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壇風雲】人大DQ 4議員 公民黨幾近亡黨 總辭甘心陪葬 民主黨付諸一炬

全國人大常委會本月(11月)11日通過有關取消香港立法會議員資格的決定,港府隨即公布公民黨楊岳橋、郭榮鏗、郭家麒及專業議政梁繼昌4人喪失立法會議員資格。4人被取消資格(DQ)觸發反對派陣營公民黨、民主黨等15名立法會議員集體總辭。
是次DQ風暴令公民黨幾近亡黨,民主黨立法會全數7個議席「攬炒」,反對派最大黨全黨付諸一炬。建制派陣營在DQ消息一出後,紛紛為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解話」,甚至揚言反對派發起總辭是對抗中央,日後難以說服選舉主任相信他們會擁護《基本法》及效忠特區,意味或難再重返議會,日後若要參選,要表達悔意。反對派未來何去何從?面前的是死路一條,還是仍能絕處逢生﹖

文:馮惠詩

黃碧雲(左起)、主席胡志偉、尹兆堅、林卓廷代表民主黨議員宣布遞信辭職,12月1日起生效。
黃碧雲(左起)、主席胡志偉、尹兆堅、林卓廷代表民主黨議員宣布遞信辭職,12月1日起生效。

今年9月原定舉行立法會換屆選舉,7月底立法會選舉提名期結束前夕,4名時任立法會議員楊岳橋、郭榮鏗、郭家麒及梁繼昌,被選舉主任質疑曾請求外國制裁香港,以及表明當選後將否決政府法案以迫使政府回應訴求,最後4人均被裁定提名無效,喪失參加立法會選舉資格。然而新冠肺炎疫情在港肆虐,港府最終決定押後立法會換屆選舉,並就立法會「空窗期」問題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

議員延任資格惹爭議 人大常委會三大決定

反對派宣布總辭,但辭職行動並不一致。
反對派宣布總辭,但辭職行動並不一致。

全國人大常委會其後公布現屆立法會於將延任不少於1年,直至下屆立法會就任。反對派對是否接受延任出現分歧,結果23名反對派議員當中只有20人延任,人民力量陳志全及議會陣線朱凱廸因不贊成延任安排而選擇不再留任;時任公民黨議員陳淑莊亦以個人理由辭去議員職務,並且退出公民黨。公民黨議席隨即由5席減至4席。

然而,坊間對4名已被選舉主任取消參選資格的立法會議員,能否於立法會延任意見紛紜,部分意見認為,4人已喪失參選資格,亦即並不擁護《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區,故此不應繼續允許他們延任,否則情況甚為尷尬。惟全國人大常委會就延任安排作出決定時,並未有處理這個問題。

直至本月11日,延任的立法會新一個立法年度展開後約1個月,人大常委會宣布審議了有關取消議員資格的《國務院關于提請就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資格問題作出決定的議案》,並就立法會議員資格問題作出三大決定。

反對派總辭 鄭松泰、陳沛然未跟隨

楊岳橋(左起)、郭榮鏗、郭家麒、梁繼昌被取消議員資格。
楊岳橋(左起)、郭榮鏗、郭家麒、梁繼昌被取消議員資格。

全國人大常委會的三大決定包括︰一、香港立法會議員因宣揚或者支持「港獨」主張、拒絕承認國家對香港擁有並行使主權、尋求外國或境外勢力干預香港事務,或具有其他危害國家安全等行為,不符合擁護香港《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定要求和條件,一經依法認定,即時喪失立法會議員的資格;二、決定適用於在原定於今年9月6日舉行的香港第七屆立法會選舉提名期間,因上述情形被香港特別行政區依法裁定提名無效的第六屆立法會議員。今後參選或者出任立法會議員的,如遇有上述情形,均適用本決定;以及三、依據上述規定喪失立法會議員資格的,由香港特區政府宣布。

港府在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決定後,同日公布楊岳橋、郭榮鏗、郭家麒及梁繼昌即時喪失立法會議員資格,並將有關決定刊憲。反對派亦於當日下午召開記者會宣布決定總辭,以示抗議全國人大常委會及特區政府所作的決定。唯一一個小插曲就是一直被反對派陣營排拒於外的熱血公民立法會議員鄭松泰,以及一直聲稱自己並不是建制派,亦非反對派的醫學界立法會議員陳沛然,並沒有跟隨反對派辭去議員職務。

鄭松泰
鄭松泰
陳沛然
陳沛然

公民黨成員頻訪美 涉拉攏外國干預香港事務

公民黨郭榮鏗(左二)、專業議政莫乃光(左一)到美國會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右一),要求美國插手香港事務。
公民黨郭榮鏗(左二)、專業議政莫乃光(左一)到美國會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右一),要求美國插手香港事務。

今次DQ風暴主要針對有「大狀黨」之稱的公民黨。公民黨成員多次赴外國與當地政要會面,令人質疑勾結外國勢力,拉攏外國干預香港內部事務。其中該黨主席梁家傑曾與時任議員楊岳橋於前年5月到訪美國華盛頓及紐約,與當地政府官員及國會議員會面。去年3月,政府修訂《逃犯條例》風波爆發前,該黨郭榮鏗亦曾赴美與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等人見面。至去年8月,反修例風波爆發期間,郭、楊二人再次訪美。該黨成員被取消議員資格,與此並非毫無關連。

公民黨原有4名立法會議員當中,只餘下譚文豪一人未有被取消資格,但亦已參與總辭。有指該黨在DQ風暴後已有黨員考慮退黨,甚至有人建議該黨解散。倘該黨成員日後參選仍被取消資格,恐與被滅黨無異。

