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害怕失敗,因此我會努力爭取成功。警察絕對不是政治工具,警察只是依據香港法律執法,維持治安。如果說我們是政治工具,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們可能是犯罪者。」剛剛退休的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前主席陳祖光這樣對記者說。
陳祖光仍然有一種紀律部隊人員的那種軍儀,站如松坐如鐘。這位做了一輩子警察的鐵漢,訪問期間暢談他的人生願望、政治理想、兒女情長,激動時眼中閃着淚光。他說,願意用餘下的時間為社會服務,不為利益只為感動,履行公民責任,如此這般,香港的公務員也不是政治冷感。

文:周 萱 圖:黃冠華

陳祖光小時候住寮屋,寮屋區環境複雜,有很多欺凌事件,令他看不過眼,但當時只是一個小孩子沒有能力,所以從小他就立志做警察,那樣他就可以根據相關法律,在授權下去執法維持治安,令小市民在公平安全的社會生活。

陳祖光說,身為警察是我一輩子的榮光。
陳祖光說,身為警察是我一輩子的榮光。

他相信每一個警察都有一顆正義的心。而正義之心也推動他在艱苦的環境中,完成訓練及為市民服務。15歲加入警察訓練學校,完成紀律部隊警察的職系訓練及領袖訓練,至今年退休,陳祖光有39年警齡。

陳祖光說:「警察是我的終身職業,我以警察為榮,我沒有選錯這份工!」他覺得,雖然很多人說警察是鐵飯碗,但這是一份給到你溫飽、不會讓你發達的工作。做警察一定不可以貪,必須清廉,而且一定要潔身自愛,否則會很容易誤入歧途,因為實在太多引誘。在警隊時無論是掃毒、掃賭、掃黃或者處理其他案件,無時無刻不處身在這些引誘之中。有時你會想,啊!這些人怎麼這麼有錢?他們做這些事會不會很快發達?但做警察卻不可以有這些想法的,否則就無可救藥。

陳祖光做過很多警種,包括掃毒、掃黃,藍帽子、偵查,也曾在機密部門駐守。升級之後,大部分時間都在前線,報案室、小隊巡邏、衝鋒隊等等。

陳祖光曾在警察機動部隊服役。
陳祖光曾在警察機動部隊服役。

轉變跑道不再強求晉升機會

儘管一生人都是做前線的「硬」工作,但有件事卻令陳祖光畢生難忘,到現在仍然有些難過。90年代,陳祖光在衝鋒隊,一天與同事巡邏一幢就要拆卸的樓宇,行至樓梯處,見到一個大概3-4歲的小孩,他就在樓梯間,周圍是一班吸毒者居住的地方。此時,引起陳祖光的惻隱之心,他覺得很難過,心痛香港社會為甚麼會這樣?於是就把小孩帶回警署。

他說,這是一個艱難的決定,因為根據兒童保護條列,小孩未得到(父母)適當的照顧,在有危險時是可以帶到警署處理。

然而,以當時的警隊文化,他要處理的不是一個犯罪問題,而是一個社會福利問題,當時便有些為難,但最終還是決定帶小孩回警署。陳祖光到現在也不知道最後的處理結果,但他覺得這是他的工作也是一種責任,不論多少人反對,都要這樣做。

至今,陳祖光還非常掛念這個小孩,他當時沒辦法協助處理,因為後半部是社會福利署的職責範圍,但他希望這個小孩能夠不受環境影響,最終成為對社會有用的人。這也成為了陳祖光幾十年來的心結。

由1980年加入警隊,1988年晉升警長,1996年做警署警長。陳祖光說他那時沒有一刻放棄向上晉升的心。然而2012年後,他決定放棄追求,不再主動爭取晉升機會。對此他曾經歷一次巨大的心理掙扎,作為一個警察,不能沒有上進心,沒有上進心的警察不是好警察。然而,陳祖光之所以要做出這個決定,是因為他要把上進心化為服務的心,加入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以下簡稱協會)為同事服務。他要將所有的精神及心力放在協會,而6年協會主席的工作一點也不輕鬆,有時甚至比警務工作更加艱難。

陳祖光(中)轉變跑道擔任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主席。
陳祖光(中)轉變跑道擔任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主席。

協會成為「七警」堅定後盾

陳祖光在任期間,七名警察在旺角暴動期間被控過度執法。陳祖光說,先撇開這件案的對與錯(因為案件仍在上訴之中)。他以最近衝擊立法會的事件為例,警察對這些激烈的示威者(也可以稱為暴徒),那一個不是咬牙切齒?那一個不希望將他們繩之於法?

