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立會新選制已定 議政亟需有代表 民主派拒選就玩完

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就香港選舉制度修改《基本法》附件一及附件二,港府亦配合新選舉制度修改多條本地法例,相關法例預料5月底會在立法會通過。政府亦將於今年9月19日舉行選舉委員會選舉,原定去年9月舉行的立法會換屆選舉,就延至今年12月19日舉行。
今年12月的立法會選舉,直選議席由原本35席大幅減少至20席,參加直選的候選人須同時取得選舉委員會5個界別委員的提名及選民提名。面對議席減少、參選門檻提高以及輿論壓力等問題,民主派對是否參選仍舉棋不定。
作為民主派元老,現分別屬於中間派「新思維」的狄志遠,以及「民主思路」的湯家驊,都認為民主派不應放棄立法會這個重要議政平台,甘於只當政治評論員,令政黨發展走向末路。

文:馮惠詩 圖:黃冠華

距離立法會選舉不足8個月,民主黨及公民黨作為民主派傳統兩大政黨,仍然未就是否派人參選公開表態,但曾任民主黨主席的立法會前議員劉慧卿卻公開表示,在新制度下參選是「屈辱」,令坊間關注傳統泛民政團是否已放棄立法會平台,甚至走向末路。

特首林鄭月娥(中)政府期望立法會5月底可通過修改選舉制度的法案。(中通社)
特首林鄭月娥(中)政府期望立法會5月底可通過修改選舉制度的法案。(中通社)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衞4月14日在立法會提交有關選舉制度修訂的綜合條例草案。(中通社)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衞4月14日在立法會提交有關選舉制度修訂的綜合條例草案。(中通社)

狄志遠︰主流聲音在立法會裏面

狄志遠認為,當一個政黨放棄立法會平台,可以發揮的空間有限。
狄志遠認為,當一個政黨放棄立法會平台,可以發揮的空間有限。

狄志遠早前接受《堅料網》訪問時,質疑前黨友劉慧卿的言論是「忽然站在道德高地」,如果看不起選舉,就不如不要參選。民主黨未來何去何從?應否繼續爭取在議會發聲?如不參選是否就等同滅黨?作為過來人的狄志遠向《堅雜誌》表示,作為政黨不應放棄立法會這個平台。

「有些觀點如不在議會(發聲),就要在民間、在基層組織裏面做功夫。七、 八十年代我們真的由基層、由民間力量打上去,當時立法會、區議會都沒有選舉,我們就透過民間力量去爭取以達致目標。但自從有直選後,民間聲音已經被取代。當然,民間聲音仍然存在,但已不是主流,民意聲音及主流聲音都在立法會裏面。」

放棄立法會平台不容易獲社會認同

狄志遠曾在1991年回歸之前出任過立法局議員,其後淡出政壇,至2016年才再參加立法會選舉。議會內外政治經驗豐富的他強調,當一個政黨放棄立法會平台,就少了發言空間、資源和網絡,不容易得到社會認同,可以發揮的空間會變得很小︰「當然你可以走小眾利益,譬如動物權益、少數族裔權益,都有空間,但作為一個政黨走這麼窄的路線,慢慢會萎縮。

「如果民主黨派因看不起這次選舉制度而退到民間,就是將民主力量萎縮。這麼多年來的經營,我會覺得是很可惜。」

湯家驊︰不參選只是做政治評論員

湯家驊表示,政黨的定義就是要在議會當中有代表,否則只是在做政治評論員。
湯家驊表示,政黨的定義就是要在議會當中有代表,否則只是在做政治評論員。

曾一手創立公民黨的湯家驊,自2004年於立法會新界東選舉勝出後,歷任三屆立法會議員,於2015年退黨後辭任議員一職,並創辦「民主思路」。他接受《堅雜誌》訪問時指出︰「政黨的定義就是要在議會當中有代表,如果在議會中沒有代表,就只是一個議政團體,而不是參政團體,所以只是在做一個政治評論員,影響不到施政,我不覺得一個政黨應該去說不參與任何選舉,我看不到世界上有這樣的政黨。」

從政者不應高高在上

在新的選舉制度下,要參加立法會直選不僅要取得100個參選選區的選民提名,亦要取得選舉委員會5個界別,每個界別2名選委的提名。湯家驊認為,有關要求的意義,是希望參選人能夠接觸及說服社會更廣泛、各階層人士支持他︰「從政者最基本要求就是要得到整體社會各階層的支持,而不是一小撮激進份子支持就足夠。」

