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解選戰】(1)告別25年議員生涯 梁志祥轟政府施政離地 拖累建制大敗

立法會議員梁志祥1994年在區議會選舉中,擊敗民主黨張賢登,當選為元朗區議員,開始其長達25年的元朗區議員生涯,更曾擔任元朗區議會主席8年之久。
2012年,梁志祥首次排在候選人名單首位,參加立法會新界西選舉,成功當選並連任至今。
新界,一直與梁志祥有着不解之緣。
梁志祥說,其實新界人很簡單,大多數新界人,尤其鄉郊地區居民只想生活穩定,但政府種種政策不止「脫離現實」,更非常「離地」,令原居民或新界人很失望。他認為,反對派之所以在新界區能夠高票當選,全賴政府「催谷」出一堆「冰箱票」。
梁志祥意興闌珊之下,決定退下火線,但說起新界的種種,心中仍然有火。

文:馮惠詩 圖:Jo

梁志祥告別議員生涯。
梁志祥告別議員生涯。

梁志祥90年代開始參政,他說,那個時代讓人引以自豪的是政府效率很高,但現在政府做事效率卻「超慢」、「超低」,若和內地比較,則更是「死得」。他說,如香港和內地同時發展一個項目,內地三、四年就搞掂,香港卻最少要10年,情況很可怕。

河套發展拖拉延宕 香港落後世界

政府計劃在落馬洲河套區發展科技園,惟至今仍未落成。
政府計劃在落馬洲河套區發展科技園,惟至今仍未落成。

以落馬洲河套地區項目為例,梁志祥形容這個項目與未來新界發展息息相關。政府早於2007年《施政報告》就提出,將落馬洲河套地區發展列為「十大基礎設施項目」之一,由香港和深圳共同開發。延宕10年後,2017年港、深兩地終於簽署備忘錄,於該地區共同開發港深創新及科技園,但政府預計要到明年才可提供首批土地。

政府聲稱要搞好創科發展,更設立了創新及科技局,但河套區仍要再等10年,才能建設成規模,之後才能用這裏去發展科技。梁志祥無奈地說:「你諗下,10年後嘅科技係咩世界?我真係想像唔到。點可能睇到香港追得上個世界?係完全追唔到。」

政府官僚卸責 繁複程序取代效率

2013年時任特首梁振英(中)落區,當時為區
議會主席的梁志祥(右二)主持地區論壇。
2013年時任特首梁振英(中)落區,當時為區 議會主席的梁志祥(右二)主持地區論壇。

梁志祥批評政府官僚主義,利用「公平」兩個字,發展出一套繁複的制度、程序,取代了以往的效率,是「官僚制度拖累成個社會發展」。他出任立法會議員8年,見到政府自設關卡,有工程就一定要聘請顧問公司,變相「自己官員唔使做」︰「顧問公司開心呀,每次攞十億八億走,但政府官員自己有專業,有足夠人手都唔做,就係怕決策係你,做又係你,咁你哋咪容易官商勾結囉,就係怕呢樣,係完全放棄以加快速度,以及吸納市民意見的角度去考慮。」

對政府這種施政方法,梁志祥認為不僅影響效率,同時亦製造矛盾,皆因政府得到顧問公司意見後,就不會聽取區議會及立法會意見,情況就是「使乜同你講?講贏我啲顧問先啦!」到政府把項目提交上立法會申請撥款,一切都為時已晚,因為一旦反對就需要全部推倒重來,又要花上好幾年。他慨嘆,目前的政府不僅是弱勢,更是「框死自己」,令行政效率越來越低。

鄉郊政策一刀切 與新界人期望有落差

政府處理丁屋政策一刀切,被批評對原居民並不公平。
政府處理丁屋政策一刀切,被批評對原居民並不公平。

身為新界區議員,服務居民多年,梁志祥一直有與鄉紳、原居民打交道。他說,新界人其實很簡單,想法並不複雜,尤其鄉郊居民,他們但求生活環境安穩,政府只要適當關心,不要「懶懶閒唔理人」、「冇事唔見人,有事唔出現」,彼此真誠對待,願意聆聽他們的意見,就很容易建立起良好關係,反而「成日坐喺立法會」完全無用。可惜的是,政府的鄉郊政策與圍村人的期望,有着很大落差。

