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黃絲有一個明顯的思維特色,就是壁壘分明:觀點接近己方的一定是自己人,立場南轅北轍的則肯定是藍絲。在他們的思維裏,永遠沒有中間派,一定要分幫分派。

已經持續兩個多月的新冠肺炎疫情,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世界衞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因為多次公開發表支持中國防疫措施的言論,近來惹來許多香港黃絲人士批評,質疑他和世衞組織收取了中國好處,與中國有「特殊關係」。但這些黃絲人士若能心平氣和稍作分析,便會發現這個指控並非是建基於事實。

首先,世衞組織的經費來源是根據「能力支付」原則由成員國繳納。誠然,中國國力持續增長,繳交的會費自去年起已超越日本,成為第二大金主。但美國作為唯一的超級大國,所繳納的會費仍然遙遙領先中國。香港一眾黃絲想像中國採取銀彈攻勢加重在世衞的影響力,純粹是笑話一則。

事實上,排名在中國之後的,是日本和一些歐洲國家。這些國家都是美國的盟友。再怎麼說,世衞主要的捐款均是來自西方國家,所謂「中國影響論」在數字上根本是站不住腳的。

更何況早前已有媒體披露,綜觀譚德塞的經歷,其實和中國的交集不多,更多是和西方基金會尤其是前美國總統總統克林頓的慈善基金會的關係。2017年譚德塞當選後,當時中國確實捐了2,000萬美元給予世衞。可是同年日本和美國的捐款分別達到5,000萬美元和1.13億美元,中國的捐款金額可謂微不足道。

至於一些黃絲聲言世衞組織的執行機構——執委會人員已被中國收買,更是無聊之說。理論上而言,執委會是世衞組織所有成員國的代表而不僅僅是那些被選為派遣執委會成員國的代表。但實際上,執委會成員的獨立性只是一種神話。大部分執委會的成員並不是以個人身份行事,而是代表着那些有權派遣他們的成員國,因此執委會避免不了被「政治化」的命運。這一點我們無須否認。

但黃絲們似乎忘記了,世界衞生大會的表決方式是遵循「一國一票」的原則,無論國家大小,發言權一律平等。而且,世衞組織的行政機構又是建立在專業化分工基礎上,這帶來了組織內部另一類重要的權威類型,即來源於知識和專門特長的權威。在應對全球性感染病問題的廣泛性與複雜性上,世衞組織在決策上往往要依賴對信息的收集以及中立的專家對問題的分析,而非一個人能說了算。

以世衞二月底前赴中國考察為例,考察團事後公布的報告稱讚中國採取史上最勇敢、最靈活、最積極的防控措施。這種意見當然不可能是由總幹事譚德塞一人提出,而是世衞整個團隊的共同聲音,是建基於考察組裏面25名中外專家組成的意見而成。

黃絲若還堅持認為世衞是由中國政府操控,不如再看看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他既是特區政府防疫專家顧問團一員,也是內地國家衞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按道理來說,袁應該是建制派一員。可是觀乎袁國勇近來的言論,如反駁新冠病毒源於美國之說是「毫無實證,自欺欺人」,又如批評「中國人陋習劣根才是病毒之源」,很難想像是親北京人士所為。

請問黃絲們,區區一個袁國勇,北京已經控制不了。北京當局又有何能力可以令全球各國的世衞組織的精英專家們,乖乖的聽從北京指示呢?

文 : 蘇亞柏

在香港從事傳媒工作近二十年,既非黃絲,亦非藍絲,喜歡以理服人。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