湯家驊解釋,參選人過往亦要在街頭請求市民簽名支持,他完全不認同現時要向選委或建制派取得支持是一種屈辱,並反問「那麼在街頭爭取市民支持亦是屈辱?」他認為,從政者應保持謙虛的心態︰「你當自己高高在上,去爭取提名是很屈辱的話,對不起,這種說法我是難以認同,我真的難以認同。」

中央希望議會有多元聲音

如派人參選,是否能順利「入閘」出戰?當選後在議會可有多少發揮機會?相信這些都是民主派大黨的關鍵考慮。狄志遠認為,中央並不想立法會「清一色」,因為如果立法會裏面全部議員都是建制派,立法會變得沒有公信力,對政府施政不利,民意亦會保持着一種不滿狀態,這樣對社會發展亦會不利:「這不是中央搞這麼大動作的原意。」

狄志遠認為,中央亦希望議會有不同聲音,體現出香港是多元社會,故只要不涉及提倡港獨、「攬炒」,不勾結外國勢力,不觸及這些「紅線」,要追求《基本法》下的雙普選等仍然是有空間。狄志遠相信很多泛民朋友都有機會參加立法會選舉,甚至當選去推動香港發展,但如果選擇走激進路線、牴觸「紅線」,從過往經驗所見都會有負面後果,「倒不如大家走一條理性、務實路線」。

籲民主派面對現實放棄激進路線

政府2019年修訂《逃犯條例》,在民主派反對下立法會相關委員會爆混亂,修例風波亦令社會撕裂。
政府2019年修訂《逃犯條例》,在民主派反對下立法會相關委員會爆混亂,修例風波亦令社會撕裂。

過去幾年香港事態發展是「震撼性」,狄志遠強調今次修改選舉制度,中央使出了較強硬的手段,但或許經歷了種種之後,大家會明白各走極端沒有好處,只會越來越分化,大家或會學習妥協、對話,找出共通點。他勸籲民主派要面對現實,要反思若然繼續走激進路線是否能帶來正面效果。

「我們已有一段時間走向激進,去攬炒,大家都受傷害,今時今日搞政治是沒有贏家,客觀上來說在這個選舉制度再走激進路線是沒有空間,是否要調整路線以為香港好,去試一個新的路線,去對話﹖如民主派想參與,就一定要走務實、理性的路線。」他認為民主派朋友應該要去反思。

偏離初衷與爭取民主背道而馳

湯家驊在2014年的「佔領中環」行動,政改在立法會被否決後退出公民黨。他當時表示,一直期待公民黨可吸納更多政治傾向較為中立的香港人,成為可與中央建立關係較為正面的民主派政黨,但該黨與其創黨理念偏離太遠。在訪問中湯家驊再次說到當年的退黨決定。

「自從我參政之後,民主派就越來越偏離初衷,偏離了爭取民主的主要目標,越來越變為一種爭取獨立或反共的意識形態,這樣的目標轉移對於爭取民主有相反作用。」湯家驊認為民主派應以爭取民主為目標,在憲制安全、制度安全、社會安全的情況下,才在穩妥的基礎上談民主,否則都是空談。

他語重心長地說︰「民主派要重新檢討過去走的路線是否最直接、爭取民主成功機會最大的路線。如果你走的路與成功爭取民主是背道而馳,我不認同你是民主派。」湯家驊認為民主派應該要知道走怎樣的路,才可以成功爭取民主,尊重主權亦不應跟爭取民主勢不兩立。

民主派「入閘」有兩度關卡

至於民主派能否「入閘」,湯家驊認為目前面對兩個「關卡」,一個是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資審會只看參選人是否擁護《基本法》,如參選人擁護《基本法》,不論是建制派還是民主派,都沒有分別。而另一「關卡」就是爭取選委提名,他認為在1,500名選委中,每個界別只需取得兩個提名,如這樣都爭取不到,參選人都應該自我檢討一下。他重申不覺得民主派就是不愛國,民主派不應對號入座說自己不愛國,因此「今次的改動對他們影響不大」。

回歸理性務實中間派或有轉機

隨着《港區國安法》實施,香港要落實愛國者治港,激進、「攬炒」路線已沒有出路,社會或會回歸務實、理性。在如今這種情勢下,可否為過去幾年一直屬弱勢的「中間派」政團提供契機,打開通向議會的大門?