梁志祥以丁屋及寮屋政策為例,原居民申請建村屋,但政府就礙於「套丁」問題,一刀切停止原居民申請。又例如政府清拆非原居民的問題寮屋,近幾年拆了10多萬間,但卻沒有以公屋上樓作支援。寮屋居民失去家園之餘,以後更要捱貴租。他批評政府一方面房屋供應不夠,一方面卻着力清拆寮屋,做法矛盾,為此他一直疲於奔命協助新界居民。

政府催出「冰箱票」 惡果建制派承受

政府施政失當,惡果卻由建制派承受,導致朱凱廸在2016年立法會
新界西選舉當中以高票當選。
政府施政失當,惡果卻由建制派承受,導致朱凱廸在2016年立法會 新界西選舉當中以高票當選。

梁志祥批評政府處理新界問題不公平,行政措施完全脫離實際及「離地」︰「往往特首話咁,官員就跟住特首指揮棒轉,無同特首講清楚實際情況係點,特首梗係想全香港冇晒寮屋,乾乾淨淨個個上樓,起多啲公屋、居屋畀你。但佢冇睇到社會現實,係既交唔到屋出來,又唔能夠保留人哋原有生活狀態,咁人哋梗係反政府啦!好多寮屋居民咪投票畀人囉!」

政府的做法令人失望,「惡果」卻由被視為支持政府施政的建制派去承受。

2016年立法會換屆選舉,反對派陣營朱凱廸以超過84,000票在新界西高票當選,成為地區直選「票王」。梁志祥解釋,鄉郊居民除非受過幫助,否則亦是「政治選擇行先」。圍村人亦會對政府不滿,去年區議會選舉,元朗屏山南、屏山中、十八鄉等以圍村為主的選區,建制派都敗陣。梁志祥認為,是政府的政策「激到」原本不投票的居民都湧出來投票,這堆「冰箱票」令反對派得票增加,使建制派在票源即使未有流失之下,亦議席不保。

受盡拉布暴力折磨 立會議席無可留戀

立法會多年來拉布亂象持續,未見改善。
立法會多年來拉布亂象持續,未見改善。

激進反對派入侵議會,拉布不斷,政治完全凌駕民生。梁志祥說,他由開頭不知道甚麼叫「拉布」,到如今幾乎每次開會都要被「拉布」折磨;再加上今屆立法會的宣誓風波,他形容自己經歷了歷史上「最刺激」的兩屆立法會。在政治主導的議會,出任區議員多年的梁志祥,驚覺自己在立法會這個舞台上,原來「唔太適合」。

「(開會)通常爭拗為主,又有啲不符事實的攻擊,咁嘅局面,有乜意思再留喺度?依家都唔係拉布,係去到攬炒,話明要將議案整死,等政府行唔到。但有市民支持喎,政治已變成唔係用常理考慮,以前暴力個個譴責,但依家唔係,暴力美化成一種正義,呢個難以想像。」梁志祥一邊說,一邊苦笑。分不清到底是笑社會變化得不似預期;還是一直專注於民生工作的他,感慨自己追不上社會步伐。

傳承年輕一代 尋找更適合政治舞台

梁志祥進入議會原本想為民生再做多一點,解決政策上的不足。可惜八年過去,他深感要在立法會為市民服務其實並不容易,過往的做法已未必行得通,因而有點「意興闌珊」。

除此之外,梁志祥說自己作為年紀大的人,應讓位給年輕一代去承傳工作︰「見到如此局面,有年輕人有機會可以接,倒不如早退下來等佢哋接。」

作為民建聯一員,梁志祥已出任兩屆立法會議員,他覺得不是一段短日子。所謂十年人事幾番新,若在立法會超過十年,對黨內更替而言並不理想,這亦是他最終選擇告別議會的原因。

梁志祥去年亦未有角逐區議會連任,雖然即將離開議會舞台, 但他仍是全國政協委員。

「政治有好多不同舞台。」退出香港議會,對梁志祥而言,可能只是由一個舞台轉去另一個舞台。心中仍然有火的他,或許能在另一個舞台,實現當初從政的抱負。

38034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