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4)盤點民主派「倖存者」 涂謹申鄺俊宇或被放生

原定去年9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因應新冠肺炎疫情及政府修改選舉制度,延至今年12月舉行。新制度下,立法會議席增至90席,惟地區直選則減至只剩20席。政圈有分析指,民主派倘派人參選,料可取得當中半數直選議席,即10席。
但最重要的問題是,在眾多民主派政治人物中,誰可以得到選委提名,獲得出選資格?有資深民主派人士分析,民主黨前議員涂謹申與鄺俊宇,有機會獲得「放生」,可望通過審查委員會審查,在選委會獲得足夠提名參選。

涂謹申拉布引發修例風波

2019年起持續了一年多的黑暴事件,由同年4月修訂《逃犯條例》揭開序幕,首先「出場」的正是涂謹申。立法會就政府提交的《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成立法案委員會,並由當時最資深議員涂謹申主持主席選舉。然而,涂謹申刻意拉布,令法案委員會主席難產。事件拖延多時,法案仍未能進入審議階段。另一邊廂,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去信內委會主席李慧琼,要求立法會在同年6月12日就修訂《逃犯條例》恢復二讀,終引發前所未有的修例風波。

縱使涂謹申在反修例風波中扮演重要角色,卻鮮有見他在連場示威中衝出街頭,也沒有參與非法集結及煽動黑暴。如果要數涂謹申的「罪狀」,必定是2019年5月,他參與了由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率領的「反對引渡修例美加團」,與當時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及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會面,向蓬佩奧提及在《香港關係法》下,美國要確保香港高度自治地位,但並未要求美國制裁香港。

民主派47人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被捕,原本在立法會的民主派所剩無幾。
民主派47人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被捕,原本在立法會的民主派所剩無幾。
涂謹申沒有公開發表支持「攬炒」,有可能獲得「放生」。
涂謹申沒有公開發表支持「攬炒」,有可能獲得「放生」。

鄺俊宇無公開支持「攬炒」聲明

鄺俊宇過去亦曾現身於反修例示威當中。
鄺俊宇過去亦曾現身於反修例示威當中。

55名反對派人士因被指參與去年立法會35+初選,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被捕,當中有47人已被控涉嫌「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其中涂謹申及鄺俊宇被扣留調查一輪後,並未被落案起訴,他們兩個與其餘6人最終得以保釋,並須於5月4日再次報到 。消息指,相關檢控應已告一段落,二人沒有被檢控,是因為沒有簽署或公開發表支持「攬炒」聲明。事實上,二人在黑暴風波後段已變得十分低調,幾乎沒有露面。

涂謹申與鄺俊宇均是2016年透過區議會(二),即超級區議會議席當選,二人分別取得243,930及491,667 票,當中鄺俊宇在所謂「配票」機制下成為「票王」,有一定民意基礎。

鄭松泰被不點名讚「值得肯定」

鄭松泰曾在立法會倒插國旗,但已表達歉意。
鄭松泰曾在立法會倒插國旗,但已表達歉意。

要盤點可能獲放生再度參選的反對派人士,不能不提熱血公民的鄭松泰,因為他可能是目前立法會內唯一貨真價實的「反對派」議員。原定去年舉行的立法會選舉,鄭松泰亦有報名角逐連任,雖曾捲入「倒插國旗」官司,但當時並未有被取消參選資格。去年11月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總辭,他與份屬非建制派的醫學界立法會議員陳沛然未有參與,其後港澳辦發言人不點名表示,部分被標籤為「反對派」的議員選擇繼續履行議員職責,「這樣的明智之舉值得肯定」。

55403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