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色洗腦】老師帶頭暴動 學生課堂叫口號 陳永良:教育界毒瘤數之不盡

「很多10來歲的年輕人,犯了事被捕到警署,警察給他們一樽水,他們沒飯吃,給他們一個飯盒,或者一個杯麵。這些學生看到警察這樣對待他們後,整個身子都在發抖,哭了出來,然後問警察:『乜你哋唔係會打我嘅咩?點解你仲對我咁好?』警察回答:『我根本無需要打你。』」

這是曾為警隊高級督察的執業律師陳永良親耳從警察朋友口中,聽到在反修例期間的經歷。陳永良說,學生都被老師誤導及荼毒,若教育界不堅決盡早清除毒瘤,這些壞掉的學生,將變成潛在的恐怖分子,滲入公務員、工商界、甚至各行各業。香港的前途,將會很悲哀。

文:潘翠華 圖:Ian Wong

今年母親節,竟有年僅13歲的所謂「義工記者」學生到反修例衝突前線「採訪」,震驚社會。陳永良從警察和教師朋友口中得悉一些關於學生被煽惑、被洗腦的經歷,形容這些學生被人利用後,驚覺自己成為「爛頭卒」。

「(警察)拘捕他們後,基本的權利如飲水、進食和見醫生,都要照顧好。通知家長、找律師給予法律意見,一定會做足。他們(年輕人)之前就是被誤導了,以為進差館就一定會被警察毒打、強姦,甚至被人殺了毀屍滅跡。他們就是被人洗了腦,到發現真實情況時有這樣大的反差,反映他們是很無知。」陳永良感歎地說。

陳永良曾親睹教育局高官竟明目張膽佩戴黃絲帶出席政府會議,令他「大開眼界」。
陳永良曾親睹教育局高官竟明目張膽佩戴黃絲帶出席政府會議,令他「大開眼界」。

教局官員開會竟戴「黃絲帶」

陳永良曾任本港多間中學的校董,亦曾經擔任保安局屬下的青少年犯罪問題研究委員會委員,現在亦是一間特殊中學的校董,故此他一直非常關注教育界的發展。

早在2014年佔中期間,陳永良出席青少年犯罪問題研究委員會會議,正是金鐘政府總部被佔領之時。當時他親眼目睹一個不可思議的畫面:「出席會議的教育局代表,竟然在外套上佩戴着黃絲帶,完全不把主持會議的保安局局長放在眼內。」教育局代表居然身處政府總部,公然表態支持非法行為,陳永良不禁大嘆:「真是大開眼界!」

自稱「記者」的13歲讀中一男孩一臉稚氣現身暴亂現場, 令人慨歎政治已滲入校園。(「深學媒體」影片截圖)
自稱「記者」的13歲讀中一男孩一臉稚氣現身暴亂現場, 令人慨歎政治已滲入校園。(「深學媒體」影片截圖)

學生問老師是否支持「黑警」

陳永良認識的幾位教師朋友,亦向他說過不少荒唐的事。

「去年9月開學之後,經常出現的是學生在課堂上高叫『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老師跟學生說正在上課,不能叫口號,但學生都不聽她。那些只是中二學生,只有13、4歲,甚至有學生公然問老師:『Miss,你係咪支持黑警?』當她避而不談的時候,學生就會覺得她是衰人。」

一位中學老師向陳永良透露,她身邊的同事,超過八成都是仇警、仇中,剩下來的兩成,雖然不認同他們,卻也不敢公開表態,也沒膽訓斥激進學生:「她說有學生在中史考卷上罷答,只寫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校方也不敢給零分。」每逢有警方在暴亂事件中,採取大規模拘捕行動,學生竟在功課中寫「黑警死全家」之類的咒駡說話。

近月不時有中學教職員,甚至副校長被揭發公然在網上發布仇警言論,或暗地裏創作打油詩詛咒警察,但校董會、校本管理層通常都傾向大事化小,說「沒事的,只是一時手民之誤」。可是,純如白紙的學生天天耳濡目染,漸漸成為反中仇警的一份子。

去年曾有初中生參與反修例示威並發言,被群眾英雄化。
去年曾有初中生參與反修例示威並發言,被群眾英雄化。

自修堂演習抗警暴亂校方姑息

陳永良續說,有教師試過在自修課上,親睹學生戴上防毒面具等「full gear」,進行反抗警方拘捕的演習,研究如何自衞。該老師向校方反映情況,但校方只是抱着息事寧人的態度,要他『唔好搞咁多嘢,適可而止就算』,沒有採取任何紀律處分。陳永良批評,大多數老師和校長面對激進學生都膽小怕事,沒有採取嚴厲手段訓斥學生,亦不會紀律處分或記過,導致學生不懂得分對與錯。

不只中學,就連大學也如是。中文大學、理工大學等院校,去年先後成為反修例戰場,損毀極之嚴重,其中理大的維修費就高達七億元。陳永良不諱言,現時學生只要夠激、夠惡,校長、副校長、教授便會怕了他們,任由他們圍堵、惡嚇、辱駡,卻不施以懲罰。

