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苦難言】(1)疫情肆虐市場混亂 僱主為搶外傭大出血

外傭是本港不少家庭的重要支柱,但受到持續逾年的疫情影響,加上政府為堵截變種病毒輸入、啟動地區性航班「熔斷機制」,禁止包括外傭主要來源地菲律賓等國家的航班及人士來港,令本港外傭買少見少。
在外傭供不應求下,本地完約外傭變得「奇貨可居」,不但「揀工」,還迫使僱主要抬價搶人;至於未完約的外傭,更傳出湧現了「跳工潮」,不少人刻意犯錯「搏炒」意圖另覓僱主,甚至有中介公司為增加生意利誘外傭跳槽。

僱主團體表示,部分僱主為免受到新來港外傭感染,已暫時轉聘本地家務助理;而外傭中介則解釋,在供求失衡下,本地外傭工資難免會被搶高,但因入境處嚴打「跳工」,外傭不容易跳槽搏加薪。

文:本刊記者 圖:黃冠華、Ian Wong

本港外傭在過去一年大幅減少,截至今年3月只有約37萬人。
本港外傭在過去一年大幅減少,截至今年3月只有約37萬人。
近月外傭僱主討論區有不少留言指外傭「跳工」。
近月外傭僱主討論區有不少留言指外傭「跳工」。

近月多個外傭僱主群組中,有不少僱主大呻外傭難求,或新聘的外傭做了很短時間便辭工。其中有僱主等了8個月,終於等到新聘菲傭來港,檢測及酒店隔離檢疫花了一大筆錢,一番折騰之後結果這名菲傭做了3日便辭工,他呼籲其他僱主要小心留意。另有僱主投訴,所聘印傭聲稱要返鄉照顧小孩而辭職,但最後發現該名印傭竟持新履歷表去求職,質疑明顯是「跳工」。

容馬珊兒:僱主挽留外傭主動加薪

容馬珊兒表示,有僱主投訴有新來港外傭工作不久便辭職。
容馬珊兒表示,有僱主投訴有新來港外傭工作不久便辭職。

香港家庭傭工僱主協會主席容馬珊兒接受《堅雜誌》訪問時表示,疫情之下僱主聘請外傭確實遇到很多問題:「有僱主申請(女傭)外地來港,用了7、8個月也未請到,亦有些工人說了來最後沒來,也有些是轉了僱主。」

該會曾接獲僱主投訴,外傭上班不足一個月便辭工,但不久卻發現對方在隔鄰大廈上班;亦有僱主聘用本地轉約外傭,但外傭在上班日卻未有出現,向中介公司了解始發現,該名外傭獲原僱主續聘。容馬珊兒說:「原來該名外傭回去跟原僱主說,外面有僱主願意多付500元工資,原僱主於是說給多1,000元叫她不要走,最後該名外傭便不走了。」

容馬珊兒解釋,很多時並非外傭主動提出加薪要求,而是僱主視乎外傭的工作能力、可靠程度而提高工資:「外傭的工資是與其能力掛鈎,如果她可靠、做得好或做得長,僱主是會用加人工的方式來留住工人。」

中介公司聲稱可「擺平」入境處

早前因應有外傭確診,政府要求全港外傭強制檢測。
早前因應有外傭確診,政府要求全港外傭強制檢測。

由於現時大部分僱主怕疫情受感染,不願聘請外地來港的外傭,令本地外傭供不應求,容馬珊兒質疑,中介公司為求尋找充足「貨源」,於是煽動未完約外傭「搏炒」、「跳工」,做一些「不妥當」的行為,包括做家務或煮食時,甚至不安全地照顧嬰兒等等,讓僱主主動提出解僱。甚至有中介公司以免除介紹費或提供現金津貼,「利誘」外傭「掛單」求職,若成功轉聘到另一僱主,中介公司聲稱可以「擺平」入境處的手續,以新僱主急需外傭為由要求入境處批出簽證。

疫情下入境處要求完約或斷約外傭兩星期內離港,但期間若找到新僱主,則容許直接在本地轉工。容馬珊兒認為此舉雖可幫到有需要家庭減省等候時間及開支,但亦變相製造「跳工」機會:「這些外傭是騎牛搵馬,尤其現時疫情容易找工作,她們只要嚇怕僱主令僱主解僱她,又或者給予僱主一個月通知期,自行辭工,但其實他們沒有離開香港,是轉至另一僱主。我們有向入境處申訴,希望處方不要胡亂批准外傭在本地轉工。」

其實自疫情爆發以來,政府要求入境外傭需要入住酒店隔離,去年底更將隔離日數由14天增至21天,令僱住聘用外地來港外傭意欲大減。入境處數據顯示,2019年底在港工作的外傭有近40萬人,但截至今年3月,已降至371,334人。

