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長朱偉林認為,對跨境學童的表情,是尊重的倒退
校長朱偉林認為,對跨境學童的表情,是尊重的倒退

反修例風暴持續數月,部分內地家長憂慮本港亂局波及校園,為跨境子女申請退學,情況引起學界關注。《堅雜誌》專訪北區鳳溪第一小學校長朱偉林,他表示「絕對體諒和明白家長的擔憂」,若風暴不止並持續惡化,不排除未來會出現跨境學童退學潮。但他形容目前動亂對中學影響較大,小學暫未失守,亦有很多措施確保到跨境學童安全,呼籲家長安心。

位於北區的鳳溪第一小學有1,100多名學生,本地及跨境學生比例各佔一半。該校暫無出現跨境學童申請退學的情況,但由於跨境生人數不少,校方非常關注事件。鳳溪第一小學校長朱偉林說:「我在鳳溪第一小學服務了二十多年,學校十幾年前已經開始收跨境學童,從來沒有標籤跨境學童,學生接受的教育都是一致、公平、一視同仁的。」

校長和學生關係融洽
校長和學生關係融洽

見證着時代與政策的變遷,朱校長感慨萬千。以往大家都沒有特別標籤的問題,大家都相處得很融洽:「平時同學之間玩得好開心,根本分辨不出他是跨境還是本地學生,跨境家長之間也和諧共處,不會因為不同身份背景而有所不同,現在突然變成一個大問題,絕對是一種文化的倒退,特別是尊重的倒退。」

何以說是一種「文化的倒退」?朱校長解釋,以往歷史中,若然兩條村之間意見不合,就以拳頭「血拼」。早前竟然有18歲中學生,在示威活動中以利器從警察後方割頸,令其頸部靜脈及神經線受損:「大家都是文化人,點解不可以用一個和平理性的方式去溝通,而是訴諸暴力?訴諸暴力最後只會兩敗俱傷。」現在很多時候大家動輒就出口出手,朱校長反問,這不是「文化的倒退」那算是甚麼?

「所以我們對小朋友都是一視同仁,我們圍繞的都是小朋友,不會因為某些因素而標籤他們,這樣很不好。」

尊重別人就是尊重自己

校長帶領學生在進行早會活動
校長帶領學生在進行早會活動

「現在因一些社會議題而將人標籤,其實我覺得是倒退,特別是尊重的倒退。」朱校長說,尊重是不論你任何膚色,任何國籍,任何宗教,任何政見都應該互相尊重。例如:「無論你住在香港、住在深圳、住在澳門、住在杭州或北京,你都是一個中國人,只是居住點不同而已,應該要互相尊重。無可能說你住在深圳,我不喜歡你;調轉來講,中國大陸十幾億人口,難道他們說不喜歡我們香港七百萬人?大家都是中國人,互相尊重、互相學習、互相提升,我覺得是一個很重要的信念。」

他又以自己為例:「雖然我是校長,但是我同文職、工友,都是互相尊重,我不會因為是校長而高高在上,因為人最基本的就是要學會尊重。尊重別人,其實是尊重自己,尊重自己的身份。」他又舉例說:「我自己無宗教信仰,但是我尊重各個宗教,我們學校也有3個少數族裔小朋友,老師不會因為膚色不同而不教他們。」朱校長認為,大家政治想法不同,都應該互相尊重:「把事件降溫,靜下來聽聽對方在想甚麼,這樣才能真正解決問題。」

退學潮視乎社會事態發展

鳳溪小學有不少跨境學生
鳳溪小學有不少跨境學生

「人與人之間割裂了,尊重度低了,信任度低了,教育界有責任去建立起來。」朱校長表示,對於家長對小學校園的擔心,是絕對「正常的,是人之常情」,畢竟現在每個星期六和日都有衝擊行為,而且家長接受到不同媒體傳達的消息,看到某些受到衝擊的地區很危險,擔心自己子女在港的安全度:「呢一刻我絕對體諒和明白家長的擔憂。」

朱校長分享說:「其實我都有聽過,在其他小學有個別家長真的擔心香港局勢加劇,而退學返回深圳讀書。但慶幸的是北區學校比較和平,還沒搞到北區,但以後會不會出現越來越多的退學情況,當然要視乎社會事態的發展。若日後情況再嚴峻、再惡化,不排除有這個可能性。這是未知之數,暫時我覺得不會出現退學潮。」

校方和家長設專門溝通管道

北區鳳溪注重學生多元發展,學校設有射箭場地,目前還在興建室內游泳池
北區鳳溪注重學生多元發展,學校設有射箭場地,目前還在興建室內游泳池

示威活動對校園的影響越來越明顯,「其實對中學影響是大的,小學來講相對溫和」。朱校長說:「北區沒有很大的問題,除了火車站試過遭破壞外,就是校外有拉人鏈事件。」朱校長說,當時家長表示很擔心,有家長向學校反映,表示在石湖墟、香港北區上水的一個舊墟市,位於現時東鐵綫上水站附近,有人拉人鏈叫口號派傳單。家長擔心小朋友是否能回到學校,是否有安全問題。