去年11月,理大成為反修例戰場,損毀慘重。(中通社)
去年11月,理大成為反修例戰場,損毀慘重。(中通社)

教師帶初中生非法設路障截車

陳永良又舉了一個老師帶壞學生的真實例子:「一位任速龍小隊成員的警察朋友告訴我,在去年11月,由於有人設置非法路障,攔截車輛,甚至去查他們的手機並要求捐錢,警察收到情報後,就坐上一輛客貨車,去到非法路障的位置,立刻跳下車將這些人拘捕。之後他們非常驚訝,原來這班蒙面人是一個老師帶着幾個15、6歲的學生,其中有個更只得13、4歲。」

此事令陳永良非常震驚:「為人師表,不但自己出來犯法,居然還帶學生跟他一起違法,這班學生這一生一定『多得佢唔少』。」學生長期在這些教育歪風的浸淫下,不變壞才怪。

近月反修例示威者有年輕化趨勢,不少更是中學生。(中通社)
近月反修例示威者有年輕化趨勢,不少更是中學生。(中通社)

數百警察子女 受欺凌難轉校

非法佔中已過去了5年多,教育界的歪風卻在一眾別有用心的反對派政客鼓動下,不減反增。去年反修例風暴刮起,更將仇恨的種子散播至全港各大中小學。最近一間中學的教師在網上教學時,竟將「鴉片戰爭」說成是英國為了幫助中國戒毒而攻打中國,簡直啼笑皆非。教育界的道德和倫理標準已站在懸崖邊緣岌岌可危,令人擔心。

反修例風暴中最大的受害者,莫過於警察子女。陳永良透露,自去年黑暴浪潮開始,最少有幾百個警察家庭的子女,因被同學甚至老師欺凌而希望轉校。他曾經出手提供協助,最後卻發現困難重重,因為願意接收這批警察子女的學校少之又少。

清除教育毒瘤,教育局局長楊潤雄責無旁貸。(中通社)
清除教育毒瘤,教育局局長楊潤雄責無旁貸。(中通社)

被稱「手足」光環上身做爛頭卒

陳永良觀察到最近現身反修例衝突現場的示威者,有年輕化趨勢。

「警方數字顯示(與反修例事件有關)有8,000人被捕,最初以大專生為主,但近這3、4個月的,大部分是10多歲的青少年,很多都是中學生。

「他們年紀很小,可能根本不明白『五大訴求』是甚麼,很明顯是受人煽惑,以為做這些事很有英雄感,在朋輩間很有成就感。」

陳永良覺得這些年輕人很可憐:「本來是很純真的青少年,但被人當做『爛頭卒』,給他們一點點好處,或讚揚他幾句『手足』,便出去做那些事(暴力抗爭),沒想過傷害了其他市民和商店,沒考慮對香港整個社會和經濟的打擊有多大。」

他對青少年被利用和荼毒感到十分痛心:「為何有些人心腸這麼壞,煽動、鼓勵年輕人做犯法的事,但這些人大多數自己都不會走出來。譬如反對派的領袖,會否叫自己子女出來?一定不會。有少部分老師還帶着學生出去參與非法活動。警方早前公布了數字,事件至今拘捕了80多個老師,可能也只是冰山一角。」

陳永良對未成年學生被利用做「爛頭卒」,感到十分痛心。
陳永良對未成年學生被利用做「爛頭卒」,感到十分痛心。

校方須堅決零容忍違法事件

陳永良直言,要遏止教育歪風繼續滋長,要令學生不再肆無忌憚,辦法只得一個,勿再縱容違法之事:「校方必須講得清清楚楚,不能做違法行為,不能叫『香港獨立』之類的話,因為違反了《基本法》,學校不會容忍,否則會作出紀律處分。如果你不喜歡學校這些規矩,請你不要在這裏讀,轉到別的學校。」

除了校方要嚴守校規外,陳永良認為整個教育界亦要徹底改革,否則香港的前途將會很悲哀。

「現時大部分學生都仇恨中國、仇恨警察、仇恨政府,將來這些學生讀完書出來,有一部分會加入公務員,他們抱着這樣的心態;有一部分進入工商界、各行各業,也是這樣的心態。他們可以說是潛在的顛覆份子,極端些的會做恐怖份子。」

促律政司善用法例拘控違法者

那麼教育局要如何做呢?陳永良建議,首先要嚴格審視學校教材的把關工作:「無可能任他們歪曲事實,去抹黑某些政府部門、自己的祖國。這絕不會在其他國家出現,但香港實在太自由、太放任了。」
此外,他亦敦促律政司要善用現有法例,將違法者繩之於法:「如有學生派發宣傳港獨單張,雖然現時還沒有23條立法,但也可以用《普通法》內的叛國罪,或者煽惑他人犯罪來起訴,只視乎她(律政司)用不用。」

陳永良說,學校是學做人的地方,學生汲取知識、學習做人的道理;更要學習愛國家、尊敬師長、孝順父母、培養責任感。陳永良慨嘆:「如果學校不去制止這些(犯法、極端)行為,未來也不能培養出奉公守法、待人有禮、有誠信、有孝道的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