陳祖光說,無人願意看到七警案發生,作為協會主席,更何況七警當中有協會的會員:「我們一定要去援助。當時他們面對的可能是法律的檢控及社會上批評的聲音,我們要捍衛他們的尊嚴,也要捍衛警隊前線同事的尊嚴,這是我最艱難的工作。一方面要捍衛警隊的尊嚴,另一方面要為他們籌謀,因案件而對他們生活的影響。」

當時協會立即決定要向社會發出聲音,想辦法在經濟上支援他們。最後決定在警隊內部籌款,籌款很成功。從數字看警隊同事實在有情有義,令人感動。作為他們的一份子陳祖光深感驕傲,同時也推動了他要繼續為同事服務的信念。

後來七警案一直拖下去,令七位涉案的警員非常痛苦,但協會卻決定堅持為他們的前途籌謀。陳祖光說,其實社會上很多人支持警隊,更組織了「敬言仁基金會」:「作為一個警察,我們沒法長期經濟支援我們的同事,但社會上熱心人士為我們成立了這個基金,就能及時解決問題,幫助在佔中事件中受到影響的同事。」

十多萬香港市民不懼風雨聲援香港警察。(中通社)
十多萬香港市民不懼風雨聲援香港警察。(中通社)

朱經緯案引發「職安健」疑慮

朱經緯(右)案令社會廣泛關注。(中通社)
朱經緯(右)案令社會廣泛關注。(中通社)

除七警案之外,另一宗備受矚目,有關於警隊執法爭議的,必定是朱經緯案。陳祖光說,朱經緯警司的案子可以有不同的觀點與角度,但作為協會主席所憂心的是,一個當值警察被派駐處理非法遊行集會,當時他決定使用他認為有依據的武力去驅散人群,他個人不覺得有錯。

至於法庭的判決,陳祖光說他不會評論,他只會看事件對現在同事,或當時執行任務同事的影響有多大。

「當時朱Sir的案件發生後,協會第一時間約見公務員事務局局長及保安局局長,表達警察在執法的時候,牽涉到被檢控,這應該是一個「職安健」問題,警隊管理層應該負上責任,甚至是政府,在警務人員遇到這麼大的困難情況下,有否給予合適的指引或保障呢?我們向公務員事務局及保安局方面提出,警察所以使用武力,是因為他認為當時的環境恰當,但是你會見到很多警察使用武力的前提是受到侮辱、受到挑釁,聽到一些很卑劣的措辭,甚至是粗言穢語的咒罵或攻擊。」

呼籲盡快立法辱警罪

陳祖光強調,協會的看法是如果有辱警罪,或者是侮辱公職人員罪,這個情況就一定會改善,因為有法律限制,蓄意挑釁警察的人就有所顧忌,有起碼的阻嚇力。當然協會理解,很多人擔心辱警罪會被濫用,但陳祖光相信不會,他認為在香港這個如此公開、開明的地方,警察如何可以濫用辱警罪呢?反而有辱警罪,會令到那些蓄意為難警察、破壞治安走法律灰色地帶的人,不敢再輕易破壞治安。

「法律最主要的目的是防止有人犯罪,當辱警罪、侮辱公職人員罪立法後,應可收到阻嚇效果,所以我的看法是,這不是方便警察去執法,而是令到社會更加安寧。」

陳祖光說做了協會工作之後,才發現自己有這樣的才能,可以為同事及社會服務。以前做警察很簡單,返工、工作、執法、拘捕犯罪份子。做了協會主席之後,令他眼界開闊,對社會動亂或社會現象觀察更敏銳,對民生、政治的看法,深度與闊度也加大了。

陳祖光在警察機動部隊執行任務。
陳祖光在警察機動部隊執行任務。

推動公務員積極履行公民責任

陳祖光為甚麽在退休之後打算參與政治工作?很多人都會說,現在香港政治是一趟渾水,為甚麼要跳下去?為甚麼不獨善其身?捱了這麼久,為甚麼兩夫婦不去好好享受退休生活?

「這幾年,自己接觸到香港的政治環境,覺得一個有理想的政治家,首要處理的不應該是政治,而是民生,為人民生活謀福祉,這才是負責任的政治家該有的理想。回望中國歷史,以孫中山先生為例,當時他為了整個中國,願意放棄總統的權利,這種氣魄才是一個真正的政治家。

「確保人民不陷於政治鬥爭的水深火熱中,是一種大愛及胸懷。在追求政治理想的同時,我不會犧牲人民,不會犧牲我的追隨者。然而,近來我們就看到很多不負責任的政治人物,他們如果想要追求自己的政治理想,應準備自己隨時犧牲,而不是去犧牲無辜的學生、市民及支持自己年輕人,這是不負責任的做法。」

