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醫護罷工,有業界支持,但反對的亦大有人在。由14個醫護工會組成、會員人數近一萬七千人的香港醫療人員總工會,連日來挺身而出反對醫護罷工,該會副主席、從事醫護界40年的馮權國認為,作為醫療人員,救急扶危是基本的道德底線,「不論任何宗教、任何膚色、任何政治信仰,就算是你的敵人,我們都要去拯救他,這是我們的良知,亦是我們的良心!

成立於2012年的香港醫療人員總工會,現任會員全部是現役的醫護人員,涵括醫生、護士、抽血員以及支援職系等工種,佔全港公營醫療體系人員接近六分之一,甚具代表性。今次的醫護罷工,工會經內部開會及投票後一致反對,原因很簡單:「當罷工會影響到病人的治理和照顧,這違反了醫護的職責」。

馮權國(持咪者)指大部分醫護仍堅守沙士精神,面對疫戰從未退縮。
馮權國(持咪者)指大部分醫護仍堅守沙士精神,面對疫戰從未退縮。

本身在港島西聯網一間二線醫院工作的馮權國說,這次醫護罷工對他自己影響不大,最大影響的是港島東聯網的醫院:「有些醫院的手術室都停了工,因為人手不足,三間手術室只剩下一間運作;有些病房則因護士沒有上班,要其他的支援病房助理(PCA)分擔大量的工作,50多個病人,只得1、2個護士,其他都是由PCA同事去照顧,他們都非常吃力。」

部分兒童病房亦是護士缺勤的重災區:「就算調派一些人手上去照顧那些初生嬰兒,你上到去不是那個專科,不熟悉運作而要重新去摸索,對那個嬰兒的照顧會否有疏漏呢?這些都是我們很擔心的。」

馮權國說,醫護罷工對病人的傷害很大:「有些手術,可能病人排了兩、三年的,都停了,做不到了,要延期。對病人來說都很無辜的,或對家人的安排都受到影響,你又於心何忍呢?

有中國企業日前送上一批
防疫物資予前線醫護,為
他們打氣。
有中國企業日前送上一批 防疫物資予前線醫護,為 他們打氣。

面對沙士恐慌 前線醫護不退縮

經歷過2003年沙士的馮權國,憶述當年醫護的裝備相對現時缺乏,對病情也較為恐慌:「因為危險程度相當高,一中了沙士,整個肺都變白了,也不知道有無得醫。」但面對這樣的恐慌,當年的前線醫護人員也毫無退縮:「你入得這一行業,就知道要面對細菌、面對病毒。好像(沙士殉職醫生)謝婉雯醫生,當時她已下了班,聽到有個沙士病人垂危,馬上返回病房搶救,自己卻不幸地中了沙士,犧牲了年輕的生命。」

當年除了謝婉雯醫生之外,還有很多前線人員在沙士期間壯烈犧牲。馮權國說:「這個是香港的驕傲,香港現今的醫療水平、醫療道德在世上擁有崇高的地位,受到世人尊敬,就是由這些前人用他們的生命、意志去建立回來的。

新工會「醫管局員工陣線」發動一連5 日的醫護罷工,最終在一片反對聲音下結束。
新工會「醫管局員工陣線」發動一連5 日的醫護罷工,最終在一片反對聲音下結束。

「消防員奮力救火 也是道德底線」

他又以消防員救火作比喻:「當一個消防員面對大火,就要衝入去救人,不會問:為何要我入去救,為何不叫他去救?這是我們職業基本的道德底線。今次出現的(醫護罷工)情況,令我們香港這個光環消失了。他(罷工者)不可以用各種理由、各種要求,去用生命來要脅你想達到的目的,這是絕對不應該的。」

他坦言,做得醫護界,就要對病人有愛心和同理心:「就算你有甚麼訴求,有很多不滿,都最好不要影響到病人的生命,因為病人可能是我們的家人、摯友。我見到我們的同事都堅守崗位,有些同事說,當作出「風更」(颱風下工作)那樣,下了班繼續回來去頂。

馮權國指,救人不分國界、宗教和政見,就算是敵人都要救。
馮權國指,救人不分國界、宗教和政見,就算是敵人都要救。

封關不封關 不能單由醫護決定

對於響應罷工的醫護工會要求政府「全面封關」,馮權國不否認由源頭堵截病毒,確實有助減低疫情擴散。但是他認為,封關封幾多、在內地港人能否回港等問題,應該由專家去判斷。「封不封關是一個公共政策,不是只得我們醫療人員單一的持份者去決定,社會上還有很多持份者,或者對這政策有很多不同意見。我覺得作為醫療人員,應該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

盡力為前線人員爭取防護裝備

當前,前線醫護人員現時最擔心的,是自身的安全,防護裝備是否足夠,特別是口罩的供應。馮權國透露,口罩供應緊張下,的確有些前線醫護每天只獲分發5個口罩,其家人也沒有口罩可用。他表示,工會已盡力為前線同事爭取權益,日前跟醫管局高層直接溝通,希望能夠將口罩限額放寬至每人8至10個口罩,以及為擔心回家感染家人的前線醫護,提供暫時的寄宿地方。

馮權國亦樂見,有些私家醫生眼見公營醫院出現人手荒,都積極請纓報名去幫忙。他亦鼓勵更多退休的醫護人士能夠主動支援前線,以分擔他們繁重的工作

蘇肖娟
蘇肖娟

護士總工會:認清自己的重任

對於日前有醫護人員發起罷工,要求政府封關。香港護士總工會會長蘇肖娟(圓圖)早前在一個記者會上表示,工會對「封關」持開放態度,但認為始終要由視乎實際情況及影響決定,護士不是相關的專家。工會又認為,現時本港正值抗疫防控的「緊急關頭」,應以防疫大局為重,加上醫護人員是公眾依傍的對象,認為醫護應認清自己的重任,當務之急是全力協助醫院防控,避免增添自身及公眾恐慌。

26778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