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魔」重臨香港!因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香港經歷了驚心動魄的幾個月,所有人的焦點皆聚焦在街頭,可是一直隱藏民間的高油價問題,在民眾不知不覺間又再「舊病復發」。

政府忙於止暴制亂,汽油價格卻突破了每公升19元歷史高位,10個月間加價19.8%、5年間升幅比通脹多38個百分點。香港油價高踞世界第一,市民叫苦連天。運輸業界指在生意慘淡的環境下捱貴油特別難受,油公司涉嫌「合謀議價」政府卻坐視不理,認為政府必須干預,立法監控油價才能解決「油魔」肆虐問題。

文﹕李向榮、羅偉健 圖﹕黃冠華

根據全球油價網 globalpetrolprices.com 數據顯示,截至10月21日,全球只有一個地區的汽油價格突破2美元一公升,這個地方就是香港。網站指,香港的油價每公升汽油價格為2.29美元,比第二位的摩納哥還要多0.37美元,比新加坡多0.69美元,比大陸貴1.28美元。

香港汽油價格長期盤踞世界第一,今年升幅更是驚人得要命。記者以其中一家油公司的數據為例,今年1月1日,普通汽油售價為每公升15.94元,高級汽油17.13元,柴油為13.3元。但到了今年10月10日,三種燃油價格分別為17.94、19.13和14.60元,撇除6.06元的政府固定汽油稅收,汽油方面實際升幅分別為19.8%和18%,沒有油稅的柴油則升5.2%,三者升幅俱遠遠高於通脹;其中在9月份,兩款汽油價格更連加3次,由17.44元和18.63元,加價至17.84元和19.03元。

過去數月間,伊朗和美國在中東劍拔弩張,一度令市場憂慮油價有上升壓力。事情在今年4月開始,當時美國加強對伊朗制裁,終止8個伊朗原油進口國的制裁豁免。5月,美軍在中東海域部署林肯號航母戰鬥群和一個轟炸機縱隊,震懾伊朗;伊朗亦擊落了一架美軍無人機。之後,伊朗被指非法扣查英國油輪及襲擊日本油輪。9月中,沙特阿拉伯兩個油田遭無人機攻擊,沙特直指是伊朗所為。到了10月,伊朗國營公司的油輪在紅海沙特水域對出受襲,有石油漏出海面。

油魔再臨,油價急升。
油魔再臨,油價急升。

國際原油價 53元平穩水平

雖然中東局勢緊張,但國際油價卻並未有受到牽連而引發大波動。今年一月紐約期油每桶54.87美元,雖然4月份曾一度上升至64.23元高位,但及後又回落至10月份的53.36美元水平。事實上,紐約原油價格自從2014年從110美元一桶插水式下跌之後,就無復當年勇,最低曾一度跌至每桶36美元水平,最高也不過76美元。踏入2018年下半年,油價走勢普遍向下,但香港的汽油和柴油價格,卻不跌反升。

2019年的國際油價,跟2004年底、2009年初及2014年底相若,同為每桶53美元左右。相同的原油價格,香港車用燃油零售價卻大有不同,04年特級汽油約每公升12.83元,2009年為13.83元,2014年則為14.06元,今年則上升至驚人的19.13元。

5年油價升48.5%拋離通脹

如果油價由2014至今年8月為止,只按5年合共約10%通貨膨脹率計算的話,撇除6.06元政府固定汽油稅後的價格,應為每公升14.86元左右。按目前價格(19.13元)計算的話,撇除固定汽油稅,實際升幅竟達48.5%,即比通脹高出38個百分點。

油價持續高企,受苦的莫過於一眾司機。記者到油站訪問司機對油價的看法,被問到會否覺得油價一直都很高時,所有司機都不約而同地說:「梗係貴啦!」實在是無奈又氣憤。現時本港多間汽油公司的油價都相差無幾,難免令人覺得有合謀定價之嫌。正在油站入油的譚先生認為:「不嬲都係夾埋架啦。」

油價高企,市民百上加斤。
油價高企,市民百上加斤。

車主入會乞求「折扣優惠」

面對這種情況,一般車主有何對策?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市民表示只有「自己搵優惠囉」,至於政府可以做甚麼?他說:「(我)市民嚟咋,真係唔識咁多,交返畀政府(處理)。」不過普遍司機都不約而同希望「梗係減價啦最好」。

所謂「搵優惠」,其實是指由各大油公司分別推出的會員優惠卡。例如其中一間油公司,會員一般可獲每公升9毫折扣,特定日子如每星期指定的其中一、兩天,會有每公升達2.4至2.5元折扣優惠。不少車主就是要看準日子入油,希望慳得就慳。

油魔問題非一朝一夕

不過這個世界是沒有免費午餐,入平油的代價就是「入會」。「入會」意味着車主要在申請表填寫個人資料及聯絡方法,並需接受推廣電郵和電話。大數據年代,人人的資料和消費習慣,通通有價。

香港人與油公司的「戰爭」已非今天開始。早在2006年,香港油價被指嚴重高企,坊間更抱怨油公司有「合謀定價」之嫌。2008年7月,國際油價突破147元一桶,香港汽油價格亦創歷史新高,儘管政府取消了0.56元/升的柴油稅,但當時香港正受全球經濟影響陷入衰退,油價高企令一眾車主苦不堪言,油公司更被市民冠以「油魔」之名。運輸業界曾一度反擊,發起「餓死油魔大行動」,引發不少車主響應。