2016年成立「新思維」的狄志遠早前有份出席中央就香港選舉制度舉辦的座談會,似乎比起其他民主派有不一樣的分量。他表示,「新思維」雖然在立法會沒有議席,但一直就不同議題進行研究,過去亦一直有與政府、中聯辦、智庫、不同政黨溝通對話,甚至為政府一些溝通工作擔當牽線角色。

有信心「新思維」可獲選委提名

新思維成立時,時任特首梁振英政府官員都有到場道賀。
新思維成立時,時任特首梁振英政府官員都有到場道賀。

被問到北京或中聯辦方面有否鼓勵他們參選?狄志遠說一直有就《港區國安法》等不同議題向有關方面提供意見,雙方一直有聯絡,但沒有談及選舉,但承認有關方面亦有鼓勵他努力、積極參與社會事務。他有信心如果「新思維」參加選舉,能夠取得選委提名。

「新思維」成立時參與人數有逾百人,但經歷了2016年立法會選舉,該黨只得到約5%支持,令不少成員離開,至今只餘下他與該黨副主席黃俊瑯等10多名活躍黨員。被視為中間派的「新思維」一直受到質疑、批評,甚至攻擊。狄志遠坦言主張中間路線過往會處於弱勢,「兩面不是人」,但好處是經過磨練後,剩下的這班「精兵制」下的成員,「已『麻木』到不理別人如何批評」,相信自己做的事是正確的,就會去做。

新思維精兵制4至6人出選

狄志遠強調,在新制度下走激進路線已沒有空間,不可能「入閘」參選,日後如要在議會平台上發揮,無可避免就要走向務實理性:「我相信我們的位置會越來越多人感興趣。」實際上,最近亦陸續有人向他「打招呼」,希望加入「新思維」,但狄志遠希望「新思維」暫時先行精兵制,預計成員大約20人左右,希望每位成員都是議政能力高、懂政策、對社會有承擔、質素高的人才。

對於12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新思維」預料會再接再厲。狄志遠承認他們正積極考慮參選,預計派出4至6個名候選人,主力攻打直選議席。狄志遠希望屆時能與其他民主派政黨協調,因為他認為自己的「根」就在民主派,加上日後議會將以建制派為主,民主派或只能取得10多席,新思維即使有人能進身議會,亦要就不同議題與其他人合作,如民主派能夠團結,對鞏固民主派力量有利。

「民主思路」對選戰未感樂觀

民主思路於2015年成立,目前核心成員已有七、八十人。
民主思路於2015年成立,目前核心成員已有七、八十人。

至於主張走第三路線的「民主思路」,目前主要參與研究工作的成員及理事各有約20人,聯同「民主思路」之下的「香港政治及行政學苑」畢業生,以及有聯繫的「同行者」,湯家驊表示現時他們有四、 五百人左右,當中核心成員雖只有七、 八十人,但人數已比兩年前倍增。

被問及會否派人參加立法會選舉?湯家驊知道有很多成員有意從不同渠道參政,包括參與選舉或加入政府,但「民主思路」成立至今,成員在立法會選舉都是戰敗而回,因此他對參與新一屆選戰未感樂觀︰「民主思路最近幾年的民調,都顯示中間路線支持者任何時候都超過50%,2019年香港最黑暗時期,中間派支持者都沒有低過50%,但在選舉中體現不到。」

港人習慣面對二元對立政局

對如此奇怪現象,湯家驊解釋,香港人習慣了二元對立的政治局面,很多政治理念屬中間溫和路線的人,在選舉時「被迫」去選建制派或民主派,不夠膽去選「第三路線」的候選人。湯家驊認為必須要打破這個隔膜,令大家都相信「第三路線」有出路,能打破二元對立的政治形勢。

至於如何消除隔膜,湯家驊說必須要有中央政府、特區政府、社會各界人士支持。他認為如果有多些成員能夠加入政府,有多些人在選舉中有表現,就會多些人相信「第三路線」有出路。

默默耕耘等待「水滴石穿」

「今屆政府成立時有向民主派招手,但民主派不肯入去(政府),民主黨甚至聲稱誰要加入政府就請先退黨,變成整個政府都是建制派人士。在這樣的情況下,你很難說服香港人可以有第二條路線走入建制架構裏面,這個政治現實我們必須面對。」

他慨嘆要香港人改變不容易,自己近幾年才倡議「第三路線」是太遲,現在只能默默耕耘,等待「水滴石穿」。

55403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