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有誰不怕死?站在疫情最前線的醫護人員亦不例外。李姑娘目前在瑪嘉烈醫院ICU深切治療部工作逾20年,2003年沙士時 「不知道N95是什麼」,及「N95要重用」的艱難時期,李姑娘覺得,「我們現在的裝備是充足的」,而且香港人的衛生意識已提高。這次武漢肺炎,醫護發起罷工潮,李姑娘不贊成,「病人不會因為你罷工而不去醫院」,而罷工變形增加了其他上班醫護的工作量。

文:郭延桐 圖:黃冠華、Ian Wong

李姑娘現在在香港瑪嘉烈醫院深切治療部工作,育有一個6歲大的女兒和一個僅3歲大的兒子。當我們《堅雜誌》採訪李姑娘的時候,問及她「如果你因為醫護工作而不幸殉職,你有什麼說話跟家人說」的時候,她一度飲泣,「真的沒有想過,沒有想過會死,我沒有想過有一天像(抗沙士殉職屯門醫院醫生 )謝婉雯那樣」。坦白說,誰不怕死,可是誰一直徘徊在生與死之間。

李姑娘和丈夫劉先生,在武漢肺炎的日子,帶子女到公園曬太陽。
李姑娘和丈夫劉先生,在武漢肺炎的日子,帶子女到公園曬太陽。

醫管局員工陣線表決通過週一(2月3日)罷工,甚至有人言「明白照顧病人是我們的天職,但不值得為政府送命」。李姑娘很坦白,她亦希望政府「學習澳門」,封關堵截病毒源頭,但是她就不贊成罷工,她認為罷工無助解決真正的患病病人問題,「病人不會因為你罷工而不去醫院」。

她認為,本來6個醫護照顧30個病人,「病人就是這麼多,走了1至2個人去罷工,就變成4至5個人分擔6個人的工作量,其實你無疑增加了其他同事的負擔」。 而且她形容,眾所周知香港護士的薪金是高的,「你既然拿這麼多人工,你做不到十足,也需要做八成,如果你連這都做不到,這份工作真的不適合你。」

當年沙士的四月 可以上班已感恩

經歷過SARS的洗禮李姑娘變得堅強,更獲頒獎章。
經歷過SARS的洗禮李姑娘變得堅強,更獲頒獎章。
李姑娘現在在香港瑪嘉烈醫院ICU深切治療部工作,談及最近的情況,一度落淚。
李姑娘現在在香港瑪嘉烈醫院ICU深切治療部工作,談及最近的情況,一度落淚。

當記者再三追問李姑娘「你真的不害怕嗎」。李姑娘都是同一個答案:「不害怕」,2003年SARS 時才是真的害怕。2003年的時候,李姑娘剛剛畢業出來做護士2至3年,「當時我是新仔,突然間要進去病房,完全不知道這是什麼病,完全沒有藥物對抗這個病,我非常記得,那時裝備是嚴重不足,這是真的,當時有醫生護士感染,也是真的,真的很害怕」。

那種害怕的程度是2003年沙士時, 「不知道N95是什麼,當時根本沒有人教我們怎樣戴的,就很粗暴地看看有沒有漏氣,沒有做什麼測試,就殺入病房」。甚至當時的醫療設備不足,「N95沒有貨的時候,真的要重用的,我們上班頭一個禮拜,都是帶好膠袋進去的,因為N95真的要重用的」。

想起那段可怕的經歷,李姑娘現在也心有餘悸,「我記得整個四月,我都在ICU裡面渡過,每一天都很忙、很忙、很忙,因為我一方面也在學習新的東西,一方面照顧病人。」李姑娘累到坐著也能馬上睡著,累到沒有時間去為每天死去的病人而傷心。「最忙的時候,一天死幾個人,沒有時間想很慘,或者同情家屬,心情很麻木,每天上班、下班、上班、下班,每一天自己沒事,探熱沒有發燒,可以繼續上班,就已經覺得很感恩」。

相信團隊 相信家人 同心抗疫

丈夫劉先生對妻子的工作,感到自豪而驕傲,常教導子女要學習媽媽。
丈夫劉先生對妻子的工作,感到自豪而驕傲,常教導子女要學習媽媽。

香港人經歷過沙士慘痛一役,「變了我們有了經驗,我們現在的裝備其實是充足的,我們高層也很支持我們深切治療部的同事,坦白說,我自己很相信我們的團隊,相信自己的同事,只要每個人做好個人衛生,我覺得不用太擔心武漢肺炎。」李姑娘說。

沙士後,李姑娘組織了現在的幸福家庭,丈夫劉先生對妻子的工作,感到自豪而驕傲,深深地欣賞妻子愛救死扶傷的性格。他坦言:「中國人有句古話,既來之則安之,我們總會遇到一些可能發生的意外,或者不幸的事情,但是我覺得只要有信心,和有一個信念,我覺得任何困難,我們都一家人共同渡過。」

劉先生最想跟太太說,當然就是兩個字:小心,三個字就是:我愛你。愛,無論何時何地,都可戰勝一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