退休這幾個月來,陳祖光參與了不少地區義務工作,令他有了更多想法。陳祖光說,正因為害怕失敗,因此他會努力爭取成功。在這個過程中,他發現警務人員或公務員對政治普遍冷感,協會及不同紀律部隊都曾經推動,游說同事登記做選民,但是不是有更好的方法,令他們更熱衷於履行公民責任呢?陳祖光覺得最好的方法就是推舉一個公務員同事出來參選,一個有責任、有願景、有推動力、有感召力的人。

前特首梁振英頒發警察榮譽獎章予陳祖光獲。
前特首梁振英頒發警察榮譽獎章予陳祖光獲。

為公益正義深信會得葉劉支持

陳祖光認為葉劉淑儀很有正義感,會支持他服務社會的心。
陳祖光認為葉劉淑儀很有正義感,會支持他服務社會的心。

陳祖光認為,葉劉淑儀在公務員當中是一位很受愛戴的人,更是一位勇敢的女性,非常值得借鏡肯定。而他覺得社會一定要有基層公務員,又或者警隊、紀律部隊的同事出來,去提出一些基層的事務,才能令選民感動,產生共鳴。比如老人問題、青少年、交通、生活上很多事都有待解決。

「現在立法會兩大陣營,一邊是贊成一邊是反對,又或者反對不到就上街,上街不行就搞暴亂。這不是我們要的議會,我們不是想要一個具有良好居住環境,或者一個充滿希望,對生活很有理想的社會嗎?一個社會不是應該要做到老有所依、壯有所用、幼有所教嗎?為甚麼我們的議會可以對地區事務置之不理,只做政治鬥爭?如果有機會,我很想推動香港的民生發展。」

陳祖光自信像自己這樣的人,必會得到葉太支持,因為她是很有正義感的女性,如果他所做的事是為香港、為正義付出,他看不到葉太會拒絕支持。甚至可以這麼說,如果他做的事是為社會公益、為正義、為基層,他認為不論任何黨派都應該支持。

讓老人家有尊嚴地走下去

剛剛退休的陳祖光一身活力,他說幾個月來參與不少地區義工活動,同屋邨的公公婆婆去旅行,平日陪陪他們,參與他們的娛樂社康活動,都有很大感受!

「我沒做子女很久了,看到社區這些老人家真的彷若見到父母一樣。」陳祖光說這些話時眼泛淚光。他的父母去世20多年,所以他覺得自己多年來都沒有再做子女的角色。每當在社區見到老人家,他都非常願意與這些長者閒話家常,為他們服務時心存感恩及感動。

「我很希望為他們服務。能夠令他們有尊嚴的走下去很重要。我覺得這是香港政府的責任,而不是香港政府委派或者推去其他社服機構的責任,老有所依是所有政治家,一個行政長官的應有責任,不可以推卸。」
陳祖光做義工時感覺很強烈,總想有甚麼方法可以幫到老人家。今年端午節,他參加義務派糭,拿著很重的糭子去了4間老人院,讓他有很深感受。

「如果我可以或者政府可以,是不是應該讓他們的生活更安樂、更寬裕。寬裕不單是老人院一張床位,而是在他生命的最後歲月裏頤養天年,最起碼都有300呎的生活空間,有人可以探望,有人為他們兩餐籌謀,有人跟他們聊天,有人與他們回憶下往事,如果我可以,我一定會做。我不想見到現在的境況,很難過,十分難過。」

陳祖光(右)退休後全力投入義工工作。
陳祖光(右)退休後全力投入義工工作。

【社區知多D】雙順選區紀律部隊大本營

坊間傳說,剛剛退休的陳祖光計劃參選11月舉行的區議會換屆大選,目標是有大型紀律部隊宿舍的觀塘區雙順選區。

此區原有議員是建制背景的符碧珍,多年來都因無人競爭而自動當選,她是雙料議員謝偉俊的地區「樁腳」。知情人士表示,得知消息的符碧珍頗有微言,但經協調後,陳祖光仍可能會出選雙順,就算得不到祝福,也會考慮獨立參選。

在這個雙順選區,之前也有退休警察凌劍剛參選試水,不過未有成功。其實,退休紀律部隊人員參選區議員之前也有不少,除凌劍剛外,前警務督察協會主席廖潔明、前消防處救護員會主席屈奇安都曾出戰,可惜均鎩羽而歸。

陳祖光目前仍未有宣布參選,但經過一連串社會衝突,如佔中、七警案、朱經緯案、衝擊立法會等事件,雙順選區覆蓋紀律部隊宿舍及義工等近3,000戶,相信必會痛定思痛,用選票說出自己的想法。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