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入大學那年,黃俊瑯(前理工大學學生會主席)已是本科學系的學生會會長,積極參與學生會各項活動,很快就成為理大學生會會長及校董會學生成員。他說,以學生身份參加不同會議實踐了他讀書的理想:關心社會事務、顧及不同的政策、令自己更加成熟。

李煒峰與黃俊瑯在前海重逢一起創業。
李煒峰與黃俊瑯在前海重逢一起創業。

然而,在參與的過程中,卻避免不了年輕人激進、極端的行為模式。在今天看來,黃俊瑯認為當時要堅持理念之餘,亦要更多考慮社會不同持分者的想法,才可以真正為社會找到出路。」

「我小時候沒有理想,沒有目標,不知長大要幹什甚麽。好彩讀了一間Band1中學,但初中幾年總是不合格,中三那年一位老師說,希望你快點到16歲,就可以去職業學校進修。」黃俊瑯的少年是這樣不濟。就在同一年,中三,父親去世,這個噩耗令他一下子長大並開竅,加倍努力下終考上大學。黃俊瑯說,這就是他從一個懵懂少年到真正開始建立自己思想的重要一步。

學生時代雖不是最優秀的學生,但有件事情絕不後悔,就是參加了很多課外活動,田徑、籃球、足球等,是個非常運動型的男孩。在這些活動中,他訓練出了團隊精神及個人能力而當時並不自覺,更擁有了抗逆及冒險精神。讀中七時,他通識課的成績很好,也激發了對社會事務的興趣,並能夠直接進入理大社會政策及行政學系。不過,家人及朋友總是潑冷水,不知這個學系畢業後能幹甚麼,沒有相關行業可以發展。但為了興趣,他堅持了下來。

泛民議員助選

2012年,當時覺得張超雄是個很好的候選人,索性參與了他的助選工作。有了初步的選舉經驗,也讓自己的學生領袖角色盡情發揮。然而接觸政圈後未感嚮往,遂另作職業規劃。於是,畢業前,開始申請不同的大型企業做培訓生,並成功被國際大企業嘉里物流錄取。並開拓了人生的職業生涯。在大機構工作,一切都按流程及格式化,一年後,外向、喜歡講話及溝通的黃俊瑯發現這並不是適合自己的工作,於是他毅然辭職並開始創業。

創業開始一點都不順利,拍檔就是以前理大學生會的同學,在香港做一個網購平台,由搭建到落地,出優惠吸引流量,開始時所有數據都不錯,但當時電商已有壟斷現象,是一個燒錢行業,需要達到資本投入才有可能有重大發展,但當時始終達不到融資水平。

命運常常降臨在有準備的人身上,之後他們開闢另一個業務,做互聯網區塊鏈,反而得到香港山集團的青睞,2018年,高峰集團協助他們在中國內地不同地方投放加速器、孵化器,吸引更多的區塊鏈服務,拓展國內的市場。

創業幾年的黃俊瑯感觸深刻。他說,香港與內地目前仍有許多大不同,香港是高度國際化大都市,連接海外資源優質的項目可以對接內地,包括企業對接、基金創業輔導、政府政策解讀等。由於這個領域目前受到當地政府支持,所以業務也在深圳前海「青年創業夢工廠」得到發展。

黃俊瑯是前理工大學學生會主席,他說想像與現實不同。
黃俊瑯是前理工大學學生會主席,他說想像與現實不同。

做學生領袖的盲點

黃俊瑯說,做學生領袖時會有很多自以為是的盲點:「當時會覺得社會制度很不民主,建制派說要循序漸進,但那時我想,中英聯合聲明都逾30年,還要等到何時?其實我忽視了其他不同持份者的想法,這是我做學生領袖時期的盲點。當接觸到不同的事情,比如現在每天都接觸美國、日本、南韓的企業及國內的朋友,發現世界很大,有很多種想法、很多種聲音,這是要學習、接受,在眾多聲音中取得平衡,才是社會的出路。

「幾年來,接觸了各方人士及前輩,萌生了走中間路線的想法。這極其困難,今天香港社會支持與反對兩派都太極端。我們討論香港的未來,到底這些人有否綜合各持份者的想法,在現實環境中找出解決方法?困難就在那裏,怎樣克服及達到目標最重要。」

政治理想不影響做生意

黃俊瑯說。國家改革開放發展40年,我們看到很多前人成功的案例,在過去的幾十年,國家經濟發展有目共睹。我也深信,在這個發展過程中,香港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來到新時代,國家經濟已經是起飛階段,我們怎樣配合政策的同時又發揮效果獨特的優勢?」黃俊朗認為,香港青年不應該放棄高度國際化的特點,比起內地不同省份,香港始終較先進,這毫無疑問。另一方面,很多海外人才只把內地當作暫時賺錢的地方,短期逗留幾年會離開,但海外人士會選擇在香港定居,起碼在文化上沒有隔離感。再加上香港人有很大包容度,很容易接受海外資訊及業務,這方面黃俊瑯有很大體會。

黃俊瑯還說,在內地做生意的終極目標就是打開國際性具競爭力項目,進入內地發展,隨着國家一帶一路、大灣區的優惠政策,將中國孵化器及網絡對接海外不同國家的孵化器及網絡,一定能夠打造全球最好的創業生態。

想像與現實不同

黃俊瑯從小是沒有理想的小孩。
黃俊瑯從小是沒有理想的小孩。

黃俊瑯說,或許,你覺得內地仍然在不少地方很差,但你在社會上了解更多人時就會有不同想法,你的思想就會逐漸成熟:「要想社會進步,必須要綜合所有人意見,找個方案,盡力令更多人得益,解決並紓緩社會問題,這就是我們重要的發展方向,這也是我這幾年在內地學會的事情。」

「前面已經看到很好的國際市場,背靠國家優勢。香港獨一無二,是個很好的天地。」黃俊瑯由衷地說。

6361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