。

「內地抗疫做得比香港好」

「很坦白,2003年的時候內地是有新聞封鎖的,當時他們公布的數字出來的時候,已經很遲了,這個沙士已經醞釀好幾個月了。」李姑娘說,2003年的時候,電子網絡很缺乏,手機基本只是用來拍照,還是用MSN的年代,資訊很不流通,所以當時香港突然威爾斯醫院爆出8A病房的時候,大家都措手不及,「世界好似馬上癲了,完全不知道是什麼,大家也不知道怎樣醫」。

李姑娘形容,「現在完全不一樣了,你對比2003年時候死亡的個案,和現在2020年死亡案例,中國是做得比2003年的時候好的,而且內地抗疫做得比香港好,連村口都出不來」。而且她覺得,現在手機已經非常發達,連結世界,「你無法像2003年這樣隱瞞,因為現在很多人翻牆把死亡數字翻出來,也有武漢市民自己拍video,所以官方公布的數字沒有9成也有8成是真的,你無法做假的,全世界都在看。」

做好個人衞生最重要

「以前的香港人打噴嚏,拿張紙巾出來掩着的也不多,現在基本上不是新型肺炎,即使流感打個噴嚏,都會懂得戴口罩,以前大家的衞生意識的確很差,03年沙士後,大家的衞生意識已經提高很多」。李姑娘說,只要做好個人的衞生,其實心裡是不需要太懼新型肺炎。

「你怕不怕隔壁的人是肺癆?你怕不怕他有甲型流感?其實這些都是傳染疾病,不單單只有新型肺炎,不需要把它放到無限大的。」

26778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