巨額優惠不如直接減價

不過,油公司並無因此而減價,反而「越餓越肥」。

「油價現在是越嚟越離譜,以前都係有加有減,但近年真係好少減,轉為畀優惠你。」多年來積極打「油魔」的「香港落馬洲中港貨運聯會」主席蔣志偉說,油公司的定價和優惠「古靈精怪」,不減價而只提供折扣優惠,其實是不健康的做法:「對小車主好唔公道。」

「既然油公可以畀咁大幅度優惠你,點解唔直接減油價?咁先係惠及每個車主。」蔣志偉又指出,油公司會給一些「車隊」另一些折扣,車隊越大優惠越大,造成不公平競爭:「有一啲油公司畀到出嚟嘅優惠,可以超過油價50%,有些大車隊入柴油只要6蚊!唔好忘記而家一公升柴油係14蚊,即係平咗成8蚊,大小車隊優惠差了3至4蚊。」蔣志偉說,油公司造成大車隊成本和小車隊或單頭車差距甚遠,小車主、小企業根本無辦法跟大車隊、大企業競爭。

有司機認為,只有政府才有辦法處理油價問題。
有司機認為,只有政府才有辦法處理油價問題。

比08年打擊「油魔」時更猖狂

「如果你畀到咁大嘅優惠出嚟都可以有錢賺,點解你要標到14個幾?」蔣志偉說外國都有忠誠客戶折扣優惠,但普遍是10%左右,不可能如香港的40-50%優惠:「佢咁樣係控制咗個市場,比起08年打擊『油魔』時更猖狂。其實政府係最大嘅車隊,佢哋攞最大折扣,你問吓佢哋。政府招標,各大『油魔』出手去搶。」蔣志偉認為,油公司是利用自由市場控制油價:「我哋由2000年開始,做過好多次運動同示威,抗議油公司加快減慢、加多減少、合謀議價。油公司怎會不是合謀議價呢?這是常識!」

杜先生認為,政府最好就是減價。
杜先生認為,政府最好就是減價。

蔣志偉:「不是默契,是甚麼?」

如何看得出油公司是合謀議價呢?蔣志偉舉例說,位於銅鑼灣、中環同錦田的油站,汽油零售價完全一樣:「唔同嘅油公司,唔同嘅地點,零售價完全一樣,不是默契是甚麼呢?」蔣志偉認為不同地段地價不同,但油價卻一樣,明顯表示油公司有合謀議價之嫌:「只不過搵唔到兇器啫,兇手就一定係佢。你永遠搵唔到證據。」

譚先生認為各公司是「夾埋」造價。
譚先生認為各公司是「夾埋」造價。

燃油屬必須品應立法監管

所謀「合謀議價」,在蔣志偉的眼中,是油公司之間互相緊貼追價:「下次加價你先嚟,第二次加價就『老虎嘜』、第三次加呢就『星嘜』。次次都係咁做。」數年前中石化加入香港市場,蔣志偉以為可以引入競爭,但最終還是改變不了局面:「佢哋呢個俱樂部好少會員,好容易搞掂,大家都係想搵錢之嘛……我哋都有向競爭事務委員會反映過,供油市場不可能是一個純綷的自由市場,其實這是香港人嘅必須品,石油等同食糧,我們是否要有法例監管,唔係由得佢畀人在市場上胡作妄為?」

政府高價租金是油魔幫兇

油價高企,蔣志偉認為政府有責。政府不單沒有壓抑,反而是油價高企的幫兇:「政府呢方面做得好差。政府行高地價政策,而家連油站都用高地價政策。」蔣志偉指有「內行人」向他透露,油站投標價平均2至3億元,經營權約為21年,平均每月要給政府200萬元「租金」:「呢條數其實都係由我哋車主承擔,十幾蚊油入面,有兩蚊係要嚟畀油站交租畀政府。」他續說,除了2元租金外,政府還向車主徵收每公升6.06元燃油稅:「一公升汽油,有8蚊畀政府,對車主好唔公道。」

蔣志偉說,油價高企對單頭(個人)貨車司機打擊最大,車位、 油價和車租是單頭車司機的主要成本:「而家情況係司機呢幾年收入減少,但成本不斷上漲,油價不斷加自不然影響生計。」他概歎中港運輸業面對內地競爭,收入比回歸時還要低:「一個東莞櫃由4,000元跌到3,000元,單頭車司機月入只是兩萬多元左右。」

蔣志偉認為,油公司對運輸業界製造不公平競爭。
蔣志偉認為,油公司對運輸業界製造不公平競爭。

運輸業生意慘淡傷上加傷

香港貨車多為「歐盟V型」貨車,只能在香港入「歐盟V」柴油,蔣志偉解釋說,中港貨車司機不能在內地入油,被迫捱貴油。他透露,有大型物流公司近月生意額下跌4成,無生意兼捱貴油,經營上已陷入困境;而小公司、小車主更是苦上加苦:「香港人喺呢方面真係受盡折磨,任佢嚟,任佢劏。」

記者向多間油公司查詢目前油價高企的原因,但只有埃索(Esso)石油回覆,稱本地車用燃油零售市場競爭激烈, 零售價格受多項因素影響,包括產品及業務營運成本、油站地價、政府徵收的租金、差餉及稅項、折扣優惠和市場競爭情況等等。

埃索指,近年來油站地價、租金、差餉及折扣優惠支出不斷上升,公司一直密切留意市場走勢,經常檢討燃油零售價,從而作出適時調整。同時,公司亦向顧客提供具競爭力的市場推廣及折扣優惠計劃,大部分埃索車用燃油客戶實質支付的價格,都比零售價為低。

22129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