朱校長認為學校與家長溝通最重要。當時拉人鏈事件,區內校長群都在討論如何處理,後來的安排,都令家長安心,校方更有派老師去沿途照顧小朋友:「也可以乘搭保母車,在校內才停車,完全不會接觸到外面,讓他們安全回到學校,讓家長安心。而且校方建立起和家長的溝通軟件,即時給家長發出車站沿途情況和突發事件,讓他們掌握正確資訊。」

校方教導:與暴力劃清界線

鳳溪小學有近600名跨境學生
鳳溪小學有近600名跨境學生

對於被捕人士越來越年幼化,朱校長表示無比痛心。他分析,朋輩的影響是主因:「氣氛是可以影響到你,年輕小朋友容易受到感染,例如朋輩之間,我去(示威)你去不去(示威)?自自然然牽動到情緒。有些師弟妹會跟住哥哥姐姐們,或者師兄師姐們,甚至有些學生受到老師的影響而上街。小朋友心智未成熟,對事情全面分析能力有限,跟大隊一窩蜂。」

朱校長說,校方專門派老師疏導小朋友情緒,教育學童第一要注意安全,遠離危險,不要參與任何這類型的社會活動:「遠離暴力,同暴力劃清界線,因為你們年紀還細;另外就是若你不清楚不明白最好不要參與,也不要取單張,遇到任何情況,第一時間告訴家長或老師。」

小學生最重要認真學習

小學生最重要認真學習
小學生最重要認真學習

該校教師亦會帶領小朋友思考社會現況,究竟每個人表達自由是否毫無底線?是否無法律限制?究竟做一些破壞行為是否恰當:「我們要帶領他們思考,班裏有班規要遵守,學校有校規,將來去到社會有法律,過馬路大家都知道,紅燈不能過,即使無車,但是我們都不能過,要有這個公民意識。」

特別對於小學生,朱校長認為,目前最重要的是認真學習,以後才能明辨是非:「政治事件對於小學生,我會覺得是比較遙遠的,他們沒有足夠心智去應付,純粹當『時事』認知就可以,千萬不能參與,小學階段,絕對不可以參與這類活動。」

不能將政治凌駕教育專業

朱校長認為,教師不能把個人政治立場帶入校園
朱校長認為,教師不能把個人政治立場帶入校園

「政治不能進入校園,這是很肯定的。」這話朱校長多次強調。朱校長說:「我們一直以來秉持着我們是教育機構,我們是服務小朋友,政治不能進入校園,這是很肯定的。我經常跟家長和同事(老師)講,我們的專業是教育,不能因為個人政治立場影響教育,這非常清晰,我們是教育專業,不能將政治凌駕專業,凌駕教育。」

朱校長認為,其實關鍵在老師。他解釋,現在社會上熱議的通識教育問題,要視乎老師如何教學生,同一本教科書在不同老師身上會出現不同演繹。朱校長認為,無論是幼稚園、小學、中學,甚至大學,學生都很受老師影響,作為一個教育工作者,必須持平,不能將偏激的思想帶給學生。

教師政治表達不能影響教學

學童過境上學,放學後過境返回深圳,所需交通時間較長。
學童過境上學,放學後過境返回深圳,所需交通時間較長。

朱校長表示,自八月起就跟全體老師開校務會議,分享教育局指引:「我常常提醒老師,要保持專業,不應讓政治進入校園,不應將你個人的政見影響到學生,我們尊重不同人的政治立場,但學校裏面,應杜絕將個人政治意識帶入校園,不能鼓吹暴力,不能鼓吹偏激行為,這絕對不能接受。無論任何光譜,我們都互相尊重,和平理性非暴力,達成合理的處理和解決辦法。」

若然學校未來出現教師因個人政治立場影響到學校的學與教,朱校長表示,絕對會跟進。朱校長說,會先跟老師談話,重申尊重教師政治表達,但不能在學校環境內做出表達影響學生,期望他停止,然後會繼續留意教師是否有繼續表態,會去課堂跟同學了解,究竟老師是否已經停止,從而杜絕事件。若然再有,不排除會約見辦學團體的校董,商量下一步措施,絕對追究到底。

跨境生退學潮已悄然開始

邊境設學童專用通道,讓學童出入境。
邊境設學童專用通道,讓學童出入境。

雖然鳳溪第一小學校未有退學潮,但事實上退學潮近期已陸續發生。今年初被剔出專網,位於葵青區的荃灣商會學校,今年開學前有三名升讀小三的的原校跨境生退學,校長周劍豪表示,有學生家長去信校方,憂慮香港現況未穩定下來,暫時安排子女在內地讀書。

跨境生專屬校網內的屯門興德學校,亦有三名跨境生退學,校長賴子文表示,不少中學生在暑假參加運動,有內地家長擔心小學出現類似情況,故在開學前申請退學。然而反修例風暴並沒有因為開學而平息,反而越演越烈,引起學界廣泛關注。

21069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