疫情嚴重輸入外傭成本極高

不少外傭每逢假日會在中環一帶聚集。
不少外傭每逢假日會在中環一帶聚集。

容馬珊兒解釋,政府將入境外傭的健康責任轉交僱主,要僱主額外承擔外傭的檢測費用、21天的酒店隔離檢疫開支等,連同中介公司服務費及機票費用上漲,僱主需要支付高達4、5萬元才請到一名海外來港外傭:「因為疫情,好多僱主不敢請當地外傭,但香港仍然有很多家庭需要請工人,因為兩夫婦要外出工作,要照顧小朋友及長者,結果有好多寧願請本地外傭。」再加上,外傭主要來源地菲律賓及印尼疫情仍嚴重,僱主在聘請外傭時亦有顧慮,預計這個情況至少會持續至今年年底。

在疫情之下,外傭勞動市場亦出現另一種情況,容馬珊兒說,有僱主因為失業、經濟出現困難而與外傭終止合約,甚至有僱主為怕受感染,連本地轉約外傭也不敢聘用,部分則轉聘本地家務助理以應付基本日常家務:「僱主認為他們放假時與其他外傭會除了口罩交談,或一同困在帳幕內容易傳染,有些認為丈夫工作足以應付家庭開支,便自己照顧小朋友,或請長者幫手,放棄聘請外傭。」

張結民:中介生意下跌兩成

張結民指現時本港外傭供求失衡,僱主調高薪酬之餘,外傭亦會「揀工」。
張結民指現時本港外傭供求失衡,僱主調高薪酬之餘,外傭亦會「揀工」。

本地外傭供不應求,外傭中介生意亦大受影響。香港僱傭代理協會主席、海外僱傭中心行政總裁張結民向《堅雜誌》坦承,受疫情影響,部分僱主怕受感染寧願撻訂,加上僱主失業出現經濟問題、移民等因素,過去一年整體外傭中介生意下跌20%。

現時聘請一名外傭來港,因要支付檢測費、21天酒店隔離檢疫開支、機票及中介費等,整體費用較聘請一名本地完約或斷約外傭貴3倍,時間亦長達4至5個月。張結民透露,聘請一名本地完約或斷約外傭,所需費用不超過1萬元,手續需時兩星期至一個月,因此本地外傭需求大增,但外地來港外傭需求萎縮。

外傭心態首選工作舒服

大批外傭在假日期間到僱傭中心求職。
大批外傭在假日期間到僱傭中心求職。

不過,僱主想聘請本地外傭並非「想要就有」,張結民指外傭亦會「揀工」:「如果你個家庭人多或者地方很大,但只得一個外傭工作,或者工作時間很長,沒有獨立工人房,星期日不能放假,甚至有些需要照顧殘障人士進出醫院,這些較難找到本地外傭,因為他們『揀工』第一選舒服,第二才是工資問題,即使你給高工資她們亦未必肯做。」

外傭供應短缺,工資或被搶高。張結民承認,在供求失衡下,外傭工資普遍有所調整,平均介乎5千至6千元,略高於政府規定的最低工資4,630元。但亦有20%是僱主用高價聘請,以他公司處理的個案為例,早前便有僱主以18,000元聘用一名持有駕駛執照的外傭,而一般外傭工資高達8千元亦有,但不多。他解釋,外傭來求職時,職員會先詢問她們的工資要求,超過一半表示只要標準工資:「外傭是『揀工』多過『揀人工』,其實是僱主提出,並非外傭要求。」

「搏炒」風險高得不償失

外傭假日與同鄉在街頭跳舞輕鬆一下。
外傭假日與同鄉在街頭跳舞輕鬆一下。

對於僱主指外傭「搏炒」情況增加,張結民反駁:「入境處對斷約外傭審查嚴格,外傭知道入境處隨時不批,為何要搏?『搏炒』後要有僱主聘請才可,並非說搏便能夠搏到。更何況僱主未必會聘請被解僱外傭,他們會揀選聘請完約外傭。外傭被炒後要在14天內找到工作,這麼短時間如果外傭背景欠佳,如何找工作?我認為『搏炒』並不普遍。」

現時本地外傭分為完約及斷約兩類,正常完約的外傭,或能夠證明是受到僱主經濟能力、移民、受虐待或僱主死亡等原因被終止合約,如在14天內找到新僱主,入境處一般會批准在本港轉工。但若未能提供相關終止合約證明,則會被懷疑「跳工」,極大機會不獲轉工批准,張結民強調:「入境處會把關,有兩次終止合約,都會審查你,很難獲批。」

派錢派禮物利誘「跳工」

至於中介利誘外傭「跳工」,張結民承認這是行內競爭手法,但強調只限完約外傭,外傭中介公司為了爭生意,便各出奇謀搶人:「誰找到工人便有生意做,如何去搶這個工人呢?一是給錢,一是給禮物。有公司會給手機,有公司只要登記求職便有一百元現金或禮券、食物券之類,行內很普遍,不是秘密,但一般要成功與僱主簽約後才有。」至於未完約外傭「跳工」,根本難以通過入境處審批,張結民認為中介公司不會利誘這類外傭。

面對通關無了期,張結民支持外傭來港前應先接種疫苗,確保來港外傭沒有染疫風險,供應增加中介才有生意,亦可解決僱主需求:「旅遊氣泡要接種疫苗才可去旅行,到餐廳也要分開接種及不接種,為何不要求外傭接種了疫苗才來港呢?」

58162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