扶持公民黨壯大 李柱銘曾被批吃裏扒外

李柱銘(左二)聯同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右二)等,去年到美國會見時任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左三),要求美國制裁香港。
李柱銘(左二)聯同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右二)等,去年到美國會見時任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左三),要求美國制裁香港。

相反,今次受到DQ風暴牽連,與其他反對派議員一起總辭的民主黨,就較少到外國呼籲其他國家對香港事務指手劃腳。近年該黨除了林卓廷2017年一度到英國,與英國外交部負責香港事務的代表Warren Leigh會面,要求英方關注《中英聯合聲明》及一國兩制實踐情況外,只有該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圓圖)對拜會外國政要樂此不疲。

民主黨多年以來都是反對派頭號政黨,直至2006年,時任立法會議員余若薇等人成立公民黨,形勢逐漸扭轉。近年公民黨路線越趨激進,完全奪去了民主黨的光環。同為資深大律師的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一直與公民黨中人,包括資深大律師余若薇過從甚密,兩黨曾不下一次傳出合併,而李柱銘早在多年前已被指摘身為民主黨人,卻不遺餘力扶持公民黨,意圖讓公民黨入主,令民主黨被矮化,是吃裏扒外,猶如「吳三桂」。雖然最終兩黨未有合併,但民主黨聲勢已經每況愈下。2014年「佔領中環」事件後,民主黨更是進退失據,被激進派牽着鼻子走。

李柱銘
李柱銘

民主黨議員無人被DQ 「攬炒」總辭全失議席

今次公民黨3人被取消議員資格,原本全數7名立法會議員得以「倖存」的民主黨,或可趁機重整旗鼓,未來還有一線生機。然而民主黨不僅未有把握今次時機,反而繼續做「攬炒派」的「順民」,悍然踏上總辭之路,雙手將議席奉上,民主黨最終與公民黨「攬炒」成功,最後付諸一炬,百多名職員被遣散,身為該黨主席的胡志偉責無旁貸。

反對派過往聲言民主運動需街頭抗爭、國際戰線及議會戰線三條戰線並行。然而,《港區國安法》實施後,街頭抗爭近乎絕跡,國際戰線亦與瓦解無異。事實上,今年9月胡志偉已表明民主黨傾向接受立法會延任安排,並曾在一個訪問中表示,在國際戰線及街頭戰線受限之下,更有需要延續議會戰線。奈何兩個月過去,所謂的議會戰線已因總辭而「全軍覆沒」。

建制派批不理智 何君堯勸收回總辭決定

唐英年指反對派要表達悔意,才有機會重返議會。
唐英年指反對派要表達悔意,才有機會重返議會。

其實,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議員資格的決定一出,建制派陣營已紛紛出動搖旗吶喊,不僅聲言被取消資格的4名議員將難以重返議會,甚至指反對派總辭就是與中央對抗,下一屆立法會選舉或未能參選,倘要參選亦需解釋當初為何參與總辭,放棄議員職務。其中,全國政協常委、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就說,被取消議員資格的4人,多次要求外國介入香港事務,被取消資格順理成章,但他認為4人可以透過一些行動「洗底」,例如寫信至美國政府有關部門表明撤回過往言論,希望美國政府取消對中國及香港的不利政策。

對於反對派總辭,唐英年認為立法會議員每年獲400萬元薪津,應盡心盡力,為香港人謀福祉和作出長遠規劃,如他們下次想再參選,需再由選舉主任決定他們是否合資格,並證明他們並非與中央政府及《基本法》作對。

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圓圖)則表示總辭並不理智,他希望有機會聯絡胡志偉,勸籲他們收回總辭決定,期望他們不要一錯再錯,錯失服務市民的機會。

何君堯
何君堯

害怕留任「樣衰」 民主黨「無得選擇」

民主黨過去從不鼓吹港獨激進主張, 2010年該黨時任議員何俊仁、劉慧卿及張文光,更曾就政改方案到中聯辦,與當時的中聯辦副主任李剛會面,可見當年中央視民主黨為可以溝通對象。惟近年該黨偏離溫和反對派路線,今次總辭決定更令全黨議席盡失,可說是愚不可及。

有民主黨中人表示,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立法會延任一年之際,外界本來已有強烈聲音,要求反對派陣營辭任議員,直到今次DQ風暴,民主黨實在是「無法推辭」,如果只剩下民主黨與熱血公民留任,將會好「樣衰」,因此是「無得選擇」。然而,今次DQ是由人大出手,民主黨7名議員參與總辭,並公開表示「一國兩制已死」,等同是公然挑戰人大權威,抗拒中央管治,預料將來無法再參加立法會選舉。

聲言與公民黨齊上齊落 未來恐越來越激

參與總辭的議員未來議會生涯或已「玩完」,但卻不見得民主黨「後繼有人」,又或會改弦更張。該民主黨人士認為,即使由黨內副主席羅健熙,或已辭去立法會議員職務的林卓廷等年輕一輩「上位」,他們亦不見得會「斯文」:「關鍵位置由呢啲人上晒去,由佢哋決定乜嘢人去參選,只會越走越偏離,越來越激。」

他更擔心,雖然今次被取消議員資格的都是公民黨人,但過往民主黨聲言要「齊上齊落」,即使未有如公民黨要求外國政府干預香港事務,但亦與公民黨沒有分別,日後難以獨善其身,認為民主黨已「無得返轉頭」,將來恐怕更加「無運行」,難再有發揮餘地。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