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路梟雄】(2)Mark Simon鋪橋搭路 黎智英成美國利益代言人

就黎智英個人與事業由盛轉衰,香港理工大學專業及持續教育學院講師陳偉強拆解表示,黎智英最初走進傳媒業,未必是想搞政治,但自從共和黨背景的Mark Simon擔任其私人助理、成為了他與美國的「中間人」之後,黎智英與美國的關係漸行漸近,最終讓他走上成魔之路。

陳偉強認為,黎智英成立報業王國之初,並不是要搞政治:「譬如他找楊懷康(前《壹週刊》社長)主事,當時雜誌每期封面故事都是以中環金融市場的消息作賣點,未見他瞓身以政治作主題去吸引讀者。」

陳偉強:黎智英佔中期間呼風喚雨

陳偉強指黎智英勾結外國勢力,由Mark Simon成為其私人助理開始。
陳偉強指黎智英勾結外國勢力,由Mark Simon成為其私人助理開始。
不少款項經由Mark Simon戶口存入陳梓華、李宇軒戶口。
不少款項經由Mark Simon戶口存入陳梓華、李宇軒戶口。

陳偉強分析,黎智英由一個傳媒人改為積極投身政治,是由他的私人助理Mark Simon加入後開始。Mark Simon父親曾任職美國中情局35年,他自己則於1986年至90年代初,於海軍情報局任潛艇分析員,他亦曾出任美國共和黨香港支部主席,自2000年起,Mark Simon為黎智英工作,二人關係密切,共同持有公司,亦多次一同赴美,與當地政要會面。

自Mark Simon成為黎智英「左右手」開始,黎智英與境外勢力的聯繫變得密切。但真正令黎智英萬劫不復的,是從2014年佔中開始:「可以看到他慢慢將一份報紙,變成一份帶有強烈政治立場的喉舌。你發覺他在佔中裏可以呼風喚雨,動員很多人出來,反對派亦對他唯命是從。」有報道指,黎智英曾捐款予民主黨、公民黨、工黨及社民連,是先將錢交予Mark Simon,再由Mark Simon開銀行本票到各黨派。

藉美國勢迫使中央及港府退讓

反修例期間,黎智英到美國要求當時的副總統彭斯(右)制裁香港。
反修例期間,黎智英到美國要求當時的副總統彭斯(右)制裁香港。
前年黑暴期間,黎智英(右二)參與非法集結,終被判囚。
前年黑暴期間,黎智英(右二)參與非法集結,終被判囚。

陳偉強分析,2019年反修例事件中,黎智英是孤注一擲,希望藉着美國勢力,迫使香港政府或中央退讓,甚至是實行普選,以增強他自己和《蘋果》的影響力,然而卻以失敗告終。他認為黎智英有兩大失策之處:「第一,他以『螳臂擋車』,低估了中央的能力,以為動員港人可令中央屈服,是痴人說夢話;第二,他將全部注碼押到(前美國總統)特朗普身上,從此和(現任美國總統)拜登結怨。」

中央1997年香港回歸之後,為了讓「一國兩制」平穩過度,對壹傳媒一直採取寬容不干預態度;陳偉強認為,即使《港區國安法》出台後,中央亦未有立即動手對付黎智英,他本來還有機會全身而退,卻完全沒有收斂跡象,甚至變本加厲,最終國安處拘捕黎智英及一眾高層,並凍結其資產,引致壹傳媒最終倒閉。

《蘋果》前員工或可東山再起

陳偉強相信,《蘋果》的結束對香港傳媒業只有短暫影響,可能過一段時間,《蘋果》前員工將會東山再起。他猜測,為了逃避《國安法》的監管,他們或會在海外或者台灣建立網上平台,並以自由撰稿人身份採訪報道,當局不能掉以輕心。

陳文鴻:利用「第四權」滲透反共

另一位學者、珠海學院一帶一路研究所所長陳文鴻則認為,《蘋果》的滅亡是重新建立了香港媒體的秩序,杜絕了傳媒利用所謂「第四權」的言論自由來滲透反共、反中言論。他相信,未來如有傳媒機構犯了紅線、危害到國家安全,如法輪功的《大紀元時報》,有關方面一定會予以取締。

60135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