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立法會經歷了12個寒暑的謝偉俊,回顧自己的從政生涯,竟笑說自己從沒有經歷過高峰。唯一令他感受比較深刻的,就是2008年首次當上立法會議員的一刻,他形容那是「曇花一現的高峰」。至於低谷,他認為正正就是現在,被黑色暴力和議會暴力包圍,讓他感到相當無力,甚至有「議員做來為乜」的感覺。

謝偉俊的政途並非一帆風順,他曾在2000年以「法律超人」的姿態,參選立法會港島區直選及補選,均告落敗。其後又在2004年立法會選舉中參選旅遊界功能界別,同樣落敗。

2008年,謝偉俊再接再厲,參選立法會旅遊界功能界別,最終以9票之差險勝時任旅遊業議會總幹事的董耀中,初嘗從政滋味。謝偉俊憶述:「當年大家都以為我是陪跑,以為我上台是體育精神,當然我們已經知道誰當選,但台前的傳媒和朋友仍未知,宣布時都嚇了一跳。」

謝偉俊覺得現時的議會生態比以往複雜、粗暴得多。
謝偉俊覺得現時的議會生態比以往複雜、粗暴得多。

首次做立法會議員,謝偉俊坦言是從政以來最開心的時刻:「當時是充滿挑戰,也因為我比較喜歡立法會舊大樓,更加因為當年未有複雜的(政治)環境,只有黃毓民、陳偉業和梁國雄。拉布開始有了,但講到拉布的力度、做法的粗暴,抑或漠視議會的程度,比現在還差很遠。當年還可以做很多事,亦因為我代表旅遊界,很多議題可以精準去處理,滿足感會強些。」

2012年,謝偉俊從旅遊界轉戰九龍東地區直選,成功擊敗互搶選票的人民力量黃洋達和社民連陶君行。然而,這次變換跑道卻令他滿足感大減:「因為直選範圍大很多、對象多很多、瑣事多很多,自主性和自由度卻減少了,開始『無咁爽』。加上資源緊絀,把功能組別的資源拿到地區上,就好像甚麼都『唔見使』,尤其是對無政黨的人來講,很辛苦。」

謝偉俊曾以「法律超人」形象為立法會選舉拉票。
(網上圖片)
謝偉俊曾以「法律超人」形象為立法會選舉拉票。 (網上圖片)

黑暴重創士氣從政最低潮

說到從政生涯的低潮,謝偉俊爽快回答:「就是現在。」這是自從去年6月發生反修例風波之後累積下來的感受:「7月1日那天,立法會幾乎被拆掉,感覺很強。走在街上,起碼有一半人好像很想你死,雖未至於『黑警死全家』那種詛咒,但『建制派死全家』,他們心目中可能也是這樣想。」

近期新型肺炎疫情下,大家在街上都自覺戴口罩,反而令謝偉俊鬆一口氣:「總好過之前一見黑衣人會很怕,不知會否突然有人很不友善地對付你,開車出街會否被截停?或者出現很多不必要的尷尬或危險場面。」他說,上一次有這種壓迫感,是67年暴動時,當時他年紀還小,感覺不及今次這麼強。2014年佔中時,雖然覺得有很多不便,但當時社會的對立也不及現在嚴重。

克服無力感繼續上路

在社會重重低氣壓籠罩下,讓謝偉俊感到很強的無力感:「有種『議員做來做乜?』的感覺……我們始終不是為了兩餐而從政,是為了服務社會和學習。現在還有沒有存在價值?立法會有無人再有這樣的聲譽和能力去做任何事?感覺很不開心,很『嘥氣』。要克服這種感覺,然後繼續上路,也是一個挑戰。」

問他如何去克服?他苦笑說:「坦白說,還在摸索中。」不過對於喜愛挑戰解難的謝偉俊來講,這些霎時風浪,相信不會難倒他。

29447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