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逃犯條例》引發的社會對立和衝突仍未平息,幾近陷入無政府狀態。要追溯始作俑者,莫過於當初極力反對修例的一眾反對派立法會議員,他們為了選票,在多個衝突場合現身「抽水」,事後無譴責暴力,更提出要「特赦」放生罪犯。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已指出「特赦」屬不恰當;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梁美芬認為,議員作為立法者,本應捍衛法治,最後卻親手摧毀法治。有學者亦指,傳統泛民吃力卻不討好,正是「抽水抽着火水」,最終或會同時被溫和派及激進派唾棄,兩面不是人。

文:潘翠華、羅偉健 圖:黃冠華、陳家榮

《逃犯條例》一石激起千重浪。單單是6、7月期間,香港社會已發生了史無前例的多場遊行、示威和衝突:6月9日民陣遊行,6月12日暴力衝擊立法會,6月16日民陣再度遊行,6月21日示威者圍堵警察總部,6月24日包圍稅務大樓及入境大樓,6月26日民陣G20集會,7月1日示威者衝擊立法會,7月6日「光復」屯門公園,7月7日高鐵西九龍站遊行,7月13日「光復上水」,7月14日沙田暴力衝突……而且還未止息。

7月1日遊行後造成立法會大肆破壞,維修費數以千萬元計之外,更迫令本屆立法會提早休會,嚴重影響立法會運作,打擊特區政府的管治威信,遺害深遠。

譚文豪在多場示威遊行中身影處處。
譚文豪在多場示威遊行中身影處處。

事後,本身是大律師的反對派議員公民黨楊岳橋,竟提出要求特首「 特赦」參與7.1暴力事件中的年輕人。一名議員居然公然妨礙司法公正,踐踏和侮辱法治,是何其荒誕和可恥?7月10日,反對派立法會議員更聯署發表聲明,五項訴求中其中一項為:「不拘捕、不檢控示威者」,完全視法治為無物。

其他反對派議員亦先後在不同場合散播仇警情緒:6月11日,許智峯、林卓廷、黃碧雲、鄺俊宇、楊岳橋、朱凱迪、譚文豪、毛孟靜等阻止警察在金鐘港鐵站內向可疑人士查身份證搜身,毛孟靜更在網站指「警察搜完人身唔畀人走,猶如示眾」。

楊岳橋經常協助轉發反修例運動的消息。
楊岳橋經常協助轉發反修例運動的消息。

反對派煽動仇警摧毀法治

6月12日金鐘立法會衝突事件,莫乃光、郭榮鏗指罵警察於立法會內胡亂執法,並阻礙警員執行職務;6月18日,譚文豪、尹兆堅在添馬公園要求警方出示委任證,並與警員對罵,公然挑釁;6月21日示威者包圍警察總部時,許智峯、區諾軒要求警方開門讓二人入內投訴警方不開門。

7月4日,尹兆堅在其面書帖文散播仇警情緒,指警察被指為「黑警」是「自取其辱」;7月7日,朱凱迪在個人面書上指,「示威者只是遊街,沒有暴力,沒有襲擊任何人」,又指警察單單為了清場就用警棍扑頭,徒添血債,於事無補;同日譚文豪、區諾軒、鄺俊宇在旺角阻礙警方向前推進驅散示威者。

區諾軒 (左) 、譚文豪 (右) 等反對派連日來煽動仇警情緒。
區諾軒 (左) 、譚文豪 (右) 等反對派連日來煽動仇警情緒。

撈取政治籌碼為選舉鋪路

7月8日,陳志全在其個人面書上要求與警員「隻揪」;同日范國威指警察已經墮落到「無法無天、知法犯法」,又指警方是「犯法部隊」而非執法部隊。這些唯恐天下不亂的所謂「議員」煽動仇警的目的,無疑是想市民不再相信警察,讓香港無法無天,他們就可以擺出大義凜然的樣子,為民拯命。司馬昭之心,無非想撈取政治籌碼,為未來的兩場選舉鋪路。

最早是反對派於立法會內藉反修例事件,挑起市民對政府的不信任。 (中通社)
最早是反對派於立法會內藉反修例事件,挑起市民對政府的不信任。 (中通社)

躲在年輕人身後逃避法律責任

以上這些例子,只屬冰山一角。這班反對派議員沒有一如2014年違法佔中時,走到最前線抗爭,但他們在五年後的今日,躲在年輕人身後,密密地搞小動作,比起佔中當日光明磊落地說:「是我們發起運動,我願意承擔法律責任。」手法顯得卑劣、無膊頭、無腰骨。

陳志全(左)、朱凱廸(右)站在枱上。(資料圖片)
陳志全(左)、朱凱廸(右)站在枱上。(資料圖片)

梁美芬:始作俑者是反對派

一連串的群眾運動,主要由一班年輕網民,透過網上討論區「連登」及通訊軟件「Telegram」策動及溝通,表面上看似「無大台」,但立法會議員梁美芬認為,反對派議員擔當的角色其實「功不可沒」。

「反對派表面上似乎沒法駕馭這班年輕人,但實際是他們已取得了政治籌碼,受惠之後,年輕人去衝,他們就站在背後。因為他們知道,一出面就要負上法律責任。但你看看誰人在那裏(示威現場)出現?甚麼人幫他們(示威者)轉發(消息)?這些都有證據。」

梁美芬指反對派根本不是真心想勸退示威者。
梁美芬指反對派根本不是真心想勸退示威者。

假裝好言相勸其實推波助瀾

反對派議員只是旁觀者嗎?梁美芬說,並不是。

「他們在某些情況下,仍然在推波助瀾。譬如不斷吹噓現在香港有多絕望,香港會沉淪,用和平的方式就甚麼都做不到,甚至在政府作出了重大妥協之後,仍然在撥火,煽動負面情緒,散播社會恐懼,將修例淪為政治鬥爭。其實成熟的政治人物應該跟他們的支持者說,現在已有重大妥協,大家再做就不要做得太過分。」

今次事件,每次有群眾聚集發生衝突之際,反對派總會出現在鏡頭前面,對示威者好言相勸,梁美芬對此嗤之以鼻:「他們好像是去勸,但不是真的勸,是等示威者儲滿了衝動情緒要去衝擊,那時候才叫他們停手,之前還在撥(火),話就算(政府)妥協了仍是絕望的。」

民粹政治當道法治受蠶蝕

事後反對派煽動仇警、縱容暴力、包庇示威者,這些行為都正在一步步蠶蝕香港法治,梁美芬擔心,香港已淪為民粹社會:「若市民因為所謂公眾利益而去示威,就可以不受檢控,會帶來很多後遺症,以後市民做甚麼都得,可以隨便打人、圍人、侮辱人,不讓警方執法,群眾毆鬥失控,就如泰國般出現紅衫軍、黃衫軍;不相信法律、不相信警察,有事就由民眾自己解決,這樣是非常恐怖的。」

梁美芬呼籲反對派立即停止再挑撥這些失控的群眾,停止繼續傷害社會:「我想問問香港人,想不想香港繼續是法治社會?還是想將法治雙手交給政治?若只是保護示威者,而不保護其他人,這就是他們口中常常批評的霸權社會,但這個霸權是在於示威者。」

13578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