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私校幼稚園抵死啦,做生意預咗蝕!」新界校長會會長朱景玄不認同這種說法。他認為香港若沒有了私校幼稚園,等同香港沒有了高爾夫球場,等同香港消失了國際性。

朱景玄說,若私校幼稚園大量倒閉,會造成老師「獨特性失業」,嚴重影響教師士氣,幼稚園產業鏈將遭受前所未有的衝擊。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副主席林翠玲亦表示,目前政府的津貼只是「好過無」,重擔仍然落在學校的肩上。

朱景玄解釋,目前香港約有1,000間幼稚園,其中九成接受了舊制的「學券制資助計畫」又或者新制的「免費優質幼稚園教育計劃」,拿了政府資助的幼稚園就不能當作一門生意,皆因學校的資金運作、教師薪酬、課程管理全部受政府監察、審計。而目前在政府的抗疫基金的津助下,業界可得到一定程度的紓緩。

朱景玄說,若私校幼稚園大量倒閉,會造成老師「獨特性失業」。
朱景玄說,若私校幼稚園大量倒閉,會造成老師「獨特性失業」。

「今次疫情下死得最慘的是私營,就是不接受學券或者優質免費幼稚園計畫的幼稚園。這種叫獨立私校,簡稱私校。這種私校的課程是政府容許放寬的,可以教西班牙語、英語,甚至日文。」幼稚園私校約佔整體幼教界10%,朱景玄估計,當中超過五成私校幼稚園,大約50間左右頂唔住,若一間粗略估計有40名教師,等於起碼有200名教師保不住飯碗。

朱景玄分析,私校成本高,若半日學費達不到4,000至5,000元;全日學費不能達到6,000至7,000元,那麼私校會虧本。在現時疫情下,私校收不到學費,會嚴重影響私校的生存空間,造成老師失業。

老師被逼減薪 辦學團體非無良

「事實上,在沒有疫情的時候,但因社會運動的關係,幼稚園已經有退學潮出現,當時已經開始慘。」朱景玄說,現在疫情來了,幼稚園簡直叫救命,有些幼稚園可憐到沒有一個家長願意交學費。

有幼稚園為了不即時倒閉,只能削減老師薪酬:「你不可以說辦學團體無良。」朱景玄形容,這個艱難的時期,大家都需要承擔。第一政府要負擔;第二辦學團體要負擔;第三受薪的持份者都需要負擔,但可以負擔最小,但也需要承擔;還有第四就是家長,家長都需要交學費支持學校:「除非你都失業,你交不了全部都需要交部分學費。」

經營學校不同茶餐廳 重開需時九個月

朱景玄形容,無論接受政府資助的幼稚園,或者獨立私校,都要肩負有社會責任:「經營學校不是開茶餐廳,不是開酒樓,沒有任何社會責任,隨時可以倒閉停業。學校是無法停業,學校有社會責任,要提供教育。」

他解釋,一間學校倒閉後要恢復,和其他行業完全不同。結束一間茶餐廳再營業,只要做簡單裝修再等衞生署發牌,七日即可,但要開一間學校就完全不同:「須經過11個部門審批,我的經驗告訴你,由零至開到學,這個過程最低限度九個月。如果你拿到所有牌照的時候是五月,那你慘了,你要等到八月才可以開學,因為學校很特殊,是一年還一年的。」

教師「獨特性失業」 新一批畢業生被攬炒

幼稚園倒閉,造成老師「獨特性失業」,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朱景玄解釋:「老師是一個專業,你沒理由叫老師開的士,老師失業要找回老師的工作,但老師工作非常特殊,是一年合約,若老師今年找不到工作,要等到下一年才有工作。這種工種的失業是獨特性的。」

朱景玄認為,最大影響的會是新一批讀幼教的畢業生:「今年的畢業生,早期經歷社會運動,無讀書,現在又疫情,要接受所謂的電子教學,但成效存疑。疫情之下,他們連實習的機會都取消了,僱主會傾向不聘請這批新畢業生。你們經常說要攬炒,放心,現在真是攬炒到你!」

私校生存靠自己 政府津貼「好過無」

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副主席、荃灣商會朱昌幼稚園校長林翠玲和學生關係很好
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副主席、荃灣商會朱昌幼稚園校長林翠玲和學生關係很好

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副主席、荃灣商會朱昌幼稚園校長林翠玲表示,目前政府的津貼只是「好過無」,重擔仍然在學校,而最後私校可以熬多久要看「學校背後實力」。

「獨立私校幼稚園,要面對的支出非常龐大,沒有了學費就等同沒有了收入,還需要支付租金、教師薪酬,這兩樣是最大開支。政府的津貼只是好過無,私校最後可以熬多久,2020年9月還能否屹立不倒,要看學校背後機構的實力,資金實力,若背後實力弱,一定熬不住。」

翻查資料所見,目前政府向2,200所中小學、幼稚園提供一筆過額外津貼抗疫,涉及4,200萬元。幼稚園方面,教育局會以每所參加「幼稚園教育計劃」的幼稚園,用本年一月的學生人數為基礎,計算該幼稚園在停課期間的每月資助,以及為所有幼稚園提供一筆過津貼,涉及額外開支約1億2,000萬元。林翠玲表示:「我相信(接受政府支援的)業界的情況會紓緩一點,但希望錢能盡快到位,令大家不要太徬徨,以解決燃眉之急。」

29332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