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身反暴】(1)政治素人挑戰郭榮鏗 女大狀麥慶歡:反對暴力由議會開始

本於今年9月舉行,但已決定延期的立法會選舉有很多個意料之外。其中一個,是忽然冒出一位女大律師報名參選法律界,她的名字叫麥慶歡。

對於這位名不見經傳的女大狀,很多人揣測她是建制陣營派出的代表,誰知她卻說:「無任何人叫我參選,係我自己意願。」

麥大狀之所以自告奮勇,導火線是去年的反修例風波,街頭上暴力不斷,令她瀕臨抑鬱症邊緣:「呢段時間我係咁食,食到肥咗10幾磅。」她接受《堅雜誌》訪問時,說到這裏,不禁眼泛淚光:「我自問作為一個大律師,面對這些暴力,可以為社會做些甚麼?」

眼見立法會內,無論是法律界議員抑或擁有法律背景的反對派議員,竟無一人譴責黑暴,卻只譴責警方暴力。

「如果你不滿現狀,最好嘅解決方法,be a part of it(成為其中一部分)。」適逢立法會選舉,她毅然決定參選,希望加入議會告訴大眾:「暴力係唔啱嘅,作為法律專業人員,更不可縱容暴力!」

文:潘翠華 圖:黃冠華

麥慶歡從未涉足政治,頂多是參與過去年7月由立法會議員梁美芬發起的法律界聯署,譴責暴徒在7.1回歸紀念日衝擊立法會大樓並肆意破壞。自此之後,大家都將她歸作建制派,縱使她在報名參選立法會選舉時,並未有申報政治聯繫。

我不屬於任何顏色,我只是反暴力。

麥慶歡說無人叫她參選立法會,是她自己的決定。
麥慶歡說無人叫她參選立法會,是她自己的決定。

麥慶歡斷言否認自己是建制派:「我不屬於任何派別,亦不屬於任何顏色。當時我會簽名,純粹因為(反)暴力。我看不到有任何原因,可以Justify(解釋)他們(黑衣人)去破壞立法會大樓(的行為),任何一個律師或大律師都應該要去做(反對暴力)。」

今次決定參選,也是她自己的意願:「沒有人叫我出選,只是我真的想為業界做一點事,所以就問業界的人如何想,他們很多都支持我。我報了名之後,收到很多同業傳來的訊息,為我打氣,想我贏。亦有人說我出來參選,已經有勝算。」

譴責警方但縱容暴力,令我很失望。

事實上,若要以建制和非建制去界定的話,麥慶歡更像是後者,皆因2014年的佔中,她是支持者之一:「第一,他們(佔領者)是和平進行。當時在我金鐘辦公室附近,看到他們很和平,人人互相幫助,很感動。其二,他們要爭取的是雙普選,是《基本法》第45條和68條裏面保障的東西,只不過(法例中)沒講明時間表。」

在麥慶歡眼中,佔中是和平、理性、非暴力,所以她支持,但去年的反修例風波卻截然不同:「打爛立法會大樓、打爛港鐵站……香港面對前所未有的暴力。I was so drepressed(我感到很鬱悶),作為大律師,卻不知道可以做些甚麼,於是便不斷吃、不斷吃……最後才知道這是抑鬱的Symptom(徵狀)。我因為狂吃而肥了10多磅。」當她為自己對暴力束手無策而自責時,當時的法律界議員郭榮鏗等人卻對黑暴視而不見:「只譴責警方暴力,很少譴責其他暴力,令我很失望。」

因此麥慶歡想去參選立法會,她想告訴別人,暴力是不對的,無論是警方抑或黑衣人的暴力。身為律師、大律師,更加不能夠縱容違法暴力。

麥慶歡形容去年起的去年反修例衝突,是香港有史以來最暴力。(中通社)
麥慶歡形容去年起的去年反修例衝突,是香港有史以來最暴力。(中通社)
麥慶歡曾支持2014年發生的佔中行動,形容是和平、理性、非暴力。(大公報)
麥慶歡曾支持2014年發生的佔中行動,形容是和平、理性、非暴力。(大公報)

「案底論」令我憤怒,社會無希望。

楊岳橋
楊岳橋

最令她最反感的一件事,是聽到有身兼大律師的議員楊岳橋竟狂言「有刑事案底會令人生更精彩」。她不知怎樣形容這句話:「是比差更加差,令我真的很Furious(憤怒)。我看不到任何一個處境,有案底會令人生更精彩!(有案底後)律師做唔到、醫生做唔到,當你有志願為社會做點事,但好多事都做唔到,何來更精彩呢?」

