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在中國大陸境內逐漸受控,但卻蔓延至歐美各國,全球經濟大受打擊,引發環球股市大跌。

美聯儲大幅減息,還再次啟動「量化寬鬆」,並表明「沒有上限」;美國政府亦通過了史無前例、總值高達2萬億的救市方案。簡單來說,美國政府就是打算以不同層面的「印銀紙」及「派錢」來振興經濟。坊間有人對美國這「印銀紙」的療法不表認同。他們認為美國經濟如一個「體虛氣弱的「病夫」,「印銀紙」則如「大補酒或「大補針」,認為美國「底子差」,「補針」劑量再重也無大用。剛巧,美國在減息及重啟「量化寬鬆」之初,股市不升反跌,似乎印證了這講法。

為了確立這個「印銀紙」對振興經濟無助的講法,還有人以一個十分著名而又簡單的「財金數學模型」作為論述:

簡單來說,就是「貨幣供應」(money supply) 和「資金流轉」(velocity)合起來考慮,才組成了「經濟價值」(P是價錢,Q是產量)。如今,「印銀紙」算是增加「貨幣供應」,但疫情下「資金流轉」下跌,也無助經濟增長。再通俗一點的說,就算「派錢」給所有人,但大家不拿來交易,對消費和經濟有什麼幫助?恰巧,看到近幾個月以來的數據,「資金流轉」速度下降,經濟又怎會好起來呢?

但有趣的是,如果再看清楚「資金流轉」的數據,原來不只這幾個月,其實近二十年也是反覆下跌的。

眾所周知,這二十年來的美國經濟也是大至向上的。由此可見,就算我們看到「資金流轉」速度下降,也不能斷言「印銀紙」沒有效果。特別是近十年以來,儘管「資金流轉」速度不斷下降,但美聯儲的「量化寬鬆」,確實挽救了美國經濟。

「財金數學模型」可以簡馭繁,以簡單幾個元素涵蓋了繁複的世界,雖然十分好玩,又可刺激思考,但凡事也要以不同角度去印證。否則,反而會被簡單的「財金數學模型」所誤導。

想深一層,如果是「無上限」的貨幣供應,不可能對經濟毫無影響。其實,聯儲局才宣布重啟「量化寬鬆」不久,資金尚未到位,加上歐美疫情大爆發,使人心虛怯,信心盡失,股市才會下跌。「印銀紙」並非「沒有效果」,不過是「效果」因疫情而有所「滯後」而已。

簡單來說,「水漲」自然會「船高」。當全球央行濫發貨幣的情況下,所有資產也有機會大幅上升,這才是千古不變的定律。

以近百年來的經驗來說,如果各國以上世紀三十年代的「鎖國方式」應對,政府又收緊「銀根」,自然會引發環球經濟大蕭條。但有了當年慘痛的經驗,再加上過去十年來美國「量化寬鬆」的成功,全球央行肯定會一起促成「超級大放水」。只要原材料、日用品及糧食的供應如常,作為「世界工廠」的中國又已「復工」,全球各式各樣的資產,仍有機會大升。雖然我們不能確定,那一個國家的資產,或那一類資產會大升,但無論如何,「超級大放水」的形勢下,總會有一些資產是會上漲的。在資金汜濫的情況下,亦會有振興經濟的作用。

此外,美國作為超級大國,除非在「印錢」期間,世界各國大規模棄用美元,否則,美國國內的虧空始終又會以「印銀紙」的方式輸出國外。只要美元地位不變,環球生產鏈又未斷絕,「量化寬鬆」不可能毫無效果。

當然,這一場疫情百年難遇,似乎將要重塑國際秩序,但此乃後話也。

文 : 寒柏

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清明上河記》和《天人》等小說。著作還包括《金庸雅集:武學篇》和《金庸雅集:愛情、影視篇》等等。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