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ve購入兩輛特製輪椅,推動傷健共融。
Steve購入兩輛特製輪椅,推動傷健共融。

盧俊賢(Steve),曾經是年薪過百萬的金融才俊,也曾經是全港首個跑遍七大洲八大站,合共820公里距離,獲「馬拉松大滿貫」殊榮的極地跑手。

非凡過後,Steve本可以繼續他的運動生涯,挑戰更多個極地馬拉松,又或是回歸到年薪百萬的生活,但他卻選擇了另一個看上去平凡,卻又更不平凡的新旅程。

文:羅偉健 圖:黃冠華

Steve的新舞台,是傷健共融,與傷健人士一齊跑極地。「我哋目標並唔係傷健人士,我哋目標反而係健全人士。我想佢哋知道,傷健人士能力都好大,甚至可以讓健全人士學習」。捨去金融才俊、極地跑手的身份,現在Steve 是非牟利團體「極地同行」的創辦人。

Steve笑說:「一開始我都係想搞畀健全嘅跑手玩」,其實一開始他也沒有想過會與傷健人士合作。觸動他的,是一次於撒哈拉沙漠的極地比賽中,他親眼所見的事。

極地同行在戈壁沙漠進行活動。
極地同行在戈壁沙漠進行活動。

回憶起那段往事,Steve語氣帶點感慨。他表示那一次比賽十分辛苦,因為那個路段全部都是石頭,但他卻看到一個視障跑手,跟在領跑員身後,一直挑戰石頭路、挑戰自己,直至他們遇到一座「石山」:「啲石頭人咁高,真係一座山咁,要落手落腳去爬,坦白講,就算一個健全嘅人都好難完成,我唔覺得佢會做到」,然而,那名視障跑手仍艱辛的爬過去,最後完成了賽事。

這次可說是給Steve的「震撼教育」,之後去了愈多不同的地方進行比賽,遇到愈多不同的傷健人士,都一次又一次的告訴他:「冇嘢阻止到佢哋前進,冇嘢係唔得」。

Steve在南極進行比賽。
Steve在南極進行比賽。

唯有極地 才能真正體會

得到了全港首位「馬拉松大滿貫」的頭銜後,Steve開始到不同地方、超過120間學校分享他在極地中學到的東西。但慢慢地Steve發現「得把口」沒多大用處,所以他開始在香港搞比賽,但仍覺得不夠‌‌‌‌:‌「雖然香港搞比賽可以做到好類似,但始終唔係極地,好難真正體會到」。

於是,Steve於2017年創立了「極地同行」,開始舉辦不同活動,讓不同類別的人參與。當中也有傷健人士。同時,由於Steve在一次法國比賽中,看到有消防員用特製輪椅推着傷健人士穿越沙漠,令他有了傷健共融的想法。他認為:「傷健共融最根本就係溝通」,沒有溝通就會阻礙到大家的理解。

領跑是溝通的一種,所以Steve從法國引入了兩部特製輪椅,讓只要能走得動的人,輪流「推、抬、擔」去完成賽事,就像最近他們就聯同香港一些中學生,一行40多人完成了一次戈壁沙漠的活動,雖然好辛苦,但經歷永遠難忘,他更希望以後每年都有這樣的機會,讓大家了解傷健共融的理念,傳揚開去。

另外,Steve亦不想特別去標籤傷健人士的身份,因為他了解到很多傷健人士能力都很好,甚至比健全的做得更好!所以他想大家多些去了解:「我哋目標並唔係傷健人士,我哋目標反而係健全人士,我想佢哋知道,傷健人士能力都好大,甚至值得健全人士去好好學習」。

由個人肩負組織責任

由一個運動員「轉職」成為一個組織創辦人,每天處理不同事務,有時連星期六、日也不能休息,Steve坦言現在的生活與之前截然不同:「以前比賽時,我係一個比較單純追求經歷嘅長跑愛好者,但依家好似所有人都會注意你所做嘅嘢,因為我唔再係一個人」,從前比賽是很個人的事,自己想參加甚麼比賽就參加,但現在所肩負的是組織的責任。

Steve笑說,以前每天都可以做運動鍛練,反而現在鍛練的機會已買少見少:「唔得啦,依家就係不斷搞活動、曝光,畀多啲人認識。」被問及這樣四出露面會否不習慣時,他笑着說:「冇計啦,又唔係周潤發」,語氣中沒有感受到一絲無奈。

他說,這段親力親為的日子讓他有了新的體會:「佢哋(傷健人士)令我有生存嘅勇氣,雖然依家我係唔想盲,但係我唔怕盲,因為我身邊嘅人都係咁」。

Steve(中)在新墨西哥州比賽,認識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
Steve(中)在新墨西哥州比賽,認識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

同行路、行一世 絕非盲目堅持

生活在香港,一個物價指數如此高的城市,放棄年薪百萬的工作,毋疑在很多人眼中會是個愚蠢的選擇。對此,Steve從不感到後悔,他坦言「極地同行」要自負盈虧,因此他連車也賣了,全力投放在「極地同行」中,生活也比以前更忙。他很清楚這從來不是一個賺錢的生意,但他卻選擇堅持。

一直讓他堅持下去的只有一個信念,就是由他第一次參與極地馬拉松開始,一次又一次讓他明白到,沒有甚麼事是沒有可能的。同時,他亦十分幸運,因為家人很理解他,從沒有阻止,最多也只是擔心他比賽的安全。被問及沒有一刻想過放棄,Steve不加思索地說:「從來無諗過放棄。同行路,行一世,我並非盲目堅持」。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