這個「案底論」毋疑給年輕人作了一個非常壞的示範。她說,身邊有為人父母的朋友,曾勸喻子女不要上街,卻被回一句:「人哋大律師、議員都無話(上街)有問題,點解我唔可以去?」麥慶歡嘆息說:「年輕人是國家和社會棟樑,如果你告訴他們有案底令人生更精彩,個個走去犯法,我們的社會就無希望。」

條例妖魔化,最後演變成暴力抗爭。

麥慶歡批評政府在《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的諮詢欠全面,以致暴力示威出現。(中通社)
麥慶歡批評政府在《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的諮詢欠全面,以致暴力示威出現。(中通社)

談到去年鬧得滿城風雨的《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麥慶歡認為,政府對修例的諮詢不夠全面:「反修例風波下,法律界都有幫市民去解讀這條文,我到不同機構為市民分析和解釋,當中8成人的反應都是『吓?乜原來呢條條例97年已經有?』他們以為是林鄭(特首林鄭月娥)為了『媚中』才加上去。」她察覺到市民根本不知道在發生甚麼,加上某些傳媒大肆渲染將條例妖魔化,終引發港人對修例的恐懼,最後演變成暴力抗爭。

另一個驅使她挺身而出參選的原因,是今年6月30日《港區國安法》實施:「你看到這條例令香港市民對人身自由和人權的保障,有着前所未有的擔心和質疑,令社會更加對立。所以我想藉着參選,成為議員後,用這機會為市民發聲,充分保障他們的權利。」

立《港區國安法》可理解、有理據。

麥慶歡希望進入議會,改變議員之間的對立和暴力歪風。(中通社)
麥慶歡希望進入議會,改變議員之間的對立和暴力歪風。(中通社)

講到《港區國安法》,麥慶歡說她的理解跟前首席法官李國能一樣:「Understandable(可以理解) and Justifiable(有充分理據)。」亦跟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的看法類同:「他沒有反對立法,只是反對立法過程無諮詢,內容亦被質疑違反了《基本法》內賦予港人的自由。」

麥慶歡認為,這條法例內容的確有含糊地方,或會令人不知道在甚麼情況下觸犯法例。她本來已草擬好一份草案,解構如何在法例之下,更好地保障市民的人權和自由,作為參選政綱之一。不過隨着立法會選舉押後,這份草案暫不曝光,但她不排除未來會「上書」特首。

對陣若然是師傅戴啟思,有勝算。

立法會選舉提名期截止前夕,選舉主任突然宣布12名參選人提名無效,其中之一是競逐連任的法律界議員郭榮鏗。被指是反對派「Plan B」的戴啟思,隨即報名參選法律界議席。麥慶歡對此感到意外,皆因戴啟思正是她的其中一位「師傅」:「我參選時完全只想到郭榮鏗是對手,所以當知道多咗阿Phil(戴啟思)時,真係幾Surprised。」

假若今屆立法會選舉沒有押後,麥慶歡對撼戴啟思,將會變成「徒弟對師傅」的局面。問她可有勝算?答案出乎意料:「我覺得有。第一,很多人覺得我師傅立場有偏袒,相反我是政治素人,較為中立。第二,我較年輕。第三,我起碼懂得講中文,當然這不是重點。第四,我覺得自己非常注重以協商去解決問題,一定好過正面衝突。將來我若當了議員,一定會好好坐下來跟政府協商,我覺得政府是會聽的,尤其是你有心為業界做點事,而不是逢中必反,或者是逢政府必反。」

郭榮鏗
郭榮鏗
戴啟思在郭榮鏗被DQ後旋即報名參選競逐立法會
法律界議席,對手麥慶歡是其徒弟。(中通社)
戴啟思在郭榮鏗被DQ後旋即報名參選競逐立法會 法律界議席,對手麥慶歡是其徒弟。(中通社)

有能力由農民變大律師,亦有能力做議員。

記者問她作為政治素人,會否擔心自己比其他政客輸蝕?麥慶歡不假思索回應說:「我做大律師前都沒有做大律師經驗,你做記者之前都無做記者經驗。任何事都有第一次,如果我有能力由一個農民變做一個大律師,我同樣有能力去做好議員工作。」

若然將來真的晉身立法會,麥慶歡最想改變的,是議會的對立和歪風:「你見到現在議會內分成兩派,他們的行為令市民很失望,居然可以丟一些臭東西……立法會應該是莊嚴的地方,一個立法會議員的行為也這樣的話,你如何期望他人,尤其是年輕人的表現?我作為三個孩子的母親,一定不想他們去學這些事。」

40429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