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搭港鐵、吃藍店、買淘寶、飲喜茶就能輕鬆構建藍色生活,更有人已着力打造「藍色經濟圈」Apps,新年前就會推出。色士風店老闆高松傑無奈說,打造這個藍色經濟共享平台Apps只是想「保命」,並不是想分顏色。

色士風店老闆高松傑無奈說,打造這個藍色經濟共享平台Apps只是想「保命」,並不是想分顏色。
色士風店老闆高松傑無奈說,打造這個藍色經濟共享平台Apps只是想「保命」,並不是想分顏色。

「黃色經濟圈」的建立,對食肆生意衝擊最大,亦為其他類型的店舖帶來不同程度的影響。菁英會副秘書長高松傑,多年前創辦了專門教授和售賣色士風的音樂學校,2014年佔中時已深受其害:「當年生意跌得好嚴重,示威喺正我三間分校外面,銅鑼灣、灣仔、旺角,當時我都面臨結業危機。」今次反修例風暴持續半年未見退潮,他的生意一樣跌近四至五成。

高松傑說,這次他們又再面對一個困難時期。上次多得有許多家長推介學生來跟他學習,又特意找他買樂器,才勉強度過難關。於是他開始想,如何透過打造藍色共享平台來保命:「第一是保命,第二是集合力量去幫助其他人的生意。就是一個概念性構想,例如我做音樂,假設有人想學琴,我無教琴,我就推介客人給其他教琴的行家。例如有人想吃飯,我就介紹佢去空姐牛肉飯囉,我就是跟着這個概念,打造一個平台,一個叫藍色共享的平台,純粹想幫助同路人,共同度過難關。」

Apps新年前推出 衣食住行齊全

問及Apps目前進度如何?高松傑說:「完成四成,推出日期未確定,我預計農曆年前可以完成。」問及Apps名字,高松傑說最大可能是「藍色經濟力量」或「藍色經濟共享」,目前名字仍在申請審核中,待通過後會公布。

Apps中衣食住行樣樣有。高松傑說:「例如行方面,我們聯絡了的士總會,甚至小巴總會合作,會提供優惠給顧客;吃方面,我們有一些洽談中的食肆,為顧客提供九折或九五折;又例如租務方面,如果黃業主不肯租給你,甚至不斷加租,我們會聯絡有心業主,租給藍店人士。我們也不會框死自己,香港以外的都會嘗試做,例如我們正聯絡深圳和珠海的良心業主,幫下手平租給想移居當地的人。現在有港珠澳大橋,十分便利,只要你願意。」

24755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